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舒少少[/highlight]

广告

医生看了,西药吃了,都不见效,隨即嗓子变得沙哑,喉咙也肿痛起来,到了某天早上起来,开口说话,发现无声可出,变成哑巴。

失声事大,尤其是每天工作需要不停说话,非常著急,身边伙伴也急,大家都把家里开声秘方传来。什么枇杷膏加蜜糖、燉蛋、燉可乐、燉雪梨、罗汉果、柠檬叶、开声茶、理中丸等等都传送交流一番,希望开声成功。

有人送来一罐自家醃製的咸金桔,推荐说用它泡热水,当开水喝吧,或多或少会滋润一点,果然有一定疗效。

已 经很久没有看到咸金桔了,记得很多年前,茨厂街有一档桔仔档,档主是两个中年妇人,档前都会放了几个大竹筛晒著桔仔,现醃现卖。金桔放在长方形扁平的纸盒 里用玻璃纸封密,以送礼佳品的形式售卖。街上远远就闻到它的咸酸味道,却是外坡旅行团的手信首选。现在的茨厂街变成外劳街,卖咸金桔档应该也让位了。咸金 桔这股年少时觉得不能接受的味道,现在为了开声,天天喝著,咸酸混成的饮料,別有一番滋味。

更有人送来咸竹蜂,更有一种经典重现的感觉。小时候看大人咳嗽,泡咸竹蜂来喝,两只风干竹蜂闷在瓷杯里,泡在滚烫的热水中,两三分钟后揭开杯盖,看见竹蜂在水中展翅,当时看长辈们一口喝下,把蜜蜂吞下肚里,觉得他们非常英勇,怎么知道多年以后也得以身试蜂。

咸金桔和咸竹蜂都吃了以后,声音终于开了一半,如释重负,是蜜蜂厉害还是咸金桔下火,胜利的是古方,它再次证明了传承的必须。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