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福兴患有「脑麻痺症」,需要陈丽眉24小时在身边照顾。

儿子天生智障,需要太太全天候照顾,两名女儿又还在求学,家中经济仅依靠丈夫微薄薪水支撑,一家五口生活捉襟见肘。

广告

住在甲市东街纳班台的雷连州(56岁),目前是在一间饼乾厂任职货仓管理员。其太太陈丽眉(52岁)为了照顾患有脑麻痺的儿子雷福兴(24岁),只能全职做家庭主妇,无法外出工作。

雷连州表示,他每个月仅领取逾1000令吉的薪水,再加上儿子每月150令吉的福利援助金,全部收入都必须支付家庭的生活开销及孩子的医药费。

「家里每个月的水电费加起来就已200至300令吉,还好新加坡的亲戚会帮忙我们偿还一些费用。此外,家中的一些家具都是別人不要用,转送我们的,包括冰箱及碗橱等。」

雷连州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儿子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患有脑麻痺,无法正常生活及照顾自己,需要妻子24小时的照顾。妻子除了需要照顾其饮食,也需要帮忙处理儿子的大小便。

「为了方便,我们会给儿子穿上纸尿片,不过他无法控制,有时刚帮他换上纸尿片不久,他就开始大小便。因此,儿子的纸尿片是一笔开销,每个月至少需要5包,需要耗费数百令吉。」

儿子类似过动儿

广告

他也说,儿子的病状有点类似过动儿,无时无刻都在走动,无法停下来,甚至会一直敲打墙壁或者在晚上乱喊,导致家人有时彻夜未眠。

此外,他说,儿子每三个月也需要看医生复诊及吃药,他都需要特地向公司假期,载送孩子到诊疗所。他无奈地说,不同于其他打工族,本身的假期几乎都是用来陪伴儿子复诊,但基于照顾儿子是父母的责任,这些年来他都无怨无悔。

「只是,还是非常担心,以后孩子的生活不知该由谁照料。」

残垣败瓦 逢雨必灾夜难眠

雷连州的住家陈旧,屋簷及墙壁明显可看见多处损坏及破洞,陈丽眉只能用一些纸皮来修补。
雷连州的住家陈旧,屋簷及墙壁明显可看见多处损坏及破洞,陈丽眉只能用一些纸皮来修补。

屋漏偏逢连夜雨,雷连州除了需要烦恼生活费,如今陈旧的屋子也多处损坏,加上住宅范围「逢雨成灾」的问题。

雷连州表示,位于东街纳的老屋,是岳父岳母所留下的,居住至今已有超过40年。「我们的屋子是板屋,住了这么多年所以很多地方都损坏了,包括屋顶、屋簷及墙壁等,有时下雨,雨水会直接流进屋子,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困扰。」

此外,雷连州也说,儿子不时会敲打房间的墙壁,因此加剧屋子损坏的情况。

他说,儿子属于过动儿,一直不停在动,一不留神,他就会猛搥打房间的墙壁,而且力度相当大,如今墙壁有多处损坏,都是儿子的「杰作」。

「儘管屋子多处损坏,但我们並没有能力维修,看见损坏的地方就稍微修补一下,都是抱著过一天是一天的心態。」

雷连州也申诉,屋子经常面对水灾的问题。去年的雨季,雨水淹进屋子,水深超过一尺,家具全部浸泡在水里。「我们找过很多议员投诉,但水灾问题依然没有获得解决,如今只要下雨,我们就深感担心,有时甚至无法入睡。」

省吃俭用 2女儿贷款升学

雷连州尚有两名女儿,她们都需要向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贷款,才能继续学业。

他说,两名女儿目前都没有留在马六甲,其中二女儿在麻坡当见习护士,小女儿则还在吉隆坡求学。

「大女儿如今在担任见习护士,还需要每个月偿还贷款,而且还要自行承担生活费。至于小女儿在吉隆坡求学,生活费相当高,我只是给她每个月300令吉的生活费。」

「我们平时都是吃饭配一些青菜,有时也吃隔夜菜,能省就省,我们已好多年没吃外面的食物,也很少会外出。」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