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22日讯)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对于议长昨日驳回哥打圣淘沙州议员张健仁要求首长针对一笔2亿5000万令吉的小型乡村发展工程拨款的去向之动议,同时指示黄顺舸部长动议驱赶后者的打压做法深表失望。

广告

她质问,难道身为民选议员的张健仁在砂议会追问并要求首长以清楚账目交代这笔庞大的拨款用在哪里也是一项罪过?如果砂国阵政府没有东西隐瞒,为何不能够大胆摊开账目,向人民做出交代?

她形容,砂议长通过利用议会常规禁足张健仁,明显就是在打压火箭议员,这种做法是在掩饰国阵的失误,不希望人民看到真相。

仗着人多欺压火箭

杨薇讳遗憾的表示,议会从过去至今依然没有民主化,经常使用议会常规,并借着国阵议员人数居多,仗势欺人的方式来对付火箭议员。

她说,张健仁只是提呈动议要求砂议会在2015年通过的9亿590万令吉小型乡村发展工程给予一个详细交代,因为他在今年所获得议会书面回答的答案指2015年小型乡村发展工程的总拨款额只是6亿5590万令吉,因此,与议会在去年通过的9亿590万令吉少了2亿5000万令吉。

“试问,如果不是敢怒敢言的火箭议员特别是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砂议会提出这项提问,人民今天也不会知道砂议会通过的小型乡村发展拨款账目有所出入。”

广告

她称,人联党议员们在过去几十年只是充当国阵的应声虫,无论在议会内外,该党的议员从来都不会、不懂、不知也不敢对这些国阵的行政偏差、不明账目做出任何质问。

14年来首见赤字

如果不是民主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在去年2015年的砂财政预算案的演词中,道出砂国阵政府的预算案是以不对的方式来做出计算,更把此计算法形容为“魔术师会计法”,把原本赤字预算说成盈余预算案,我们今天就不会看到砂政府以正确方式去计算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也就是14年来首次出现赤字。

在去年,张健仁为了纠正国阵错误的财政计算方式,也因此附上代价,被砂议会禁足。但是,为了砂拉越人民的权益,张健仁的付出是值得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