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秀儀
電腦熒幕閃爍,在黑暗的室內亮得刺眼。女孩坐在桌前,看著面子書那則舊文。對於不斷求新的資訊網站來說,文章猶如發霉的麵包,嚼著濃重的霉氣。文框下方的留言,以時間前進的速度在增加。點開留言,豆大的字體像蛆蟲,蠕動。

「好好的一個女孩子,長得又不醜,也不怕沒人要,怎麼還要搶人男朋友呢?

「哎啊,你不懂嘛,以她那身材那臉蛋,交個男朋友不難,要把人家的搶過來才比較有成就感啊。

「這女的,也真的夠賤,搶人男朋友就算了,還搶的是自己好朋友的男朋友。如果我身邊有這樣的朋友啊,想到就噁心。

「嗯……我是認為那男的才是問題,如果他對自己女朋友忠誠的話,就不會劈腿女朋友姐妹了。這種男人,不要也罷。」

「各位,留點口德,他們三個人的事,還輪不到我們這些外人來說吧。」

「我也曾經試過讓好友搶走我男朋友,這種八婆,最好去死。」

「所以說,姐妹們,交朋友要慎重啊,不要交到這樣的狐狸精當姐妹,小心哪天倒霉的是自己。」

「這人的爸媽是怎樣教的,竟然教出一個搶人男朋友的賤貨。」

「不對啊,我是他們的同學,據我所知,A君明明先跟那男的在一起的啊,怎麼這B君在那亂講自己被搶走男朋友,明明自己才是第三者。」

「所以說,男朋友最好不要介紹給朋友認識啊,自己佔著就好,嘻嘻。」

「這女的,道德課肯定不及格啊。」

「哎呀,那男的長得這麼丑,這女的眼睛長歪了嗎,這種人也要?」

熒幕里蛆蟲持續蠕動,女孩嘴巴微張,空洞的喉嚨深處發不出一句辯駁,那是某種力不從心的無奈與絕望。

「小燕,出來吃飯了,你已經躲在裡面很久了。小燕……小燕……」

門外傳來?門聲,很熟悉,對啊,是母親的聲音。

「小燕,你不應的話我就進來了。怎麼這麼暗,也不開燈……」

房間,燈亮了,然卻亮了一地的鮮紅,同時也亮了母親滿臉的驚恐。

「啊啊啊啊……」

「現在為你播報下一則新聞,十五歲少女懷疑受不住網絡輿論的壓力,於昨晚八點在住家房內割脈自殺身亡。據了解,這名少女於上個星期,被指搶走了好姐妹的男朋友,在網絡上被廣傳,也惹來了許多網友輿論。不過根據記者採訪,這名少女與男方早在半年前就已經交往,而所謂被搶走了男朋友的女生,是因為嫉妒而……」

熒幕里,蛆蟲持續蠕動……

「這麼年輕就自殺,真可惜……」

「這種網上輿論不理他就好了,幹嘛傻到自殺啊?好好一條生命,就這樣沒了啊。」

「如果沒有做過那種小三的虧心事,幹嘛要自殺啊?」

「………………」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