塗鴉藝術家蔡威勇(Kenji Chai)

小時候,很多人喜歡趁著老師不注意,偷偷在桌子上塗鴉,或是寫字,或是畫畫,許多人的藝術天分就是從這裡慢慢「培養」起來。

「在街頭塗鴉就像是找回小時候在課本、桌子上塗寫,那種暢快的感覺。」塗鴉藝術家蔡威勇(Kenji Chai)笑著說道。

早在10年前或更早之前,塗鴉藝術在大馬不盛行,塗鴉被歸納為不良青年的舉動,或是破壞公物,更甭說有街頭藝術家這個行業。一直到近幾年,開始有壁畫的出現,人們開始接受這樣的藝術風格,慢慢地也開始有人喜歡塗鴉藝術。

「好比你在富都路的餐廳Nando’s外牆上看到的圖畫,就是我的作品。」他自豪地說,那是本地人懂得欣賞塗 鴉藝術的開始。許多人以為那是一筆一划畫上去的,但其實是他揮動手臂慢慢噴上去的。「塗鴉藝術與壁畫不同,不是用畫的,而是用噴的。」塗鴉藝術可以是純文 字或圖像,但壁畫大多以圖像為主。

他指出,塗鴉的時間較短,可以是幾分鐘,也可以是幾小時便搞定,一般比畫壁畫要來得快。然而,塗鴉是藝術家們即興的創作,因此很有可能被其他人的新作覆蓋,無法保留太久。

每每完成一幅作品,他會在下方落款,印下獨特的標誌及「蔡狗」的簽名。那個像拳又像蔡的標誌,便是以他的英文名字Kenji拆開再組合而成的;而選用「蔡狗」這個簽名其實是以自己的姓氏和生肖組合而成,非常有代表性。

「蔡狗」盼民眾關注流浪狗

蔡威勇掏出手機,將自己的作品展示給記者看。他在這項計劃中畫的是一隻綠色的狗,也是他的代表作——蔡狗。他說,這隻狗代表的便是他自己,因喜歡綠色而為這隻狗塗上綠色,配上「蔡狗」這個名稱更是不謀而合。

「蔡狗」其實也有另一層意思——菜園狗。在吉隆坡開車,他經常在路上看見被撞死的狗屍,他認為它們流離失所,到處流浪,最終才引發被撞死的悲劇。蔡威勇有感而發,希望藉助出現在街頭牆壁上的蔡狗,喚起人們對流浪狗的關注。

尋回繪畫最初的快樂

蔡威勇的塗鴉藝術生涯不長,從8年前開始,斷斷續續地塗鴉,直到3年前才正式加入這個行業。剛開始,他只是想找回作畫那種純粹的快樂,沒想到會成為塗鴉藝術家。

「以前那個年代,人家說畫畫沒前途,沒飯吃,但我又喜歡畫畫,所以想到當平面設計師。」他認定平面設計師會是自己的出路,但這份工作的枯燥生活讓他 無法適從,一直找不回當初喜歡繪畫的美好。工作上得不到滿足,讓他非常鬱悶,直到有一天,他看到街邊有許多塗鴉,突發奇想。「那時候我想,我也要學這些人 一樣,來畫一畫,發泄一下。」

抱著宣洩壓力的想法,他買了一罐漆,下班後便到小巷中塗鴉。「塗鴉完的那一剎那,我覺得我找回了自己,就是這種快樂的感覺。」他說,在街頭塗鴉,感 覺就像是小時候塗鴉時害怕被老師發現,完成後又非常有滿足感,那種興奮又忐忑的心情。自此,他愛上塗鴉,只要有作畫靈感,便會記錄下來,再尋找合適的牆壁 做塗鴉;有時候則是即興創作。

由於經常在下班後才進行塗鴉,他曾多次遇見警察。「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警察問話時,你就照實回答說:你在畫畫。一般他們只是想知道你為什麼夜半三更一個人在小巷出沒。」

有時候,他也會遇見不願讓他塗鴉的業主,只得買來白漆,將辛苦畫好的作品掩蓋起來。「當然不是每次塗鴉都會被驅趕或制止。我曾經遇過制止我作畫的餐 館員工,但因老闆不在無法處理,對方只要求我留下聯繫方式,並沒有請我除掉我的作品。殊不知,那餐廳老闆喜歡我的作品,還撥電叫我回去繼續完成我的畫 作。」

喜歡是做不厭倦的事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那你可以依照自己對某樣東西的熱忱來做判斷。」蔡威勇自小便熱絡於學習各種新事物。跆拳道、鋼琴、游泳等各種興趣 班他都曾參與過,但他對這些活動都只有三分鐘熱度,唯有畫畫堅持下來。學習時期,孩子容易對新事物產生興趣,但那純粹是好奇,不是喜歡。真正的喜歡是你持 續在做卻不會覺得厭倦的事。

「我只會畫畫,但我敢說自己可以做好這件事。」他認為,擅長及專心做好一件事是人生中重要的一門課。「要是你每樣東西都只懂得皮毛,沒有一樣擅長 的,那麼遇上那些比你擅長的人,你還剩下什麼?」他笑說,有些人好像什麼都會,但只要你問得深入一點,他其實什麼都不會。比起一個只能說「我應該可以做 好」的人,他想做一個「我能做好這件事」的人。

「Believe」(相信)是蔡威勇的座右銘,他堅信只要相信自己,就能從自己身上發掘更多潛能。34歲的他在30大關之際做了個大膽的決定,辭退 了平面設計師的工作,當起全職塗鴉藝術家。這個職業在大馬來說仍是新行業,不擔心沒飯吃?他無所懼,「我為畫畫而生存,不為生存而畫畫。」他認為,能將興 趣變成自己的工作是一件快樂的事,因為每天睜開眼睛面對的是自己喜歡事,在完成自己的工作時的那種快樂,是金錢無法取代的。

目前小有名氣的他,非常積極上載新作品到社交媒體上,希望作品能受到更多人的關注。「很多人說藝術家就是要低調,不與外界打交道,才有個性,但事實 上只有讓更多人看到你的作品,才能讓更多人懂得塗鴉藝術是什麼。」因此,他努力推銷自己,參與各種廠商品牌活動、藝術節等,希望透過不同的管道打響自己的 名聲。

美化與破壞一線間

街頭塗鴉是在課本上塗鴉的放大版,也因此有許多人將塗鴉藝術視為破壞公物。對於在美化與破壞兩者之間取得平衡,蔡威勇說,「視乎大家怎麼看待這件事。」

他喜歡在位置顯眼的牆壁上塗鴉,「無論是木板屋或路旁的牆壁,畫在顯眼的地方才有人看到。」他認為,塗鴉能賦予一個地方生命力,他喜歡先構思再塗 鴉,因為每個地方的環境不同,因而作品會配合整個大環境,融入其中。「破壞與美化只在一線之間,但要是能將作品融入大環境中,便是起了美化的功效。」

四處塗鴉,總會遇見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彼此交換心得,或相互合作。認識這些「同行」後,他發現民眾對塗鴉藝術家的印象是——不良少年。他想改變這根 深蒂固的錯誤思想,「其實他們之中有不少專業人士,如建築師、會計師等,純粹因愛好塗鴉、喜歡畫畫,卻無法像我這樣將之作為正職,所以就趁著空閒時間出來 塗鴉,好滿足自己。」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