丈夫无故失踪两个月,至今下毫无音讯,许惠玲在敘述情况时想念丈夫,不禁泪如雨下。

(加影18日讯)丈夫无故失踪近2个月,妻子每日以泪洗面,希望通过寻人报导,「呼唤」丈夫早日归来交代一切!

广告

失踪的周顺兴(47岁)在10月20日与妻子到无拉港老家后,再与4名兄弟到律师楼处理父亲生前留下的遗產文件,不料就一去不回。

周顺兴的妻子许惠玲指出,当天中午时分载送丈夫到夫家与叔伯们一同出发到律师楼,而她则留在夫家与嫂嫂们聊天,等待丈夫回来。

「不料等到傍晚时分,只有叔伯们回家,丈夫却不见人影,大伯告诉我丈夫去和朋友到外地玩几天,过后就会回家。」

约好到云顶玩

她说,起初以为大伯和她开玩笑,因为丈夫一向很有交代,而且两夫妇约好隔天就会到云顶游玩,所以相信丈夫不会「突然」与朋友外出。

她说,到了傍晚7时还是不见丈夫回来,便致电给丈夫,当时丈夫表示正与妹妹前往旺沙马朱探望出了车祸的表姐。

广告

「当我要求把电话交给小姑听时,对方在接过手机后就盖了电话!而这通也是我和丈夫最后一次通话,之后他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

疑叔伯有隱瞒

她今日在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安排的记者会上,如此表示。出席者包括其胞弟许金维、起新加影支部主席张银、宣传秘书官立强、委员谢伟贤及王建民助理丘钦瀚。

许惠玲告诉记者,她与丈夫从相识到结婚已有10年,感情一向很好,只是平日意见上不合会有小爭执,但都属夫妻间的磨合,在丈夫失踪前,也没有什么异样。

「我很不解,为何一向对我百般呵护的丈夫突然一夜之间失踪?叔伯们也不愿意和我说丈夫到底去了哪里?到底为了什么事而失联那么久!」

她说,家庭上的开销都由丈夫处理,失踪的这两个月来,一切家庭负担都落在她一人身上。

「一直没有丈夫的消息,每天独自留在家里什么也做不成,再这样下去我会崩溃!」

周顺兴在10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九,上有3名姐姐及5名哥哥,还有一名妹妹。其父亲在3多月前病逝后,留下了大笔遗產给所有兄弟姐妹,事发当天周顺兴就是与兄长们到律师楼签署一些遗產文件。

担心难过曾萌自杀念头

许金维说,姐夫失踪后,姐姐因为担心和难过,曾萌生自杀念头,但都被家人们劝阻。

他说,曾陪同姐姐前往与姐夫的家人理论,但姐夫家人都不敢正视他,一直表示不清楚姐夫的下落,回答的语气和现场的气氛都非常怪异,好像在隱瞒一些事情,为了姐夫的安全,决定到警局报案。

「姐夫的为人很孝顺,之前一直照顾我生病的父亲,直到父亲去世为止,现在轮到妈妈身体出了毛病,也是姐夫在旁无微不至照顾。」

他说,不知为何丈夫会突然与姐姐失去联络,但无论如何,希望通过报章报导后,能「呼唤」姐夫回来,无论是想与姐姐分开,还是有什么苦衷,也希望姐夫能尽早出现,交代一切。

家人称也在寻找

他指出,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曾致电给姐夫的大哥,对方一直坚称不知道姐夫的去向,但却表示姐夫现在很安全。

王建民在记者会现场联络周顺兴的大哥,但由于对方的华语不流利,而转由太太接听,强调家人也在寻找周顺兴及排行最小的妹妹。

周太太在电话上表示,家人不清楚周顺兴的行踪,而且现在还有很多遗產的法律文件等待对方签署,但对方却也不曾致电给他们。

「我们也在寻找周顺兴的妹妹,但他们都不接听电话,也不清楚是否还生活在柔佛州。」

王建民说,清官难审家庭事,但身为丈夫的周顺兴失联多天,无论在于安全或是责任上,都希望通过报章报导后,能引起对方的关注,也呼吁周顺兴能尽早出现交代。

任何知情人士能拨打沙登国会议员服务中西热线提供线索,电话为012-3605207。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