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家中两老是诗巫人,江语欣全家每年回诗巫过年,她认为,当时候可以和久违不见的亲戚们见面,大家可以有进一步的交流甚好。
由于家中两老是诗巫人,江语欣全家每年回诗巫过年,她认为,当时候可以和久违不见的亲戚们见面,大家可以有进一步的交流甚好。

由于家中两老是诗巫人,江语欣全家每一年都回诗巫过年,她认为,当时候可以和久违不见的亲戚们见面,大家可以有进一步的交流甚好;如果是呆在家里过年,则要忙于收拾家里、安排年货等,难以享受新年团聚的气氛!

她称,在新年期间,全家风尘仆仆回乡过年,与亲戚们有良好的联谊及交流,也可以了解对方最近的近况,交换联络方式,方便以后联系,拉近感情。

“至于在家中过年,就要在新年之前进行大扫除,大费周章地收拾家里,安排年货。甚至还有吃不完的年货,在年过后还有囤货的话,全部要塞进自己的肚子里,有一定的烦恼。”

她打趣道,整个过年就在吃年货,那是在“增肥”,而年过后因为年货没吃完,只能自己吃,还是在增肥,令她懊恼!

同时,曾经与家人出国“避年”的江语欣表示,在国外过新年,可以了解及感受当地不一样的新年气氛,而一家人一年一次的旅行,也是增进感情与交流的时机。

不过,她不违言,出国“避年”常常遇到餐馆或饮食坊没开业,很难找吃的情况,尤其华人档口的老板也在新年时候放假,许多想光顾的店面也没开。

整个过年就在吃年货,那是在“增肥”,而年过后因为年货没吃完,只能自己吃,还是在增肥,令江语欣懊恼!
整个过年就在吃年货,那是在“增肥”,而年过后因为年货没吃完,只能自己吃,还是在增肥,令江语欣懊恼!

她强调,无论如何,一年一次的农历新年,最重要就是,在外的子女要回乡陪伴两老过年。

“如果在外的子女,一年一次的新年都没回乡过年的话,家里的二老会很伤心及失望的。”

在外地工作的李海伦,曾经有一次因为工作问题而无法返家过年,除了饱受游子思乡之情,心情也黯然。

在外地工作的李海伦,曾经因为工作问题而无法返家过年,除了饱受游子思乡之情,心情也黯然。
在外地工作的李海伦,曾经因为工作问题而无法返家过年,除了饱受游子思乡之情,心情也黯然。

她表示,当时在外地工作,唯一的想法,就是想带着一堆礼品回家,与家人分享喜悦,共度新年。

“但却事与愿违,那时候我只能自己煮东西吃,因为外面很难找到有营业的饮食中心。”

作为家中长女,还有一个妹妹及两个弟弟的李海伦,认为一个人在外埠过年感觉非常不好,非常孤独及无聊,只有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才会开心。

“在自己家过年,就是感觉很舒服及自在,有团圆的感觉。”

她强调,回家过年是一定要做的事情。如果有机会,也想和家人一起去“避年”,尝试一下在外地过年,感受不一样的新年氛围。

郑敦福认为,现代人出国“避年”已成为一种潮流,而且,许多地方也会趁着佳节开业赚取更多利润;其实,只要别太介意,以及随意一点,不一定要吃大餐就算是团圆饭。

郑敦福认为,现代人出国“避年”已成为一种潮流。
郑敦福认为,现代人出国“避年”已成为一种潮流。

他直言,现在的过年,不比以前,很多人选择出国过年,何况不是每家饮食店都没有营业,一些地方还是有营业的。

“尤其在外国,还是可以找到很多餐馆及饮食中心。”

“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随意一点,去24小时的快餐店吃一顿,就算是团圆饭了。”

“对于华人来说,吃团圆饭很重要,但只要是一家中的每个人都可以聚在一起,吃一顿饭,共聚天伦,就已经是很幸福的时光,而不是在意吃的是很好、很贵的一顿,还是普通,或便宜的。”

他表示,在新年期间,出门旅行的好处,就是在外面感觉很轻松,不用顾虑家里,要忙着收拾、打点,买年货等等。

至于在家里过年,郑敦福说,新年是小孩子最兴奋的时候,因为可以拿封红包,讨个吉利;而一些年纪较长的孩子就会“组团”去朋友家拜年,这是一个团聚的时候。

“尤其那些各奔东西的朋友,一年难得回乡一次,普通时候大家忙着工作,在新年时候就可以放下一切,也最有时间大家一起欢聚、交流,增进感情。”

“也只有在过华人新年的时候,大家可以在同一时间放假。”

惟,他称,每每在家里过年,就没有机会走出世界,了解其他地方庆祝华人新年的不一样气氛了;偶尔,要给自己走出原有世界的框框,放眼世界,才能学习及收获更多。

他强调,对于老人家来说,肯定是盼望孩子们能回家与之一起过年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