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瑾樺不求一步登天,希望稳步上扬,对演艺事业不操之过急。

两年前,钟瑾樺曾在记者会上誓言两年內要拿到金曲歌王,令眾人哗然。事过境迁,今年已经是他出道的第3年,他狠批当时的自己无知、幼稚,但同时亦佩服自己 的「勇气」,將目標订得太高。他称3年来看清现实,现时只想一步一步建立知名度,让大马观眾和听眾对「钟瑾樺」不陌生。

广告

出道第3年, 钟瑾樺送给自己和乐迷一份礼物——最新单曲《满分》,这份礼物亦印证他的成果和努力。问他为这张单曲打几分,他信心满满回答:「满分。」点题?他笑笑解 释:「不是,这张单曲我从开始的选歌、造型、概念都全程参与,出来的效果也很符合公司的要求,对我来说已是满分。尽了100分的力、做了100分的准备, 所以交出来的作品当然也是100分;外界为我打多少分我们无法预计,可是我们交出了100分诚意,已问心无愧。」

他坦承:「每个人都希望別人给自己打满分,可是这种东西无法控制,拿到100分就是Bonus,没有的话下次再做得更好;换言之,如果连你也觉得只做到90分,你还敢奢想外界给你满分吗?」

两年前,钟瑾樺曾放话要在两年內摘下金曲歌王宝座,他回想马上说:「小孩子不懂事,乱讲话。」重提往事他不禁失笑:「看回去觉得自己很幼稚,当时参加《新秀 歌唱大赛》我也只是第5名,竟然那么大胆讲要拿金曲歌王,虽然我觉得梦想没有分大小,那时还一直朝著这个目標努力。」他续说:「那时自己真的无知,不过也 很佩服自己的勇气,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这句话,后来也知道这件事稍微得罪了一些前辈,真的很不应该。」

懒得护肤被抓包 接代言保形象

今年除了发片, 钟瑾樺也接下了医美中心Meridian Clinic的代言,而且促成这次合作的机缘全来自「信任」:「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间中心做皮肤护理,后来和创办人李志超医生聊开了,才知道大家都来自檳 城,他还是我的学长!」李医生也说:「因为跟他熟悉以后,发现他形象健康,也有亲和力,所以邀请他当代言人。」

钟瑾樺笑说自己绝对不是花美男,在护理程序上会偷懒,可是每次都被医生抓包,搞得他也紧张兮兮,开始注重护肤:「李医生每次都说艺人的脸是『入场券』,所以得好好照顾,同时也想通过我代言人的身份,带动时下的男生们开始注重基本的皮肤护理,而不是清水洗脸就好。」

广告

钟瑾樺也说自从定期进行护理程序后,他的过敏肌肤得到了很大的改善,问他的目標是什么?他笑称:「花美男就免了,我要零痘痘肌肤,做个邻家男孩就好。」

讲到过敏,钟瑾樺坦承以前给予外界的形象是难以接近、酷和过敏:「因为以前的想法有点灰,而且很容易受影响,听到网友、同行批评我唱得不好,我心里马上会很 沮丧。我承认不容易对人打开心房,因为很怕受伤害,所以才形成无形堡垒,让人家觉得我很难接近。」加入新公司后,钟瑾樺在身边人的建议下,努力调整自己。 他称:「以前做任何事,我会预设最坏的打算,现在会比较正面,就先把事情做好,不会沉迷於坏结果当中。」

展现100分的自己

钟瑾樺和李志超因工作成了莫逆之交,李常叮嚀他照顾饮食和皮肤。
钟瑾樺和李志超因工作成了莫逆之交,李常叮嚀他照顾饮食和皮肤。

歌唱方面,他也用「唱现场偶尔走音凸槌很自然,我也是凡人,不要蹦得太紧,只要做好准备,秀出100分的自己就最好」来勉励自己。同样的,说话直接的他也学 习「圆滑」,尽量用词不要那么尖锐,不想在言语上伤了別人;別人对他有言语上的攻击时,也学习「忍」术。他亦趁机平反:「之前曾被说过是靠关係当上歌手, 我明白这个圈子关係是不可或缺的一门功课,可是大家却完全抹杀我的努力,好像在家里摇脚就能当歌手,当时觉得很消极,后来想通了,觉得我应该更努力,让欣 赏我的人看到。」

让每一个人都认识「钟瑾樺」

现在的钟瑾樺,不想再订一些遥不可及的目標:「先把目標放低不是坏事,就先努力完成比较小的(目標),再慢慢移动到更大的…例如今年先做一张专辑,明年开拓马来市场、到海外发展等,设下可以一步一步走向前的目標,成功后感动和成就感也比较大吧。」

除了刚上映的《吉龙波》,他接下来在《小电影》中亦有演出,但原来他也有拿著吉他尝试创作,可是心里住著老灵魂的他,写出来的作品被嫌太成熟,故暂时还是属 於「秘密练兵」阶段。问他是否有意当创作歌手?他笑笑说:「我是属於灵感型的,如果要我定期交出创作,担心很快就会面临瓶颈。」

至於目前最「远大」的目標?钟瑾樺答:「我想大马的观眾和听眾,听到『钟瑾樺』这个名字时不会陌生,希望他们知道钟瑾樺是一位歌手,这个目標不会太遥远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