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營利組織EPIC創辦人黃順明這5年來不斷在為別人建造一個家。13歲那年父親驟逝,一名相熟的叔叔無條件地讓孤兒寡母住在自己名下的屋子,成長過程中,受過無數恩惠,他說:「生命里出現過很多安全墊,總在急需時把我托住。」雖說並非一開始就有回饋社會的念頭,但最終還是走上了這條路,成為別人的救生氣墊。

有瓦遮頭是人的基本需求,為人蓋房子的慈善工作其實也不算罕有,但動用一般民眾在3天時間裡完成簡易房屋的建造,在本地可說是聞所未聞。EPIC是「Extraordinary PeopleImpacting Community」(不平凡的人對社區帶來影響)的縮寫,而EPICHomes是其中一個項目,也是過去5年來黃順明全力投入的項目。

他創造平臺,集合建築領域相關的專業人士,再號召志願者,用最短的時間為弱勢蓋新房。對年輕充滿幹勁的他而言,蓋房子只是一種形式,為相對擁有更多資源的人和資源較匱乏的人搭一座友誼的橋樑,才是他最想達成的目標。

黃順明說:「我們常把『我們建造的是一個家(Home),而不只是一棟房子(House)』掛在嘴邊,也許EPICHomes這個組織仍然是以蓋房子為主要工作,但蓋房子的用意是為了把城市人帶到鄉區,彼此建立互信的關係後,再來思考還能為他們做些什麼。」他表明,在過程中,不難發現鄉區的教育和衛生需求,但這些項目需要志工自發地去發起﹑跟進和倡議。

項目並不局限於原住民,但過往的項目大多數在原住民村落里。2014年吉蘭丹發生大水災後,EPICHomes也參與了當地的災後重建工作。
項目並不局限於原住民,但過往的項目大多數在原住民村落里。2014年吉蘭丹發生大水災後,EPICHomes也參與了當地的災後重建工作。

換句話說,EPICHomes透過號召志工到一般人平日幾乎沒有機會接觸到的偏遠社區蓋房子,藉此讓參與者近距離地看見他人的需要。受英文教育的黃順明這樣解說,所謂「Responsibility」(責任),「其實把它分開,就是反應(Response)的能力(Ability),當我們意識到別人的需要時,會如何反應。」

有的人這輩子根本沒想過3天能建好一棟房子;有的人沒想過這輩子有機會能下手參與砌墻造樑,黃順明希望他們能在過程里理解到:「每個人都能夠做些什麼,一人做一點小事就能成就大事」的道理。他直言:「大馬人有個陋習,總是在抱怨和責怪別人,很少想一想自己能如何改變現狀。」

把城市人帶到鄉區,黃順明最擔心的是適得其反,「若我們抱著高高在上的態度去,鄉區人非但沒有被賦權,反倒覺得更無力。」蓋房子不難,遇上真正有志於此的人才是難。人間有情,但也有讓人無奈的時刻。現代人時間寶貴,但即便只是參與那麼一次,黃順明也希望他們抱著誠懇的態度,心甘情願下手忙活,讓每一磚每一瓦都是一份情。

「到目前為止,已完成91棟房子的建造,今年底就會達到100棟。這5年多里,有超過5000名來自55個國家的志工參與其中。項目跨越全國5個州屬、10個鄉區;合作過的大公司35家,包括雀巢(Nestle)﹑亞航(AirAsia)﹑金務大(Gamuda)等。」對這些數字倒背如流,只能說明黃順明對組織足夠瞭解,卻不足以定義成功。

現有的志工培訓模式是有項目才展開工作坊,但不久的將來,EPIC Homes將把「初級建造者工作坊」列為每月固定活動,另外也將繼續進行和陸續推出「高階建造者工作坊」﹑「建築大師課程」和為期幾天的密集式「高階技術培訓營」。
現有的志工培訓模式是有項目才展開工作坊,但不久的將來,EPIC Homes將把「初級建造者工作坊」列為每月固定活動,另外也將繼續進行和陸續推出「高階建造者工作坊」﹑「建築大師課程」和為期幾天的密集式「高階技術培訓營」。

和部分非營利組織的初衷如出一轍,EPICHomes希望賦權予弱勢,執行上,卻存在許多的不一樣。一個組織能做的事情有時候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多,而在大馬,大部分組織是針對性地解決社會問題,「像是支援貧戶﹑兒童和孤苦老人,或是衛生﹑水源問題等。但,回到根本,或許助人可以只是舉手之勞。」

黃順明說起了鄰裡間互相照應那種最簡單的人性之美,「就像孩子要上學,家長沒空載送,隔壁安娣就順便把孩子兜過去;在茶室里聽到某個安娣最近好像病了,就順道過去看看她情況如何。」乍聽之下,似乎太過理想主義,但仔細想想,我們難道不都是曾經在這樣的環境里長大的孩子嗎?

「我不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我是來幫你完成夢想。」這才是黃順明的初衷。EPICHomes是以號召志工,集結小力量為主要目標的組織,其中一項任務是希望由公眾提供有需要家庭的資料,並親自走一趟進行家訪,「任何人都可以勝任這份工作,前提是他必須知道自己的責任並不是跑到別人家裡,告訴對方:『你的家很有問題』。」相信所有人都有夢想,他說:「做家訪的志工是能將心比心與人深聊的人:『你有什麼夢想』、『那是什麼讓你裹足不前』、『我能夠為你做什麼』?」

大學畢業後,機緣巧合下參與了一項屋子翻新和建造廁所的項目,因人力不足,黃順明在網上發起號召,沒想到來了很多志願者,讓工作快速地順利完成。他說:「當下我深深體會到許多人想為社會做點什麼,但是他們不知道憑一己之力,能起多大作用。」於是,他成立了EPIC,以此串聯力量。
大學畢業後,機緣巧合下參與了一項屋子翻新和建造廁所的項目,因人力不足,黃順明在網上發起號召,沒想到來了很多志願者,讓工作快速地順利完成。他說:「當下我深深體會到許多人想為社會做點什麼,但是他們不知道憑一己之力,能起多大作用。」於是,他成立了EPIC,以此串聯力量。

志工不難找,只待有心人

若要以實際數目來定義這5年來的成績,黃順明想了想,說:「公司在壯大中。從一開始的4人行,到現在已經有了好幾十個固定員工。」規模變大相對來說是件好事,擁有更多的資源來完成更多的事,但有件事始終是黃順明心裡的愁。

他不諱言:「我們無法控制人心,那比蓋房子更難。當然,全心付出的人不少,但也有太多人是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參與其中。有人是在公司的企業內訓下前來參與﹑有人想要尋找人生的意義、有人純粹是想在『做件好事』的清單里打個勾。重點是,他們並沒有在過程中收穫快樂。他們會暗自指責受惠者貪心或是不值得被幫助。尤其是有者甚至預設了受惠人的反應,若是不見對方感激得痛哭流涕的畫面,會覺得失望。」

不問回報地付出﹑全心全意地給予,比想像中來的難。贊助商不難找,人手也從來不缺乏,但一如黃順明所言,人的心只有自己能掌控。「我在過程中不斷質疑自己,也好幾次想放棄,懊惱志工是不是真的理解我們正在做的事,也懷疑我們的做法是不是真正讓有需要的人受惠。」然而,最終還是得回到自己的心由自己掌控的道理,他並不想因為拯救不了全世界就放棄救助一個人,志工團里有大公司的首席執行員,有醫生、講師、會計師、影視製作人等專業人士,參與蓋房子這種粗重的工作,女性志願者又比男性多,佔了60%,黃順明深知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既然世事無法盡如人意,那便但求無愧於心。

EPIC Homes的團隊在5年間從4個人的夢想成長為有十餘名正式職員的社會企業。
EPIC Homes的團隊在5年間從4個人的夢想成長為有十餘名正式職員的社會企業。

成長中一路受惠,堅定無償助人信念

泰萊大學(Taylor’s University)大眾傳播及媒體管理學畢業,黃順明雖是一向對人類和社會相關的領域感興趣,但從來沒想過會是給人蓋房子。「我很熱衷戶外活動,健行﹑攀巖﹑水肺潛水…所以原本以為會從事健身教練相關的工作。」

事實上,他也確實不是安分的孩子,不是學校里頂尖的學生,還不時會闖一些禍。「我們家三兄弟,家庭不富裕,父親又早逝,但總有許多人無條件地關心我們,在重要的時刻向我們伸出手,讓我們可以不必考慮太多,一把就握住。身邊許多叔叔﹑老師都很溫暖,他們教導我們如何成為一個能守護家庭的男人。」

但要說對自己影響最深的人,要屬母親,原是家庭主婦的她喪夫後扛起家計,一開始是經營家庭生意,後來成為培訓導師,雖然為大機構進行培訓能賺到錢,但很多時候基於熱衷助人成長,她樂於無償工作,「這一點受她影響很深,我們都樂意為自己的信念加倍努力。」

「小時候我們用樂高組裝房子,長大了我們買宜家的傢具自行組裝,有時候會想,若現實中蓋房子也能那麼容易就好了。」黃順明的異想天開最終成了事實,把志工分成不同的組別,負責房子各個部分的工程,完成後再組裝起來,善用人力,也節省時間。
「小時候我們用樂高組裝房子,長大了我們買宜家的傢具自行組裝,有時候會想,若現實中蓋房子也能那麼容易就好了。」黃順明的異想天開最終成了事實,把志工分成不同的組別,負責房子各個部分的工程,完成後再組裝起來,善用人力,也節省時間。

失敗添一筆吃飯慶祝

在他眼中,母親是個了不起的女人,他打趣說:「她不會讓我們三兄弟好過。」但在花錢不思考錢從哪裡來的年紀,母親倒是發揮女人的韌性,把他們都養得人高馬大。還記得首次申請入大學失敗,感覺人生一塌糊塗時,母親帶他享用了美好的午餐作為慶祝,他好奇,母親回答:「慶祝你增加了一次失敗的體驗。」不去著重失敗,反倒放大「增加」。

成長過程中,收受了許多無條件的愛,29歲的黃順明在還是小男孩的年紀就已經體會過無數不求回報的溫暖。他笑:「我相信我之所以是現在的我,和我的背景有很大的關聯。」

對於建築,他本是一竅不通,利用沒有相關知識和經驗的志工在3天內建好一棟房子,一開始時是說出來便被該領域專業人士嘲笑的蠢話。「幾乎所有的承包商都說不可能,但後來有一個說『或許可以』,我們便放手去試。」

「只要有一個人說可以」﹑「只要有一個人願意」,事情往往就成了真。黃順明說:「把不可能變可能,一般人如你我也能蓋出堅固的房子,只要那麼想,就覺得自己能做到事還多得很。」賦權予弱勢的同時,也賦予自己變強大的條件,EPICHomes希望達至的自然不只是漫山遍野地蓋房子。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