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19日讯)提起在瑞典约会,人们往往会想到在一栋简约迷人的北欧公寓里与爱人共进烛光晚餐,或者跟热爱自然的人一起到雪地远足。但这个国家,却让许多外籍人士感到孤独。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瑞典是欧洲单身比例最高的国家,期望能在该国发展感情的国家专业人士都面临著巨大的挑战。据瑞典统计局数据显示,该国共有超过50万处在工作年龄的外籍人士。

约有半数瑞典家庭是由无儿无女的单身成年人组成的,而根据欧洲统计局发佈的数据,欧洲的平均比例不到1/3。

对於初来乍到的单身外籍人士而言,这或许並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在这组数据背后,却是一种鼓励单身生活的文化现象。瑞典的城市隨处可见紧凑的房屋,这都是为独立生活精心设计的。即便是在住房最短缺的首都斯德哥尔摩,单身生活的成本仍然远低於英国伦敦或美国三藩市等其他国际人才聚集的地区。

现年34岁,在一家商业研究创业公司任职的巴西女子拉奎尔·阿尔托(Raquel Alto)表示,3年前到斯德哥尔摩至今,仍然单身,这让想在当地安顿下来的她感到非常困惑。

她补充道:「第一次约会没问题,但要在这里建立长期关係却困难得多。」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瑞典单身生活

得益於高標准的生活环境、灵活的工作文化和富饶的自然资源,瑞典成为最吸引职场人士的外派国家之一。英语是瑞典人的第二语言,因此他们的英语普遍很流利,这也可以为初来乍到的人提供便利。

但瑞典统计局2015年发佈的数据显示,只有四分之一外派到瑞典的年轻人在5年內找到了伴侣。该研究认为,来自其他北欧和欧洲国家的经济移民与瑞典人结合的可能性,比那些因为逃难或家庭原因来到这里的外国人还低。

「令人意外的是,虽然瑞典已经加入欧盟20年了,但我们的状態却几乎没有变化。」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人口分析师安德里亚斯·拉尼克(Andreas Raneke)说。
「你可能认为,由於迁徙自由和移民增多,与外国人组建家庭对瑞典人来说很常见。」他补充道。

31岁的布里顿·迈克尔·奥拉耶(Briton Michael Olaye)从事的是营销工作,他已经单身两年了。他认为,瑞典人的独立观念超过其他很多国家。

「瑞典人不喜欢说他们在『约会』。一旦与这个词关联起来,就会產生巨大的压力。」他说,「我见过很多愿意交往的美女,但往往都很短暂……我现在希望建立一段有意义的关係。」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独立和孤独?

美国心理治疗师大卫·舒尔茨(David Schultz)在瑞典居住了13年,他也认为外籍人士之所以在约会时碰到困难,可能与更广泛的文化差异有关,而不仅仅源自瑞典人的独立心態。

「整体而言,我的很多客户都难以在这里开展社交。瑞典人通常不会在地铁、巴士或超市等公共场所跟陌生人说话。」他解释道,「所以对外国人来说,可能会感觉这里像是一个孤独的社会。」

舒尔茨表示,儘管並非所有单身人士都是主动选择了这种状態,但得益於「更加自由的社会」,瑞典人在婚姻关係方面的確不像其他国家那么传统。

「你可以跟某人相处,但不必住在一起,婚姻並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你们可以生孩子,但不必非要结婚。从某种程度上看,这是一种与很多国家截然不同的文化。」他说。

这个北欧国家很看重两性平等,因此与多数地方相比,女性在財务上对男性的依赖大大降低。根据欧洲统计局的数据,瑞典女性第一次结婚时的平均年龄为33岁,男性为35.7岁。(相比而言,美国女性第一次结婚时的平均年龄为27岁,男性为29岁。)育儿费用可以获得高额补贴,因此母亲不太需要依靠伴侣来赚取收入。瑞典的离婚率在欧洲也位居首位。

「由於来自更加崇尚大男子主义的文化,所以这对我来说变化很大。」阿尔托说,「我可以接受AA制,但还是会感到困惑。我是否应该在这方面更主动一些?是否应该主动出击?还是等待男士先表白?」

然而,瑞典这种崇尚男女平等的文化还是令很多外籍人士从中获得了利益,包括离过婚的36岁美国人拉切尔·麦切特(Rachel Matchett),她当初是跟著保加利亚前夫来到斯德哥尔摩的。

「我们在这里分手时,我的儿子才3岁,但我完全可以在瑞典独自生活。而在美国或日本等我们之前居住过的国家里,却很难做到这一点。」麦切特说,她现在有了新的男友。她还补充道,「等同於免费」的托儿所为她的独立生活带来了很大帮助。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时间和忠诚

39岁的瑞典人德吉纳·维尔克(DjinaWilk)是瑞典语言和文化交流公司Bee Swedish的联合创始人,她建议不习惯使用网站或约会软件的外籍人士花些时间通过夜校或体育活动逐渐瞭解本地人。

「与其他文化相比,瑞典人起初看起来很冷,不太有感情。」维尔克说,她曾经在德国、爱尔兰、美国和英国居住过。

「如果你在参加一次活动,那么谈话的压力就会降低。这会成为你们之间的共同点,而无论你的语言或背景如何,你们都可以相处。」她补充道。

儘管约会並不容易,但瑞典还是对国际人才形成了很大吸引力,所以多数单身外籍人士才会选择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根据瑞典统计局的测算,1998至2007年来到瑞典的单身外籍人士中,有三分之二在5年后依然留在该国。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成功故事

当然,有些外籍人士还是在瑞典找到了真爱。

32岁的澳大利亚健康经济学家兼健身创业者丹·派奇(Dan Paech)一年前与他的瑞典女友在一起。他表示,二人都是「酒后壮胆」才彼此相识的,他的女友当时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场户外音乐会上与他结识。

「但在见到女友前,我感觉约会很困难。我感觉人们之间总是保持距离。」他说,「由於不是瑞典人,你显然处在劣势。」

派奇认为,对方还会担心身在瑞典(或者其他地方)的外籍人士可能想家,希望回国。「我现在已经有了恋爱对象,但这仍然是一个问题,我们经常谈起此事。」他说。

而阿尔托仍然无法確定去向。「如果我在这里工作很愉快,生活很幸福,那么即使单身,我可能也会留在瑞典。」她说。

20至30岁期间大部分时间住在瑞典的奥拉耶也並未下定决心。

「我不確定我是否愿意像很多瑞典人一样生活。」他说,「我比较喜欢热闹。我希望能在这里安家,我只是还没在这里遇到一个愿意跟我共度余生的人。」

图取自互联网
图取自互联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