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是中小型工业面对严峻考验、艰苦挑战的一年,因此年终花红和加薪幅度引起雇员的高度关注。

打工一族在欢庆农历新年时,都必须耗费大笔款项,因此,都寄望老板可发放可观的花红以迎接新的一年。本期「东方热话」请来两名工业领域的雇主和雇员发表他们对花红和加薪的看法和意见。

从事对外出口领域的马財喜表示,身为雇主,了解员工的需要,尤其是在农历新年前领取花红,更是许多员工们的期待。

他说,身为雇主也必须清楚公司的財务状况,如果財务状况良好,公司有盈余,少不了会发出可观的花红慰劳辛苦了一整年的员工,让他们高兴过年。

整体而言,该公司以出口及加工业为导向,儘管去年面对种种挑战和考验,在领导层努力经营下,今年照样可发放花红给员工。

不过,他指出,该公司的制度,是將花红分为2次发放。比方说,如果给予2个月花红,那么一般会在新年前先给一个月,另外一个月將在年中发出,这种制度,一来可让公司有充裕的现金周转,二来也可留住员工。

「一般上,员工们领取花红后,过了新年跳槽至其他工厂或另谋高就,乃是常事,领导层以平常心看待,也无意为难员工。」

胥视財务状况

他认为,以当前的经济而言,並非每间工厂都有能力发放花红,尤其是有聘请外劳的工厂,面对更大的经营压力。

他直指,政府今年1月1日起落实「雇主强制责任制」,强制规定所有聘请外劳的雇主必须承担外劳的人头税,如此一来,工厂是否能如期发放花红则必须胥视该工厂的整体財务状况而定。

他坦言,该公司属于规模不大的小型工厂,而且也没有聘请外劳,再加上业务以出口为导向,所以今年如期发放花红应该没有太大的悬念。

在工厂任职经理的刘永汉表示,新年前领取花红是每个员工的期望,员工们都希望公司赚到钱后发放令人惊喜的奖励,大家快快乐乐过新年。

「如果公司没发出花红,对很多员工家庭而言,是很辛苦的事,他们必须缩紧腰带,咬紧牙根苦撑,包括必须减少购买年货,停止为孩子添购新衣服,甚至连新年压岁钱或红包也跟著减少。」

他说,马幣趋软,汽油价格调整,相信今年將引起更大的通胀,对员工而言,消费只会加不会减,打工一族面对更艰苦的一年。

庆幸的是,他任职的工厂去年业绩虽然不是大跃进,但整体財务状况良好,属于赚到钱的一年,所以花红有著落。至于会拿到多少花红,將视员工的工作表现各因素而定,工厂领导层將在这几天內决定发放花红数额。

制定良好经营理念迎接挑战

提到常年加薪,雇主马財喜表示,其公司的常年加薪料不会超过10%。

马財喜直言,2017年工业领域將面对更大的挑战,如何从缝隙中求存,带领公司继续向前,领导层必须制定好的经营理念,尤其是出口生意,要寻找更多的外资。

他庆幸公司成立以来,业务稳建发展,所以不只花红有著落,常年加薪计划如期进行。

「公司所聘请的员工都对公司制度有信心,老板和员工合作无间,主雇之间关係也良好。」

僱员刘永汉则指出,2017年,中小型工厂的表现预料会下滑,所以员工的常年加薪已成为悬念。

提高员工归属感 加薪是双贏做法

2017年大马经济领域迎来挑战,尤其是有聘请外劳的工厂,2017年的加薪幅度预料会出现调整,一些表现不佳的工厂,不排除会为了求存,今年可能会採取冻结加薪的作法。

刘永汉认为,常年加薪虽然会造成工厂开销增加,但员工是工厂最大的资產,工厂如果对员工好,有加薪晋级,员工的归属感也会加强。

他指出,如果工厂经常有人事变动,其实对工厂的运作会带来深远的影响,所以有能力的公司加薪给员工,其实是双贏的做法。

他说,隨著马幣疲弱,工厂入口原料调涨,相应成本跟著提高,竞爭力也可能相对减弱,种种不利因素加剧工厂业者面临打击,即便如此,工厂应把员工福利作为前线考量。

不过,他说,迄今为止,还没有听闻会有哪一间工厂会因营运不当或亏损而选择关闭。

无论如何,他说,2017年整体而言,中小型业者將面对有始以来最冷的「寒冬」,如何过关,让员工们三餐温饱,工厂业者必须勇于面对和克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