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理论中一个重要的观点是人的攻击本能——说粗口是在满足那些被压抑了的攻击愿望。对此,美国心理学家兼粗口专家迪蒙瑟杰这样解释:“咒骂是人类的原始本能,甚至是人类灵魂的止痛剂,因为咒骂能让我们的脑子自由。”

广告

越压抑就越需要得到即刻的发泄。在我们所能采用的宣泄途径中,说粗口无疑是最容易实现、起作用最快速最直接的选择。

要宣泄就要有出口,事实上,人们一直也在充分利用身上的出口表达攻击:瞪眼,通过眼睛流露出愤怒和怨恨;还有人喜欢用吐沫啐人,也是一样道理。

我们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真的想结结实实地把某些人揍上一顿。但事实上,绝大部分时候你没有碰过他们,最多只是骂几句粗口而已——多数时候还是在背后骂的。此时,这些粗口就代替了你的拳头。因为粗口本身就有许多龌龊、暴力的意思,而人们想到粗口,随之而来的想法一定是底层、暴躁、危险等消极词语。

打一个人,是为了让对方痛苦,那么将粗口作为消极的、肮脏的信息传递给对方(即使是自言自语,人的潜意识也会这么认为),不是同样达到伤害对方,让对方痛苦的目的了吗?于是,通过咒骂的发泄,揍人的愿望消失了。所以说任何东西都是有益处的,包括粗口,否则人们早就在不断的斗殴中死光了。

另外,在某些特殊的场合,说粗口能帮助我们更快地融入团体。如果一群朋友邀请你参加派对,在场的每个人都在抽烟,你就很难不抽,哪怕你其实很讨厌抽烟这种行为。同样,当大家都在曝粗口,如果你独善其身就显得有些另类。粗口是“高雅的人”在“得体的场合”是不能说的,而一旦你也曝出粗口,立刻表明你是“我们的人”,你们之间的谈话是“我们的谈话”,于是,朋友之间的心理鸿沟瞬间被拉平,轻松愉快的氛围即刻形成。

少说粗口是自我控制

广告

没有任何实证支持,性别是决定说多少粗话的因素。

美国语言学家托马斯穆雷在记录下4000名男女学生的谈话后发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粗口从他们嘴里蹿出来的时间比例,是一样多的。

实际上,我们头脑中女性不说粗口的观念,只是来自那些穿梭在办公室、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形象。而在一些边远的农村,不少妇女可以扯着嗓门、隔着一条马路相互对骂,她们运用粗口的熟练程度,常常让男人也瞠目结舌,让人甘拜下风。

对男人更为宽容

而绝大多数现代女性在公开场合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行,主要是受到社会教化的影响。

通常,社会大众对说粗口的男人更为宽容,认为他们不拘小节,甚至有男子气。而女性如果在公开场合说粗口,需要承担的压力比男人则高得多,所以她们需要更大的勇气面对周围人的评价和眼光。

这可能是因为,男性在性活动中扮演更为主动的角色,性对于男人来讲,本身就具有攻击的色彩;因此,很多指向女性下体的粗口,从男人的嘴巴里讲出来,攻击的意味更多、更浓烈。

由于女性在性活动中属于接纳的角色,性本身让女性联想到的攻击色彩就较男性为弱,所以一般意义上的粗口也相对地比较少被女人使用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