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七彩絢麗的珊瑚等海底植物來依附,魚兒成群來湊熱鬧,二戰沉船殘骸成了它們的小天地。

報導:張淑珍
照片:由蔡穎卉(Valerie Chai)與楊長江攝影及提供。

廣告

據史料記載,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間,日軍自1941年12月開始入侵砂拉越。同年12月16日佔領美里、25日佔領古晉、27日佔領詩巫,一直到1945年8月於太平洋戰場宣布投降和撤離。

古晉山都望海域當時便遺留下3艘被擊沉的日本船,距離山都望海邊大約17海哩,約1小時水程可抵達。其中有2艘沉船殘骸距離比較近,第三艘則較遠,水也較深。70多年來,一直沉于海底,成了海底生物的棲息地,漸漸也吸引了不少潛水人前來一睹風采。關於那些年,那些事,漫漫歷史彷佛都靜止、封塵於此。然而,今年沉船殘骸遭到重型抓鬥破壞以後,經濟價值被挖走了,而最值得被保留的歷史價值也一併消失了。

如今只能透過照片,看到過去沉船的模樣了。
如今只能透過照片,看到過去沉船的模樣了。

潛水發燒友發現

一名熱愛戶外探險活動,特別是潛水的楊長江,受訪時直嘆可惜。猶記得,2002年跟一群好友潛水去看沉船,對她們的故事認識不多,不過一下到水裡發現是那麼大的沉船殘骸,心裡是激動的要命,就好像去冒險尋寶突然就發現寶藏了!

好心痛這個曾是潛水人的天堂今已面目全非。
好心痛這個曾是潛水人的天堂今已面目全非。

“第一次去先是看到2艘船。其中一艘是載人的船,她保存得比較完整。從外看進去還可清楚看到廁所、廚房等,船名‘Katori Maru’也看得到。另一艘是大戰艦,但被擊沉後很破爛,原本比較大的體積破損後,反而比載人的船看上去要小。”

“第一次下水,印象很深刻是看到船隻被無數的漁網包圍住,相信是拖網漁船經過,網拖住船身,拖不動爛了就留在那。”

廣告

下水多趟才摸清

“第一次去只看到一半,沒能把整艘船好好看過。因為潛水不像在花園散步走馬看花,在水底和在陸地上大有不同。我們平時可以看100米左右,下到水裡,只能看到5米、8米範圍內的東西,所以在水底潛了一段時間,也只是能看到一小部分罷了。”

多美啊!
多美啊!

“也因為這樣,第二次、第三次去又能看到不一樣的景觀、又有新發現。我去了很多趟才真正摸清路線,轉個彎我在那裡也漸漸摸熟悉了。”

他續說,多年來許許多多潛水發燒友慕名而來,沒到過好像沒真正潛過水一樣,成了潛水熱門地標之一,甚至不少外國人也專程為此而來。

成潛水熱門地標

可惜遭受破壞後,好多珊瑚活不了,魚兒也不見了,撩起塵埃一片。
可惜遭受破壞後,好多珊瑚活不了,魚兒也不見了,撩起塵埃一片。

砂旅遊部於2014年曾對媒體發表,認為該處有潛能開發成供遊客進行潛水參觀的旅遊景點,並計劃與多個相關政府部門合作,以二戰的戰艦作為重點宣傳,讓外界認識這個富有歷史價值的潛水天堂。惟,這等美景如今已化作泡沫。

據悉,有人深夜啟動大型吊機,丟下抓鬥猛往沉船殘骸挖。這大抓鬥一下去,就像恐龍張開血盆大口,一咬實了很多東西都被夾了上來。不但挖掘速度快,破壞力更是大,已經挖至引擎深部。

楊長江直呼太可惜,之前保存得比較完整的“Katori Maru”,如今已經毀了。“船頭還可以看到她的大名,不過裡面被破壞得七七八八了。以前從船外看進去,可以看到廁所里的馬桶是完完整整的,現在是破破爛爛掉出船邊了,好多東西都被破壞了。”
kc301j
被大型吊機破壞

“沉船遭到破壞過後,再下去水裡看時,我已經認不清自己在哪裡?看到的是破銅爛鐵,哪一塊是哪一部分已經認不出來。就好像最熟悉的家,突然變了樣,回不了家了,廁所、廚房都被毀了。我之後潛了好多次,才慢慢分得清,找回記憶。”

另一位受訪人蔡穎卉,同樣是熱衷潛水活動之人,且潛水也讓她愛上了水底攝影,用相機記錄每一次水底里的感動,而此報導中大部分照片便是由她親自攝影。對於沉船殘骸已面目全非,她感嘆實在可惜,如今只能透過照片,看到過去沉船的模樣了。

猶記得第一次與沉船相遇海底,那悸動仍深刻烙印心裡。沉船四周魚兒結群悠遊,珊瑚朵朵開綻放異彩,那畫面多美。但,奈何再美,也只能靜止於照片里。

每一年,穎卉都會潛水去看看沉船,好心痛這個曾是潛水人的天堂,瞬間就沒了家的樣子,好多珊瑚活不了,魚兒也不見了,撩起塵埃一片。多可惜,嚮往親自下水目睹沉船風采的後一代已沒了機會。後期再去的,也只能看到破爛的沉船外形,還有雜亂的殘骸散落四處。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