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Echo

廣告

在網上讀到一則帖文,討論如果學生沒把書本帶回家,而放在班上,被發現了是會被罰款,需要付書本的半價才能取回書本。討論中有人說起20年前都已經是這樣了,有人說一天要帶的課本最多是9本,一些科目的課本還超級重。

同樣的事情發生了20年,打也打過了,罰也罰過了,但學生們還是不顧禁令把書留在班上,這學生到底是怎麼想的呢?而身為大人的我們,應該怎樣看待這樣的事情呢?

我個人第一個點看到的是:這20年來學生們為甚麼要冒著被罰款的危險這樣做呢?答案很明顯的是因為書本太重,學生不想背這麼重的書包回家。

我不確定除了馬來西亞,還有哪個國家的學生需要每天背著重重的書包上學校的,書包的重量是不是和學生的學習成正比這種事情是完全被推翻的,澳洲芬蘭和瑞典的學生們從小就帶著輕輕的書包上下學,他們的教育成果卻是在世界排名中名列前茅的。好吧,現在書包太重的問題,從小學到中學都是問題,大人們是如何應對的呢?

強制學生一定要把重重的書帶來學校,然後指定一定要學生把重重的書帶回家,這作法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的,但如果20年來不斷有學生以不把書帶回家來「抗命」,我們除了可以鞭打他們或罰款之外,我們是不是要認真想一想學生抗命背後的原因,想想我們的堅持到底有什麼問題嗎?還有什麼更好方法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嗎?

我一直覺得奇怪,學校的主體是學生,學校是為了學生而存在的,一間學校如果沒有學生,就沒有繼續辦下去的理由,但在馬來西亞,好些學校的主體反而不是學生,而是其他的名目,如:在經歷長達20年,時代改換但沒有調整的「規則」,如教育局官員無時無刻來要求的「KPI」,如「華小的名譽」,如「華社的名譽」,等等等。

廣告

至於學生們的被壓壞的脊椎,因為個別學生差異而需要的因材施教理念,濫權貪污致使家長每年多花冤枉錢,和被羞辱和被鞭打至受傷的學生,都必須靠邊站,因為我們要規則、要KPI、要華小華社的名譽,這樣本末倒置的事情天天發生,但我們天天視而不見,也挺詭異的。

書包太重不想帶回家,可以怎樣好好處理,我想是沒有人願意安靜下來聆聽學生的想法的,因為權威的一句:「如果你不想守規則就不要讀這間學校,轉去別的學校就讀吧!」,就已經能夠解決問題,於是沒有幾個人願意停下來,認真聆聽學生的說法,我們只要一句:「現在的孩子就是草莓,書包重一點就要家長來投訴。」,我們就可以完全不去思考自己如何能夠為孩子們做得更好。思考一下吧。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