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沈瑶瑟

国庆日,顾名思意是指一个国家庆祝其诞生的日子。 马来西亚诞生于1963年9月16日,是举世公认的事实。

政府应该列916为马来西亚的国庆日,大大方方公布今年,916是马来西亚建国53周年的国庆日,而不是躲躲闪闪强制人民庆祝一个不知所谓的831,而又不能公布2016年的831是我国第几周年的国庆。

为了圆谎,国阵政府把马来西亚的生辰吉日,扫在地毡下。

砂民冷对831,国阵却大肆庆祝

今年,砂拉越人民对国阵的831国庆,摆出冷淡与不屑的态度,显示出人民不盲从巫统的决策。这也是在告诉国阵政府,应停止把马来亚联邦的独立日(831),当做马来西亚国庆日,把冯凉当马京,任意涂改马来西亚的生辰八字,继续误导人民,扮演篡改历史的丑角,让马来西亚全民成为世人眼中的史盲者,与盲从者。

让砂州全民深感遗憾的是,口口声声要争取砂州自主权的首长阿迪南,却在这重要骨节眼上,顺从西马巫统操控的联邦政府,接受831为马来西亚的国庆日,并于831官方庆典上强调831是国庆日。

人联党竟也庆祝831

更令人跌眼镜的是,口口声声要捍卫本土权利的人联党,其青年团领袖,也是首长的政治秘书的程明智,竟然也于9月5日的文告中表态,831是马来西亚国庆日,而916则是马来西亚独立日。 言外之意,人联党也认同831是马来西亚国庆日。

虽经行动党加以驳责与指正,人联青置若罔闻,其总团秘书长邓文武,另一个首长政治秘书,竟接着于9月8日发文告表示, “我们(人联党)坚持9月16日是马来西亚真正独立日,这个论点和立场人联党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会改变”,所以他认为大事庆祝831国庆,没有违反 “砂拉越人的砂拉越的理念”。

人联党的领袖,当了首长的政治秘书,为了讨好主子,对西马巫统制定反砂民利益的施政,都是逆来顺受。巫统和土保党的立场,也就是人联党的立场。 过去如是,现在和未来都不会改变。 既然阿迪南说831是马来西亚的国庆日,人联党也只好把马来西亚的生日916改为独立日,以合理化参与大事庆祝831这个“伪国庆日”。

人联党没有自己的立场和目标,巫统主导的国阵说一,人联党不敢说二,首长阿迪南说三,他的政治秘书不敢道四。 因此,其言论时常自相矛盾,前言不接后语。

其实,人联当企图混淆“独立”与“组成一个新国家”的社会变革的本质,来掩饰他们臣服巫统的立场。独立是指一个国家被外国侵略统治,后来赶走侵略者,再度成为一个自主的国家,马来西亚是一个新兴的国家,没有遭受外国的统治,何来独立日之说?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可悲耶﹗

人联党中央领袖是否也认同916是马来西亚的独立日? 为何砂州必须也和西马一般庆祝831? 为什么要把马来西亚的生日改称“独立日”? 这些关系砂州历史和马来西亚建国历史的问题,人联党到今天,都不敢正面回答,由其青年团去招摇撞骗。

列831为国庆,贬低砂州参组大马的地位

53年来,巫统主导的联邦政府,违背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条例,把以同等身份的东马两国,联合组成马来西亚,当做是加入马来亚联邦的州属。 把831马来联邦的独立日当做是马来西亚的生日,就是其中一个关节,以合理化联邦政府侵蚀砂州主权的施政。

因此,砂州必须坚持916是马来西亚的生日,名正言顺的国庆,借此加强砂拉越人民朔回主权的声威与筹码。

其次,任由巫统篡改历史,将使国家成为举世人民的笑柄。 是时候纠正53年来的错误。 俗语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砂拉越人民应该感到骄傲,敢站起来纠正当权者的错误,挽救国誉﹐洗刷国耻,不再做无知的盲从者。

砂国阵指鹿为马,把831当国庆日

遗憾的是,人民的意愿已非常清楚(831当天,砂州人民冷淡看待),但代表砂州人民的执政党国阵,却仍旧指鹿为马,大事庆祝831,并强将831定为马来西亚国庆日。 如果砂州国阵和阿迪南连这历史事实都不敢坚持,那他们又如何有勇气从巫统手中争取回来砂州过去被卖掉的权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