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受西式饮食风吃影响甚深,连过年都喜好吃起士蛋糕。关瑞兰正在用机器来打磨起士。

报导: 陈玉珍、萧安娜

过年要吃糕点,这是华人的传统习俗之一。主要是华人讲究意头,而吃糕点,因为“糕”谐音“高”,有着步步高升的寓意,所以华人在农历年期间,总是要吃上一些糕点或年糕来应个景,取个好意头。其中吃年糕,还有些传说故事,较为有名的说法是为了纪念伍子胥。

每年过年都在家中亲手制作蛋糕的关瑞兰。
每年过年都在家中亲手制作蛋糕的关瑞兰。

传说吴国吴王之子夫差听信谗言,要杀伍子胥。子胥临死前对部下说:我死后若国家有难,民众没粮吃,就到城门墙下挖地三尺,可找到吃的东西。后来越国进攻吴国,城中军民断粮,伍子胥的部下就带领军民在象门城下挖地,果然挖出许多可以充饥的“城砖”,原来“城砖”是糯米粉压成的,这是伍子胥生前设下的“积粮防急”之计。吴国军民就靠这些城砖渡过了难关。此后每逢过年,吴国百姓都要压制类似“城砖”的年糕,纪念伍子胥。

不管传说是真或假,过年要吃年糕的习俗就这么世代流传。不过,吃年糕在现代已成为古早的传统。卫理妇女会家政训练所的烹调老师关瑞兰表示,在她的年代,吃年糕是件很神圣的事。

在除夕前,大人们会在厨房忙进忙出,当时家里的大人会将打磨好的糯米粉,放进大鼎里,再用锅盖紧紧盖好。灶底,是满满的柴火,烧得火热火热的,就这样蒸上一个晚上,隔天原来是白雪雪的糯米粉就会变成红彤彤,甜甜的年糕。

“只要一开始蒸年糕,小孩子的嘴巴就要闭紧紧,不可以多话也不可以问蒸好了吗?大人的说法是小孩子乱讲话,到时年糕就不会发,年糕就会蒸失败。还有家中女人若有生理期的,在蒸年糕时,也不可以进厨房,不然年糕也会蒸失败。再者,小孩子们也对白白糯米粉在蒸了一夜后,会变成红彤彤的年糕大为好奇。所以对小孩子来说,蒸年糕是件很神秘,很神圣的事。”

亲手制作糕点,让家人吃起糕点更有滋味。
亲手制作糕点,让家人吃起糕点更有滋味。

当时蒸出来的年糕是黏黏的,又很甜,还得用线来切年糕,用刀子还切不开。而关瑞兰在小时候,不怎么爱吃年糕,长大了,自己会做糕点了,就改良了年糕的吃法。“我最爱的年糕吃法,是年糕蒸好后,给它隔夜。隔天把年糕切成片,加点面粉加点蛋,和水后,再下锅稍微炸过。接着再搭配一杯热饮,真是好吃得不得了。”

蒸年糕、吃年糕的记忆,就这样从关瑞兰5岁起,封存到现在。而不知从何时开始,过年吃年糕也演变成今日的吃糕点,如吃蛋糕、吃饼干。

关瑞兰表示,可能是受到西式饮食的影响,现代人过年吃的糕点,已不再是年糕,而是起士蛋糕。“多半一些西式的烘焙糕点。现在有很多年轻人,从国外学了一些烘培技术回来,所制作的糕点,也比较西式口味。对我来说,还是中式口味的蛋糕比较合我的意。比如,牛油蛋糕。”

她说,小时候物质较为匮乏,没有像现在有这么多的蛋糕种类,那时候的人们大部份只会制作牛油蛋糕。“用一桶的牛油,一罐的糖、面粉还有鸡蛋,就能做出百吃不腻,又香又美味的牛油蛋糕。”当时虽然物质缺乏,但人们不会偷工减料,作蛋糕的工序,每一道都严密遵守。“以前打蛋,都是手打,打出来的蛋汁和现在用机器打出来的口感完全不同。”

现在蛋糕的种类有很多,但是吃起来,反而没有过去的滋味。或许就因为种类太多,或平常也太容易吃到了,没有那种等了一年才吃到的满足感。

除了传统的牛油蛋糕、西式起士蛋糕,还有七彩的马来蛋糕也总会在过年期间,于各个华人家中看到身影。不过关瑞兰也说,她是口味较为传统的华人,对于友族的七彩蛋糕,虽然大部份的人都很喜欢,但她是较为敬而远之。

不管是吃年糕、蛋糕或者是饼类,也不论过年为什么要吃糕,一项习俗能流传千年,总有它可贵之处。在老一辈渐渐老去的当儿,这些老习俗,老传统,总希望还有一些管道能保存起来。

所以,今年过年,暂且把平常都常吃的西式糕点给收起来,央求家中老人动手做点传统年糕或糕点,让年轻一辈感受老式过年的味儿,让老一辈回味过往过年的情感,这个年,过起来,才真的是高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