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秀仪
电脑荧幕闪烁,在黑暗的室內亮得刺眼。女孩坐在桌前,看著面子书那则旧文。对於不断求新的资讯网站来说,文章犹如发霉的麵包,嚼著浓重的霉气。文框下方的留言,以时间前进的速度在增加。点开留言,豆大的字体像蛆虫,蠕动。

「好好的一个女孩子,长得又不丑,也不怕没人要,怎么还要抢人男朋友呢?

「哎啊,你不懂嘛,以她那身材那脸蛋,交个男朋友不难,要把人家的抢过来才比较有成就感啊。

「这女的,也真的够贱,抢人男朋友就算了,还抢的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如果我身边有这样的朋友啊,想到就恶心。

「嗯……我是认为那男的才是问题,如果他对自己女朋友忠诚的话,就不会劈腿女朋友姐妹了。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各位,留点口德,他们三个人的事,还轮不到我们这些外人来说吧。」

「我也曾经试过让好友抢走我男朋友,这种八婆,最好去死。」

「所以说,姐妹们,交朋友要慎重啊,不要交到这样的狐狸精当姐妹,小心哪天倒霉的是自己。」

「这人的爸妈是怎样教的,竟然教出一个抢人男朋友的贱货。」

「不对啊,我是他们的同学,据我所知,A君明明先跟那男的在一起的啊,怎么这B君在那乱讲自己被抢走男朋友,明明自己才是第三者。」

「所以说,男朋友最好不要介绍给朋友认识啊,自己佔著就好,嘻嘻。」

「这女的,道德课肯定不及格啊。」

「哎呀,那男的长得这么丑,这女的眼睛长歪了吗,这种人也要?」

荧幕里蛆虫持续蠕动,女孩嘴巴微张,空洞的喉咙深处发不出一句辩驳,那是某种力不从心的无奈与绝望。

「小燕,出来吃饭了,你已经躲在里面很久了。小燕……小燕……」

门外传来?门声,很熟悉,对啊,是母亲的声音。

「小燕,你不应的话我就进来了。怎么这么暗,也不开灯……」

房间,灯亮了,然却亮了一地的鲜红,同时也亮了母亲满脸的惊恐。

「啊啊啊啊……」

「现在为你播报下一则新闻,十五岁少女怀疑受不住网络舆论的压力,于昨晚八点在住家房內割脉自杀身亡。据了解,这名少女于上个星期,被指抢走了好姐妹的男朋友,在网络上被广传,也惹来了许多网友舆论。不过根据记者採访,这名少女与男方早在半年前就已经交往,而所谓被抢走了男朋友的女生,是因为嫉妒而……」

荧幕里,蛆虫持续蠕动……

「这么年轻就自杀,真可惜……」

「这种网上舆论不理他就好了,干嘛傻到自杀啊?好好一条生命,就这样没了啊。」

「如果没有做过那种小三的亏心事,干嘛要自杀啊?」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