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自勉
(古晋一中校友会创会及名誉会长﹐林连玉基金古晋联委会主席)

近闻关中生参加统考又起波澜、幸得副教育部长及时灭火、免于灾难﹑暂时过关。

全国60间独中有批文吗?

由于独中都是大马成立前就存在,因此都没有批文。加上l996年教育法令的修改、逼使统考须获批准后才合法、至今20年的申请, 皆无下文。关中有批文、但是不尽人意。

统考的源起与批文是如何的?

由董总文件得悉,在1975年,由时任董总主席林晃升建议并发起为全国60间独中举办统考。统考创办之初,前首相马哈迪,当时的教育部长,不表赞同,要林晃升放弃统考计划,林晃升以其魄力和精明,以及对大马政治环境的精准判断、决定照办统考。在此情况下,董总举办统考,没有得到教育部颁发批文准许、至今都没有。

听说统考为“内部”考试对吗?

虽然六十间独中都各别是州董联会的成员,州董联会也是董总成员,但是大家都个别独立存在并由各自的校董会管辖。董教总所举办的统考,明显是外部的。据说所谓“内部考试” 是当时的教育总监和董教总口头达至的,由于当时并无法令可约束、将它理解成教育部的下台阶,更容易明白,不用死咬不放。

1996大马教育法令为何物﹖

重点如下:

第16. 教育机构的种类
在国家教育制度内,有三种教育机构,即:
(a) 政府教育机构
(b) 政府资助教育机构
(c) 私立教育机构
即国民学校,国民型学校和私立学校包括独中,国际学校等,关中也只是另一间私立学校而己。自称华文独中祗是方便华社辨认,没出现在法令条文中

2项不利华校的条文

由董总的资料获悉,至少有2项条文,决定独中的生存或消灭,这2项条文内容大意如下:

考试的禁令

除了国浯为主要媒介浯及必须参加政府考试外,还有以下禁令对统考甚为致命:

“69. 有关考试的禁令(Prohibitions on the conduct of examinations)
(1) 在第(4)分段的约束下, 在未得到考试总监事先的书面批准﹐任何人或教育机构都不可以举办、允许或导致举行或举办,或通过任何形式而涉及为任何教育机构的学生或任何私人考生举行或举办任何考试。

(4) 第(1)分段不得施用于——
(c) 一所只为了评估本身学生而举行内部考试的教育机构。

(5) 任何人违反第(1)分段或没有遵守第(2)分段下实施的任何限制或条件, 将被视为犯下一项罪行﹐若罪名成立, 将被罚款不超过一万元或监禁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

照以上的禁令,”一所” 学校,除了校内的测验外,没有书面批准的任何考试,是一项罪行,一律禁止。统考是不能幸免的。

比较1961年和1996年的教育法令:

前者规定那些事项不许做,凡没规定的,不会犯法,统考就在这灰色地带生存了20年。1996年的法令消除了这灰色地带,指明除非得到教育总监的批准或豁免,其他一概违法。因此统考只要没得到有关当局的批准或豁免,只要政治生态有所变化,分分钟都有危险,如履薄冰,危在旦夕。教育法令就像是架在脖子上的一把大刀,同道不可丝毫松懈。因此,统考的危机早就存在了19年,不是因为让关中参加考试才引起。从另一角度,当局不反对关中参加统考,反而对” 非法” 的统考产生了正面的肯定作用。

关中是政治产物,须政治考量和政治解决

华文独中是政治产物,当局在处理时,一定加入许多政治考量。过去在董教总及全体华团的紧密合作下,展现出高度的团结,当局投鼠忌器,深怕丧失选票。因此关闭独中,取消统考,势必引起另一华人大海啸,必须付出高昂的政治代价。努力争取统考的承认,才是解决关中批文的最佳办法。 切勿舍本遂末,不分因和果

教育法令曾被运用来命令华校改制和关闭吗?

不曾。过去当局的做法是通过威迫利诱,利用不拨款,不承认来促行某些校董会就范,由校董会自行决定。如果用法令来强迫改制,别无选择,则60间独中已不复存在。这种粗野无脑,犯众怒的举动,不会是当局近期内的首选。

也不用这一招。当局有的是时间,因掌握主动权,釜底抽薪,慢慢收拾。除了上述不拨款,不承认外,委派不谙华语的教师和行政人员到华校来,不能升国立大学,不能当公务员,无奖助学金,不陪训华文教师等,都能让独中窒息。既使拨款,也微不足道。前20年,让你自生自灭,还算合法。后19年,再利用法令的修改,在不获豁免的情况下,使到统考非法犯法。何时取缔,则取决华人人口多寡和大马的政治生态。以华人人口的不断低落及独中初一新生,在小六毕业生中,占不到10%来看,还不会构成威胁,当局还可容忍,静观其变,等待时机。

实际上只要有关当局,思想开明一点,胸怀宽广一点,把独中的强势如三语,数理,电脑,人文素养等都吸收过去,加上设备和师资远远超越,像新加坡一样将国中办好,独中自然没有生存的空间。

从以上所述,自1996年的教育法令强行通过后,统考就被逼成非法、犯法。前董总领导人认为让关中参加统考,会造成统考非法,进而影响60间独中的存在,为是非颠倒,混淆视听之举。既然统考还是非法,还能有什么法令使他”更加非法”。以上的资料来自董总,叶邹为董总前主席与署理主席,不做功课或视而不见,都是难以谅解的。

称关中为“变种独中、私立国中”谬论连连

关中是按照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制申请。政府不承认统考,碍于政治考量,一边受到种族份子的压力,一边又要争取华裔选票,变通办法是批文开放一个后门,让关中去考“其他”考试。对于批文中允许关中教授及参加其他考试,而未能直接注明是独中课程及统考,造成混淆与不肯定性,华教同道都深表不满与遗憾。但是,设身处地,若你是教育总监,为了两面讨好,你会技巧的发出怎样的批文?该也不出其右。

若凡教授政府课程并参加政府考试的独中都是”变种独中”,则全国有57间变种,只有3间纯种。这证明了独中办学的灵活性及与时俱进。叶邹参与董总20年,怎么不曾指出及反对,须等待关中的出现,才突然醒悟。试想,为了统考的生存,只允许三间独中参加统考,行吗?

政府需要建立“私立国中”吗?

政府于独立后建立2千多间国中、何曾看你的脸色?

如宽柔分校,是大选时的产物,所发的批文是“ 建筑物之扩建” ,那里是分校。新山同道就有那种高度的能力、智慧与胆识,将“ 建筑物”扩建到几十里外的新地点成为分校。新纪元媒介语,批准时是英语,现在多用华语。说明正式批文不易得,要需运用智慧,从狭缝中求存,否则需再等50年。董总﹑彭亨董联会和关中董事会都有致函教育部询问,尤其是后者,直接表明关中将于2016年参加独中统考,教育部回答“知悉了” ,这答案是白纸黑字表明不反对。那一位领导不会解读此讯息,不善加利用,除误人误己外,更断送了华教突围发展的良机。

关中可以参加统考吗?

关中的官方批文允许其参加其他考试,已去函表明2016年关中将参加统考,而当局表示“不反对”那就是放行。

董总已派遣教育考察团到校考察,肯定校方遵照董总课程和华语为教学媒介语,并于以批淮。

关丹董联会改选时,反关中者,纷纷落马。家长将3百多名孩子送来,又得到首相及部长们的拨款与祝福,摆在眼前是明媚的阳光,关中生绝对可以参加统考。

一小撮的局外人,竟然以执法者自居,还有意申请庭令阻止关中生参加统考,其欲破坏华教发展的意图,昭然若揭。时穷节乃见,日久见人心,关中事件是最好的照妖镜。

沙巴的独中课程全部采用英文本,只有华文和中国历史采用华文本,他们至今都受欢迎参加统考,两位前董总最高领导人,为何只对关中苦苦相逼,莫非有难言之隐。

努力不懈,争取蓝天

通过朝野的努力,砂独中获得2千公项土地及1千2百万的拨款,砂首长还第一位承认统考。只要大家团结一致,努力不懈,肯定能为华教争取到一片蓝天 。

结语:

关中是有批文的私立中学,教育总监以白纸黑字,表明知晓关中今年会参加统考,而不加以反对,给了关中校董会一大空间施展抱负,我们的呵护外还需不断寄上祝福。对饱受限制的统考也起着正面的肯定作用。不尽人意的批文配上“知悉了”﹐“不反对 ”的回函,是全国的唯-,弥足珍贵。

厦门大学在大马的分校,除了中文和中医糸用华文外,其他的科系全用英文,可见其办学的高度灵活性。

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不会审时度势、就别做反动派。关中会不会影响统考和其他独中,答案很快就会揭晓。在这一场华教保卫战中,个人的功过,谁会遗臭万年,历史肯定会有所评价与定论。

反关中者,若能将理论付诸行动,争取多—间纯独中,同时也争取到亮丽清楚的批文,我将第一人起立敬礼,鼓掌喝彩,并献上祝福。把精力花在正事上,肯定能绽放耀眼的光芒,大家拭目以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