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栏里的羊群、卡通世界里的喜羊羊,谁比较可爱?

报导 : 许依依

当兴趣和现实碰撞上,养羊就不再是轻松写意的事,而是一种责任。

郑家牧场一隅。山坡上的木屋是羊栏。
郑家牧场一隅。山坡上的木屋是羊栏。

2003年,郑作龙恋上养羊,把它视为一项业余减压的兴趣,毅然的,在乌也路28哩开拓了属于自己的羊牧场。殊不知,牧场的羊数从原来的数百头,繁殖生产增加到近1000头,加上泊来羊肉市场价低廉的竞争,郑作龙因此感受到养羊不再是轻松事,要为整群羊的食、住、照料等开销打算。这是一笔数额不小的花费,而且逐月递增。此时,养羊顿时变成了负担。

羊奶是郑家牧场推出入市场的首个羊奶产品。
羊奶是郑家牧场推出入市场的首个羊奶产品。

郑作龙年幼时,生长在乡区,过着原生家庭生活,陪同叔叔们养鸡、鸭、猪等家禽。郑作龙的公公生前是一名木匠,平日生活里也养家禽做家人肉类食物。耳濡目染,郑作龙自然掌握了蓄养技能与经验,这也促成了他胆大涉足养羊领域。

靠记忆摸索

“一开始,靠着记忆里的经验摸索方向,也从农业部提供的课程、翻阅外国如中国、澳洲出版的蓄养书籍,获得资料、讯息。”

小孩喂羊吃草。郑家牧场生态之旅给孩子们带来与自然生态互动的机会。
小孩喂羊吃草。郑家牧场生态之旅给孩子们带来与自然生态互动的机会。

触及养羊业版块的初期,郑作龙兴致勃勃,每天傍晚,洋灰厂放工之后,就驱车赶住乌也路28哩,一片本来是果园的空地。乌也路离诗巫市区远,由于当时经济活动未全面开发,因此这区域未有水、电供基本设备。恶劣的环境与条件似乎没有右左逐梦的脚步,郑作龙带上一批劳工往返乌也路28哩,为建筑理想的农场打拼。他们开芭地、建羊栏、起宿舍。

农场工友挤羊奶。郑家农场自产自销新鲜羊奶。
农场工友挤羊奶。郑家农场自产自销新鲜羊奶。

郑作龙回忆起开牧场的日子,笑着说:这几乎够疯狂,只要听到有羊咩声,就赶到那里去找羊。郑作龙走遍拉让江沿江城镇如泗里奎、成邦江,忙于找卖家买羊。

牧场模式初形成时,郑作龙多蓄养本地山羊。始至2006年,郑作龙从农业部获津贴购买澳洲入口羊只,牧场的养殖模式逐有了转变。郑氏当年获津贴购进50头澳洲入口羊。

他说,相对泊来的羊,本地山羊的体积小,即便养它们3至5年,羊至多长到25公斤的体型。澳洲羊的体型则肥硕,养羊人要掌握好外国羊的成长习性,才能帮助它们发育长肉,反之则成效不显著,成长体型不能达标。

喂羊学问一篓篓

喂食作业也给了郑作龙上了一堂课。

羊栏里的羊获细心照顾,茁壮成长。
羊栏里的羊获细心照顾,茁壮成长。

他说,他选择用米糠,硕莪参杂牧草作羊的饲料。为了确保牧草供应量稳定,省去外购牧草的工作量,牧场一隅被开拓成牧草种植区,牧草样本是郑作龙亲自到格拉蒙岸农业部取来的。

“为了确保牧草品种,我亲自驾车到那里取样本。”

他接着说,山羊和波尔山羊的食量其实并不一样,相对来说,山羊食量不大,普通的草就可以满足它的需要;养波尔山羊的情况回然不同,它需要相对的食物来摄取足够的营养维持它硕大的体积发育成长。

由于经验不足,郑作龙采用相乎养本地山羊的喂食作业喂养波尔山羊。

“我以为同样给它吃草就可以足够了,而且养了一段时间,感觉得成效不错。”殊不知,波尔山羊首轮受孕生产时,郑作龙验收了一场悲痛教训。当初从农业部领养的50母羊,产生了70多只的小羊,当中约计50多只小羊无法活存。

孕育小羊  痛苦经历

郑作龙形容这是一场无比痛苦的体验。虽然事隔多年,郑作龙谈起此事,语气低沉,似乎透露他不愿回想的一幕。

农场的游客与羊群零距离接触。
农场的游客与羊群零距离接触。

“有的是生出不及几小时,有的是早产,我起初以为是病,后来经研究之后,发现原因起于营养不够。”郑作龙以为用本地山羊饲养作业适用于饲养波尔山羊。事实则不然。“因为波尔山羊太大,单单喂予草不足够支持它庞大体积所需要的营养。”

波尔山羊每胎产两只,有时可产三只幼羊。母羊倘若欠缺营养则无法顺利产奶,而更为关键的,幼羊出世后无足够母乳提供发育营养,则它们活存的机率会相对减低。

查到问题瘀结,郑作龙逐采取对策要扭回局势。他遍读相关资讯、书籍,也找朋友帮助计算适合波尔山羊成长的营养公式。同时,郑作龙将饲料寄予相关研究部门做养份测量与分析。

“我们要知道饲料所含的营养成份,再做增减补添。以牧草来说,虽然是主要饲料,然而要取得达标的营养供应,还需要配合其他饲料;同样的,如果牧草补给量不够,羊中风的机率会增加。”

一场痛苦的教训,给了郑作龙丰富的经验,他学会探悉山羊成长奥妙,掌握山羊发育过程里每个阶段,也包括照料生病的羊。

天气不适会感冒

郑作龙说,羊的健康与气候有关连,通常山羊不适应天气变化会感冒。感冒不算是重症,郑作龙说,要定时给山羊清肠,以降低它受球虫病侵害。

“相对产自于气候寒冷的纽西兰、澳洲的原一代,接下来在本地出生的第二代,第三代的波尔山羊会比更适应本地环境,有更适合本地的生活习性。”他说,畜养原一代的波尔山羊,除了注意它们的饲料,也要考量到它们的羊栏设计。通常,波尔山羊在本地的第一年会有不适应环境的反映,会造成成长缓慢或则停顿成长。

牧场营运初期,郑作龙着眼于肉羊市场,交付全部精力于山羊养殖业。营运山羊养殖业的第4年,他始发现,州内消费市场对本地羊肉供应量的吸纳能力,并不如他预算那般强大。

“农业部鼓励我们养羊,告诉我们,每年有庞大数量的海外羊肉进口,供应州内消费市场。”

郑作龙与有意涉足肉羊养殖业的投资人士一样,深深被农业部提供的庞大羊肉进口量所吸引,他抱着满怀理想走进肉羊养殖业。然而,真正踏入市场,了解情况之后,他才发现一个现实问题,即本地养殖业成本比澳洲等其他国家的高出很多。外国的天然气候以及自然环境提供了养殖业者优渥条件,采用放养方式,能大数量畜养羊、牛等家畜。相对大马的气候与环境,国内的业者须以相对国外更多的劳力和设备来经营养殖业。

“如此分析,大马养殖成本肯定比国外的高,连带之下,其农产品的市场价也比较高。”郑作龙补充,以澳洲冷涷入口羊肉为例子,它的市场价约10来令吉,而本地羊肉产品成本将近30令吉。因此,本地羊肉失去竞争条件,无法在消费市场上与进口羊肉一较高低。“这也是为何本地羊肉业,迄今未见成长。”

数年钜大亏损

因为市场空间有限,郑作龙的肉羊养殖业走过3,4年,一直都令他蒙受钜大亏损。羊数从200头起,倍数增加,一跃到1000头,经营不当的压力就愈加沉重。

“我们原以为山羊养到一定数量,才冲市场。”岂料,数额够多,市场吸纳力却不理想。“你期待不到所要求的价位,比如成本价是30令吉,而整个市场定价在20令吉,甚至18令吉,这根本是蚀本交易。”

市场现实迫使郑作龙做抉择:是脱手转让牧场,或者另觅对策改善农场的经济能力,使其能自立更生。最终,郑作龙选择重新整顿牧场营运模式。

“我们采取逐步减少山羊的数目,把资金转移投资于养奶羊的作业。”改弦易辙后,郑作龙的农场的业务成功转向到奶羊养殖,生产一系列羊奶产品。

目前,郑作龙夫妇合力经营的『郑家牧场』,奶羊数量超过肉羊。郑作龙说,他无意再争肉羊市场的生意,养肉羊主要为应付穆斯林的献祭节的市场。献祭节的肉羊价格比较理想。

他接着说,奶羊每天都能产奶,且品种好的奶羊每天能生产2公升到4.5公升羊奶;相对的,肉羊要养20至34个月才能长成足够屠宰的体积,而且肉羊虽然产奶,惟每只产量通常介于600至700公升。

要奶羊可以持续产奶,就要捉好配种时机,郑作龙说,奶羊产后算起第4,5个月为最佳配种期,让母羊受孕生产再授乳哺育幼羊,就可以确保羊奶源源不断。

目前,郑家牧场里有奶羊500至600只。郑作龙说,他尽可能把羊只数目掌控在这数距里,如此经营和管理农场开销则会相对轻松。

研发羊奶副产品

郑氏的妻子罗如意当初本不赞同丈夫涉足养羊业。当牧场经营不当,随之源源接踵而来的经济负担,罗氏埋怨情绪更为高涨。牧场的经济负担令彼此间起矛盾,原本融和家庭关系降温了。问题没有因双方起争执后而有所转好,罗氏于是转换她思维与态度,放下不满情绪,毅然与丈夫挑起重担,打理农场。

羊奶研发的产品,羊奶肥皂就是其中之一。
羊奶研发的产品,羊奶肥皂就是其中之一。

罗氏整理自己的思维,计划在牧场添加适合新元素,让自己亦借着牧场找到自身的价值。于是,便有了后来的附属项目,即羊奶、羊皂、羊奶皂液,以及用羊奶为主要食材的食品如羊奶冰淇淋、羊奶旦糕、羊奶饼干。此外,还有寓教于学的生态参观牧场项目以及推介有机土壤的环保消费。

羊奶是首个牧场推介给市场的产品。郑家牧场的羊奶打着新鲜无添加防腐剂的行销广告,争取消费群体青睐。

常言道,万事起头难。行销初期,羊奶产品无带来如同预期的业绩。

“顾客当时不太乐意接受羊奶,认为羊奶带有难以下咽的羊骚味。”。一声声对羊奶味道置疑的“咿”声,让郑氏夫妇创业的热诚冷了一大半。

即然决定重振农场,两人都明白不能轻易言放弃,要从失败里找到生机。罗如意参考许多资料,费心思想出许多办法,把羊奶产品变成人人喜于接受的食品。

挤羊奶。
挤羊奶。

羊奶冰淇淋是接新鲜羊奶之后,第二个推介给消费者的羊奶产品。冰淇淋是大人小孩爱吃的零食之一,羊奶冰淇淋面市之后,很快捉着了人们的胃,市场消费回响令人满意。羊奶冰淇淋从原味,再研发到美禄、咖啡、好立克、抹茶口味。再后来,羊奶布丁随着推出市场。

羊奶研发成的产品还有羊皂、羊奶皂液。罗如意说,研发羊皂与她产后长皮肤廯有关。为舒缓因癣病引起的骚痒,郑作龙把具疗效的羊奶研发成肥皂,而罗氏使用羊皂后,癣病大有改善。自此,他们更在羊皂工艺上加大改进力度,让羊皂成为商品。

“由羊皂工艺,我们又研发了羊皂液。将来,我们会着手研发更多用羊奶为主要原料的美容产品如洗发液等,牙膏也是我们研发目标之一。”

开放牧场   供人参观

开放牧场的动机源自于顾客对羊奶来源的疑问。一句“你们怎可能有羊供应奶,莫非用羊奶粉泡制羊奶水乎”绪如此类的询问给罗如意看到牧场潜在的商机,让她联想到办牧场生态观光活动,借此可以向消费群体说明他们的羊奶是真货,二来也可以给城市的孩子一个接触自然界的机会。

“让小朋友参观农场,带着他们走近大自然,教育他们要爱护环境、动物,这都是我喜爱做的工作。”

说到开放牧场这板块,罗如意想起一个趣事:话说一次带队参观羊场,一名孩童提问“为什么羊是四只脚走路,喜羊羊、美羊羊它们用两脚走路呀!”。

“也因如此,我们希望透透过开放牧场,为儿童们提供一个真实接触自然界的机会,让他们重新认识动物、天然景物,而不是拘限在卡通虚拟世界里刻板的印象。”

经营一个牧场没有想理中的容易,纵然业务有趋好的转机,郑氏夫妇认为“脚下的路还长”,牧场整体业务尚有许多需要研发、提升的。

访谈最后,罗如意也说,她希望通过牧场自产自销的经营模式,传递一种思维,即生产者亦能负起行销自己农产品。产方直接触及消费脉博,取得市场对产品的评值与反映,这能帮助改进和提升生产线上的工作效率和品质。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