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艺术家蔡威勇(Kenji Chai)

小时候,很多人喜欢趁著老师不注意,偷偷在桌子上涂鸦,或是写字,或是画画,许多人的艺术天分就是从这里慢慢「培养」起来。

「在街头涂鸦就像是找回小时候在课本、桌子上涂写,那种畅快的感觉。」涂鸦艺术家蔡威勇(Kenji Chai)笑著说道。

早在10年前或更早之前,涂鸦艺术在大马不盛行,涂鸦被归纳为不良青年的举动,或是破坏公物,更甭说有街头艺术家这个行业。一直到近几年,开始有壁画的出现,人们开始接受这样的艺术风格,慢慢地也开始有人喜欢涂鸦艺术。

「好比你在富都路的餐厅Nando’s外墙上看到的图画,就是我的作品。」他自豪地说,那是本地人懂得欣赏涂 鸦艺术的开始。许多人以为那是一笔一划画上去的,但其实是他挥动手臂慢慢喷上去的。「涂鸦艺术与壁画不同,不是用画的,而是用喷的。」涂鸦艺术可以是纯文 字或图像,但壁画大多以图像为主。

他指出,涂鸦的时间较短,可以是几分钟,也可以是几小时便搞定,一般比画壁画要来得快。然而,涂鸦是艺术家们即兴的创作,因此很有可能被其他人的新作覆盖,无法保留太久。

每每完成一幅作品,他会在下方落款,印下独特的標誌及「蔡狗」的签名。那个像拳又像蔡的標誌,便是以他的英文名字Kenji拆开再组合而成的;而选用「蔡狗」这个签名其实是以自己的姓氏和生肖组合而成,非常有代表性。

「蔡狗」盼民眾关注流浪狗

蔡威勇掏出手机,將自己的作品展示给记者看。他在这项计划中画的是一只绿色的狗,也是他的代表作——蔡狗。他说,这只狗代表的便是他自己,因喜欢绿色而为这只狗涂上绿色,配上「蔡狗」这个名称更是不谋而合。

「蔡狗」其实也有另一层意思——菜园狗。在吉隆坡开车,他经常在路上看见被撞死的狗尸,他认为它们流离失所,到处流浪,最终才引发被撞死的悲剧。蔡威勇有感而发,希望借助出现在街头墙壁上的蔡狗,唤起人们对流浪狗的关注。

寻回绘画最初的快乐

蔡威勇的涂鸦艺术生涯不长,从8年前开始,断断续续地涂鸦,直到3年前才正式加入这个行业。刚开始,他只是想找回作画那种纯粹的快乐,没想到会成为涂鸦艺术家。

「以前那个年代,人家说画画没前途,没饭吃,但我又喜欢画画,所以想到当平面设计师。」他认定平面设计师会是自己的出路,但这份工作的枯燥生活让他 无法適从,一直找不回当初喜欢绘画的美好。工作上得不到满足,让他非常鬱闷,直到有一天,他看到街边有许多涂鸦,突发奇想。「那时候我想,我也要学这些人 一样,来画一画,发泄一下。」

抱著宣泄压力的想法,他买了一罐漆,下班后便到小巷中涂鸦。「涂鸦完的那一剎那,我觉得我找回了自己,就是这种快乐的感觉。」他说,在街头涂鸦,感 觉就像是小时候涂鸦时害怕被老师发现,完成后又非常有满足感,那种兴奋又忐忑的心情。自此,他爱上涂鸦,只要有作画灵感,便会记录下来,再寻找合適的墙壁 做涂鸦;有时候则是即兴创作。

由于经常在下班后才进行涂鸦,他曾多次遇见警察。「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警察问话时,你就照实回答说:你在画画。一般他们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夜半三更一个人在小巷出没。」

有时候,他也会遇见不愿让他涂鸦的业主,只得买来白漆,將辛苦画好的作品掩盖起来。「当然不是每次涂鸦都会被驱赶或制止。我曾经遇过制止我作画的餐 馆员工,但因老板不在无法处理,对方只要求我留下联繫方式,並没有请我除掉我的作品。殊不知,那餐厅老板喜欢我的作品,还拨电叫我回去继续完成我的画 作。」

喜欢是做不厌倦的事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兴趣是什么,那你可以依照自己对某样东西的热忱来做判断。」蔡威勇自小便热络于学习各种新事物。跆拳道、钢琴、游泳等各种兴趣 班他都曾参与过,但他对这些活动都只有三分钟热度,唯有画画坚持下来。学习时期,孩子容易对新事物產生兴趣,但那纯粹是好奇,不是喜欢。真正的喜欢是你持 续在做却不会觉得厌倦的事。

「我只会画画,但我敢说自己可以做好这件事。」他认为,擅长及专心做好一件事是人生中重要的一门课。「要是你每样东西都只懂得皮毛,没有一样擅长 的,那么遇上那些比你擅长的人,你还剩下什么?」他笑说,有些人好像什么都会,但只要你问得深入一点,他其实什么都不会。比起一个只能说「我应该可以做 好」的人,他想做一个「我能做好这件事」的人。

「Believe」(相信)是蔡威勇的座右铭,他坚信只要相信自己,就能从自己身上发掘更多潜能。34岁的他在30大关之际做了个大胆的决定,辞退 了平面设计师的工作,当起全职涂鸦艺术家。这个职业在大马来说仍是新行业,不担心没饭吃?他无所惧,「我为画画而生存,不为生存而画画。」他认为,能將兴 趣变成自己的工作是一件快乐的事,因为每天睁开眼睛面对的是自己喜欢事,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时的那种快乐,是金钱无法取代的。

目前小有名气的他,非常积极上载新作品到社交媒体上,希望作品能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很多人说艺术家就是要低调,不与外界打交道,才有个性,但事实 上只有让更多人看到你的作品,才能让更多人懂得涂鸦艺术是什么。」因此,他努力推销自己,参与各种厂商品牌活动、艺术节等,希望透过不同的管道打响自己的 名声。

美化与破坏一线间

街头涂鸦是在课本上涂鸦的放大版,也因此有许多人將涂鸦艺术视为破坏公物。对于在美化与破坏两者之间取得平衡,蔡威勇说,「视乎大家怎么看待这件事。」

他喜欢在位置显眼的墙壁上涂鸦,「无论是木板屋或路旁的墙壁,画在显眼的地方才有人看到。」他认为,涂鸦能赋予一个地方生命力,他喜欢先构思再涂 鸦,因为每个地方的环境不同,因而作品会配合整个大环境,融入其中。「破坏与美化只在一线之间,但要是能將作品融入大环境中,便是起了美化的功效。」

四处涂鸦,总会遇见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彼此交换心得,或相互合作。认识这些「同行」后,他发现民眾对涂鸦艺术家的印象是——不良少年。他想改变这根 深蒂固的错误思想,「其实他们之中有不少专业人士,如建筑师、会计师等,纯粹因爱好涂鸦、喜欢画画,却无法像我这样將之作为正职,所以就趁著空閒时间出来 涂鸦,好满足自己。」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