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自勉
(古晉一中校友會創會及名譽會長﹐林連玉基金古晉聯委會主席)

廣告

近聞關中生參加統考又起波瀾、幸得副教育部長及時滅火、免於災難﹑暫時過關。

全國60間獨中有批文嗎?

由於獨中都是大馬成立前就存在,因此都沒有批文。加上l996年教育法令的修改、逼使統考須獲批准後才合法、至今20年的申請, 皆無下文。關中有批文、但是不盡人意。

統考的源起與批文是如何的?

由董總文件得悉,在1975年,由時任董總主席林晃升建議並發起為全國60間獨中舉辦統考。統考創辦之初,前首相馬哈迪,當時的教育部長,不表贊同,要林晃升放棄統考計劃,林晃升以其魄力和精明,以及對大馬政治環境的精準判斷、決定照辦統考。在此情況下,董總舉辦統考,沒有得到教育部頒發批文准許、至今都沒有。

聽說統考為“內部”考試對嗎?

廣告

雖然六十間獨中都各別是州董聯會的成員,州董聯會也是董總成員,但是大家都個別獨立存在並由各自的校董會管轄。董教總所舉辦的統考,明顯是外部的。據說所謂“內部考試” 是當時的教育總監和董教總口頭達至的,由於當時並無法令可約束、將它理解成教育部的下台階,更容易明白,不用死咬不放。

1996大馬教育法令為何物﹖

重點如下:

第16. 教育機構的種類
在國家教育制度內,有三種教育機構,即:
(a) 政府教育機構
(b) 政府資助教育機構
(c) 私立教育機構
即國民學校,國民型學校和私立學校包括獨中,國際學校等,關中也只是另一間私立學校而己。自稱華文獨中祗是方便華社辨認,沒出現在法令條文中

2項不利華校的條文

由董總的資料獲悉,至少有2項條文,決定獨中的生存或消滅,這2項條文內容大意如下:

考試的禁令

除了國浯為主要媒介浯及必須參加政府考試外,還有以下禁令對統考甚為致命:

“69. 有關考試的禁令(Prohibitions on the conduct of examinations)
(1) 在第(4)分段的約束下, 在未得到考試總監事先的書面批准﹐任何人或教育機構都不可以舉辦、允許或導致舉行或舉辦,或通過任何形式而涉及為任何教育機構的學生或任何私人考生舉行或舉辦任何考試。

(4) 第(1)分段不得施用於——
(c) 一所只為了評估本身學生而舉行內部考試的教育機構。

(5) 任何人違反第(1)分段或沒有遵守第(2)分段下實施的任何限制或條件, 將被視為犯下一項罪行﹐若罪名成立, 將被罰款不超過一萬元或監禁不超過一年或兩者兼施。”

照以上的禁令,”一所” 學校,除了校內的測驗外,沒有書面批准的任何考試,是一項罪行,一律禁止。統考是不能倖免的。

比較1961年和1996年的教育法令:

前者規定那些事項不許做,凡沒規定的,不會犯法,統考就在這灰色地帶生存了20年。1996年的法令消除了這灰色地帶,指明除非得到教育總監的批准或豁免,其他一概違法。因此統考只要沒得到有關當局的批准或豁免,只要政治生態有所變化,分分鐘都有危險,如履薄冰,危在旦夕。教育法令就像是架在脖子上的一把大刀,同道不可絲毫鬆懈。因此,統考的危機早就存在了19年,不是因為讓關中參加考試才引起。從另一角度,當局不反對關中參加統考,反而對” 非法” 的統考產生了正面的肯定作用。

關中是政治產物,須政治考量和政治解決

華文獨中是政治產物,當局在處理時,一定加入許多政治考量。過去在董教總及全體華團的緊密合作下,展現出高度的團結,當局投鼠忌器,深怕喪失選票。因此關閉獨中,取消統考,勢必引起另一華人大海嘯,必須付出高昂的政治代價。努力爭取統考的承認,才是解決關中批文的最佳辦法。 切勿舍本遂末,不分因和果

教育法令曾被運用來命令華校改制和關閉嗎?

不曾。過去當局的做法是通過威迫利誘,利用不撥款,不承認來促行某些校董會就範,由校董會自行決定。如果用法令來強迫改制,別無選擇,則60間獨中已不復存在。這種粗野無腦,犯眾怒的舉動,不會是當局近期內的首選。

也不用這一招。當局有的是時間,因掌握主動權,釜底抽薪,慢慢收拾。除了上述不撥款,不承認外,委派不諳華語的教師和行政人員到華校來,不能升國立大學,不能當公務員,無獎助學金,不陪訓華文教師等,都能讓獨中窒息。既使撥款,也微不足道。前20年,讓你自生自滅,還算合法。後19年,再利用法令的修改,在不獲豁免的情況下,使到統考非法犯法。何時取締,則取決華人人口多寡和大馬的政治生態。以華人人口的不斷低落及獨中初一新生,在小六畢業生中,占不到10%來看,還不會構成威脅,當局還可容忍,靜觀其變,等待時機。

實際上只要有關當局,思想開明一點,胸懷寬廣一點,把獨中的強勢如三語,數理,電腦,人文素養等都吸收過去,加上設備和師資遠遠超越,像新加坡一樣將國中辦好,獨中自然沒有生存的空間。

從以上所述,自1996年的教育法令強行通過後,統考就被逼成非法、犯法。前董總領導人認為讓關中參加統考,會造成統考非法,進而影響60間獨中的存在,為是非顛倒,混淆視聽之舉。既然統考還是非法,還能有什麼法令使他”更加非法”。以上的資料來自董總,葉鄒為董總前主席與署理主席,不做功課或視而不見,都是難以諒解的。

稱關中為“變種獨中、私立國中”謬論連連

關中是按照吉隆坡中華獨中的雙軌制申請。政府不承認統考,礙於政治考量,一邊受到種族份子的壓力,一邊又要爭取華裔選票,變通辦法是批文開放一個後門,讓關中去考“其他”考試。對於批文中允許關中教授及參加其他考試,而未能直接註明是獨中課程及統考,造成混淆與不肯定性,華教同道都深表不滿與遺憾。但是,設身處地,若你是教育總監,為了兩面討好,你會技巧的發出怎樣的批文?該也不出其右。

若凡教授政府課程並參加政府考試的獨中都是”變種獨中”,則全國有57間變種,只有3間純種。這證明了獨中辦學的靈活性及與時俱進。葉鄒參與董總20年,怎麼不曾指出及反對,須等待關中的出現,才突然醒悟。試想,為了統考的生存,只允許三間獨中參加統考,行嗎?

政府需要建立“私立國中”嗎?

政府於獨立後建立2千多間國中、何曾看你的臉色?

如寬柔分校,是大選時的產物,所發的批文是“ 建築物之擴建” ,那裡是分校。新山同道就有那種高度的能力、智慧與膽識,將“ 建築物”擴建到幾十里外的新地點成為分校。新紀元媒介語,批準時是英語,現在多用華語。說明正式批文不易得,要需運用智慧,從狹縫中求存,否則需再等50年。董總﹑彭亨董聯會和關中董事會都有致函教育部詢問,尤其是後者,直接表明關中將於2016年參加獨中統考,教育部回答“知悉了” ,這答案是白紙黑字表明不反對。那一位領導不會解讀此訊息,不善加利用,除誤人誤己外,更斷送了華教突圍發展的良機。

關中可以參加統考嗎?

關中的官方批文允許其參加其他考試,已去函表明2016年關中將參加統考,而當局表示“不反對”那就是放行。

董總已派遣教育考察團到校考察,肯定校方遵照董總課程和華語為教學媒介語,並於以批淮。

關丹董聯會改選時,反關中者,紛紛落馬。家長將3百多名孩子送來,又得到首相及部長們的撥款與祝福,擺在眼前是明媚的陽光,關中生絕對可以參加統考。

一小撮的局外人,竟然以執法者自居,還有意申請庭令阻止關中生參加統考,其欲破壞華教發展的意圖,昭然若揭。時窮節乃見,日久見人心,關中事件是最好的照妖鏡。

沙巴的獨中課程全部採用英文本,只有華文和中國歷史採用華文本,他們至今都受歡迎參加統考,兩位前董總最高領導人,為何只對關中苦苦相逼,莫非有難言之隱。

努力不懈,爭取藍天

通過朝野的努力,砂獨中獲得2千公項土地及1千2百萬的撥款,砂首長還第一位承認統考。只要大家團結一致,努力不懈,肯定能為華教爭取到一片藍天 。

結語:

關中是有批文的私立中學,教育總監以白紙黑字,表明知曉關中今年會參加統考,而不加以反對,給了關中校董會一大空間施展抱負,我們的呵護外還需不斷寄上祝福。對飽受限制的統考也起着正面的肯定作用。不盡人意的批文配上“知悉了”﹐“不反對 ”的回函,是全國的唯-,彌足珍貴。

廈門大學在大馬的分校,除了中文和中醫糸用華文外,其他的科系全用英文,可見其辦學的高度靈活性。

沒有研究、就沒有發言權、不會審時度勢、就別做反動派。關中會不會影響統考和其他獨中,答案很快就會揭曉。在這一場華教保衛戰中,個人的功過,誰會遺臭萬年,歷史肯定會有所評價與定論。

反關中者,若能將理論付諸行動,爭取多—間純獨中,同時也爭取到亮麗清楚的批文,我將第一人起立敬禮,鼓掌喝彩,並獻上祝福。把精力花在正事上,肯定能綻放耀眼的光芒,大家拭目以待。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