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年来的努力,造就了今日闻名国际的金马影展。金马影展开办的时候,在资讯封闭的年代,滋养了大批文艺青年的心灵;如今在这个资讯蓬勃的现代,更为大家带来各种洗涤心灵的电影,深深地触动著影迷的心。

广告

台北电影节于7月率先开跑,宣布台湾影展季来临。女性电影展、新北市电影节、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南方影展、高雄电影节,精彩的主题影展连番上阵,直到11 月杪落幕。其中最知名、规模最大,於华人电影圈享有崇高地位的,非1980年开始举办、迄今已有34年歷史的金马影展莫属。

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执行长闻天祥表示,金马影展对於当年资讯封闭、少有管道接触国外电影的影迷而言,是难得的观影机会。因此,成立以来广受影迷欢迎。

定点、定时加上短时间內高密度播放,培养了大批电影信徒的金马影展,也成为独立片商的选片指南。1987年,金马影展播放法国导演侯麦作品《绿光》引起轰动后,引起片商注意,决定引入台湾。

儘管事后证明,一般观眾属性不同於影展戏迷,加上大量院线电影竞爭,影展卖座影片绝非票房保证。然而,年年掀起抢票热潮的金马影展已然树立公信力,吸引不少片商上门洽谈合作,希望藉「金马」光环加持,带动票房。

然而,金马影展並非一直处於不败之地。1990年代末期,大量片商出现,相继策展,加上台北电影节开始举办,金马影展一度遭逢危机,流失影迷。所幸调整片单,引入更多题材特別、不同类型的影片,才稳固观影群。

奇幻观影 高歌跳舞坐不住

备有好口碑的金马影展在2010年时又另闢支线,推出热闹非凡的「金马奇幻影展」。闻天祥说,「奇幻主题影展风行国外多年,日、韩都有类似影展,环境成熟的欧美有奇幻电影协会专门策划,但亚洲则少见同类主题。」

片型、取眾都不同於金马影展的奇幻影展,为了营造欢愉、热闹的观影气氛,从字幕、影展手册、片单,都经过精心挑选。因此,工作人员除了肩负策展任务,还得抽空排舞、练歌,隨时准备在冷场时,跳下来炒热气氛。

来 到金马奇幻影展,看电影不再是个人私密的观影饗宴,观眾得习惯电影看到一半,隨时有音乐响起,还有大型气球、爆米花满天飞舞的场景。譬如,已是金马奇幻影 展金字招牌的「K歌场」,从第一届开始,选上《梁山伯与祝英台》、《妈妈咪呀》等音乐剧,设计变色字卡,播到膾炙人口的经典歌曲时,戏院就会化身为大型 KTV,让影迷变歌迷,扯开喉咙大声唱。

为了营造神祕感,金马奇幻影展还策划了直到最后一刻绝不揭晓片名的「神祕场」,让影迷满心期待。 堪称招牌定目片的「狂欢场」《洛基恐怖秀》则设计精彩节目,在电影高潮时邀请观眾拋出爆米花、彩带,一起狂欢。由於太受欢迎,每年一票难求,网络求票甚至 叫价到10倍以上。从2010年起,每每到了4月,经验老到的观眾还会备好道具,扮成歌舞女郎、浓妆艳抹地来到戏院,和其他观眾一起加入这场电影狂欢秀。

金马奇幻影展创造出的娱乐效果,口碑响彻国际,吸引海外团队前来取经。闻天祥表示,奇幻影展绝非是一场热闹的电影秀,背后是团队一手精心策划的成果。这样独一无二的节目內容,在其他地方可以成功操作者少之又少。

金马影展从第一年的十多部成长至今每年两百多部的片量,复杂程度与规模之大在台湾绝无仅有。累积大量经验的金马影展,常是其他策展团队的参考对象,更有不少策展人出自金马影展。由於彼此熟稔,金马影展与其他团队时常相互奥援,形成西方策展圈少见的友好气氛。

用当地人眼光看城市

经 过三十余年发展,民间单位、独立片商也开始加入,策划主题不一的影展,呈现百花齐放的影展荣景。就像当地政府举办的城市影展,如1998年举办的台北电影 节、2001年的南方影展与高雄电影节、2012年的新北市电影节以及新加入的桃园电影节,都紧扣地方意象,为台湾影展型態扩充了生猛有劲的在地视野。

与台北电影节並列为南北两大城市影展的高雄电影节,今年迈入第14年。最初为提供南部大眾观影窗口,並行销城市的高雄电影节,如今则以奇幻新锐的风格深植影迷心中。

当年,高雄电影节举办时,台湾影展环境並不成熟。团队找上纪录片导演游惠贞、台湾电影文化协会协助策展,还邀来香港陈可辛等国际大导作品。举办不久后,高雄电影节隨即受到各地影展挑战,面临片单重复、特色模糊的瓶颈。

直 到2007年,高雄电影馆找来电影工作者黄皓杰担纲策展人,才摸索出奇幻、新锐的影展路线。当年片单一推出,隨即引起瞩目,不但成为全台第一个奇幻影展, 也呼应高雄生猛热情的南方性格。因此,包括日本大森立嗣、捷克大卫昂德利克等多位强调视觉美学、新锐风格导演作品被大量引进,带领观眾进入天马行空的影像 世界。

2010年,高雄电影节成立独立影展办公室,承接经验与人才养成的意味浓厚。隨著,影展办公室成立,不但建立单一窗口,传承经验, 也成为高雄与国际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为了打造国內短片基地,高雄电影节策划「国际短片竞赛」,並与东京短片影展合作,自2010年举办以来,递件量从两 百多件增加至今年3000多件,成为亚洲第二大规模的短片竞赛。

踩上云端 隨时看戏

因应行动通讯趋势兴起,今年高雄电影节也推出「云端影城」。高雄电影馆表示,两年前团队即有此计划,但受限於通讯技术尚未成熟,暂时搁置。克服硬体与复杂的版权问题后,影迷只要透过手机、平板电脑就能下载观看100部精采短片。

去 年新加入的桃园电影节,则是继台北、高雄、新北市,第四座举办地方影展的城市。桃园文化局局长张壮谋透露,2010年金马奖首度移师桃园举行,文化局参与 协办,因而有了举办桃园电影节的计划。由於紧临影视重镇大台北,策划前即区隔定位,希望锁定不同於艺文味浓厚的金马影展、台北电影节,打造深具桃园风格的 在地影展。

他表示,桃园家庭观眾眾多,看电影是闔家同欢的娱乐活动。在艺文活动不如台北活跃的桃园,影展被视为艺文养成的重要管道。因此,桃园电影节捨弃冷僻、小眾的影片,推出贴近大眾口味片单,希望引起市民共鸣。去年第一届受到好评,吸引不少大台北戏迷南下观展。

今年桃园电影节续办第二届,除了延续上届基调,团队策展经验、方向更为纯熟。许多在地故事与桃园的老地方都成为拍摄题材「希望透过影展的举办,让桃园形象更明確。」

拍纪录片与世界接轨

不同地方影展肩负城市行销的功能,以及金马影展综合影展的定位。1998年举行,已有8届歷史,前身为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的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则以「纪录片」与「国际化」主题,成为台湾纪录片圈的年度盛事。

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节目统筹林木材认为「当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筹办时,是国內第一个策划国际竞赛,广邀海內外创作者参与的主题影展。因此,自创办之始,除了明確以纪录片为主题,就已纳入国际化的精神。」

2013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改制,由两年一度改为一年一度播映,地点也由台中移师至台北。以往各界詬病,因招標徵募策展团队,导致经验无法传承、主题混乱的问题,也因正式归属台湾国家电影资料馆,获得解套。今年,纪录片影展国际化企图更为明显。

今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编制、规格提升后,播放的134部影片,总长度达到1万09分钟,是歷届播放总量最长的一次。因此,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希望打破框架,重新定位影展在亚洲与国际间的角色,並促成台湾纪录片工作者与亚洲、中国团队的合作。

同时亦为纪录片工会干部的林木材观察,亚洲製片环境虽不如欧美成熟,却常出现耗费十多年慢火细燉、观点独到、深具亚洲风格的纪录片。今年影展片单,包括「敬!China」等单元皆属此类上乘创作。

台 湾国际纪录片影展的发展轨跡,也与纪录片圈同步前进。影展举办的第一年,培育大量纪录片人才的台南艺术大学音像所適巧成立。公视节目「纪录观点」的播出, 也推助纪录片创作量成长。2004年顏兰权、庄益增的《无米乐》、2005年吴乙峰的《生命》掀起热潮后,每年都有纪录片发行。去年,摄影师齐柏林高空拍 摄台湾大地的《看见台湾》、描述一群罕见疾病家长故事的《一首摇滚上月球》等纪录片票房热卖,也拉近了观眾与纪录片的距离。

近来,金马影展、台北电影节播放片单,纪录片的比重逐渐提升。虚构的剧情片与真实的纪录片界线模糊,是国际趋势。不少纪录片创作,精彩程度更胜剧情片。因此,纪录片的定义、拍摄手法,不再囿於传统,充满无限想像。

今年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是承先启后的转型关键年,在策展团队制度化后,林木材期许,在台湾国际纪录片影展定点、定时举办效应下,能餵养起纪录片观影群,让影迷每到秋天就摩拳擦掌抢票,沉浸在世界各国、一百多部纪录片创作空间,再见真实。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