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 砂拉越 » 南砂 » 争取砂自主权未如愿 首长离世叫人惋惜

争取砂自主权未如愿 首长离世叫人惋惜

砂拉越首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迪南沙登昨午骤然离世的噩耗,为砂拉越政坛投掷震撼弹,全砂弥漫在悲恸之中。首长一走,其争取砂拉越自主权的壮志尚未如愿,叫人感到惋惜。

阿迪南上任后,深知退出马来西亚是不行的,于是提出“主权论”的主张,让砂拉越人民看到了转机和希望,对阿迪南及其团队寄以厚望。

由于砂自主权事关重大,必须按部就班逐步追讨,于是将追讨主权分为3个阶段落实。第一阶段是行政权力下放,第二个阶段是在宪法下的砂州权限,至于第三个阶段则是全砂子民极为关注的财管理方面的自主权,也包括石油开采税。
kwc1104b
经过与首相的洽商,阿迪南在2015年1月21日捎来好消息,与联邦权力下放砂拉越的会谈取得正面成果,联邦政府同意下放13项行政权予砂拉越政府,为砂州争取第一个阶段的主权。

在2016年11月30日的砂州立法议会,砂首席部长拿督巴丁宜丹斯里阿迪南沙登证实,砂政府正在与联邦政府展开第二阶段权力下放的协商过程。

只要厘清砂拉越原有赋予的法律权限后,即能进入第三阶段,即索回财务管理权限了。

如果砂州政府顺利完成第三个阶段的权力下放,也就是成功索回砂拉越的财务自主权,到时石油资源将归砂拉越100%掌控,就不是区区的20%石油税了。

然而昨午却传来阿迪南逝世的噩耗,无法见证自己的心愿兑现,留下遗憾。

争取13项行政权

阿迪南第一阶段争取的13项行政权力如下:

(1)在刑事程序法典下,检查官将授权砂州司法人员,依据砂拉越法令下,在地庭至上诉阶段,对被控者的罪行展开检控。

(2)同意授权给砂州官员,以代表公共给州执法者服务委员会及教育服务委员会,安排中央政府民事服务,包括教育及医护服务。

(3)砂移民局将增加100个职位,并在2016年2月底全面添补,以加强砂州的执法工作。

(4)在2018年之前,担任教师的砂拉越人比率将增加至90% 。

(5)继古晋南北市政局,美里市政局也将拥有交通监督权。

(6)在未发出深海捕鱼执照前,深海执照评估单位必须预会谘询州政府。

(7)在制定任何会影响及冲击砂州的中央法令,都必须谘询州政府。

(8)任何在砂州的中央发展计划,将会一句获批准的预算,优先落实砂拉越5年发展计划。

(9)增加录取砂拉越学生进入修读公立大学医学系的人数。

(10)在1974年环境素质法令第49条文下,全国总监将可鉴定下放部分权力予州执法者。

(11)砂拉越的房屋发展计划将会通过设立一个联合委员会召开会议重新评估实施,确保所有砂拉越的相关单位可全面参与策划、实施和监督等各方面事宜。

(12)任何有关砂拉越体育发展事务将由州政府联合管理。同时,青年与体育部目前正加紧处理修正1997年体育发展法令,并有望在2016年底之前落实。

(13)同意让砂州政府负责社会发展局全部功能 ,全部职务将转移到砂州民事服务,而中央政府将依据全国财政理事的决定,承担成本的50%。

砂拉越原有53项自主权

根据1963年建国契约和柯伯特调查团报告(cobbold commission report)及政府级委员会报告书(Inter-government committee),建国的法定文件阐明砂拉越拥有53项自主权。

然而,在52年来,大马国会进行了超过600次的修宪和增修各项法令,结果让砂拉越原本拥有的自主权变得面目全非,那是因为紧急法令让63建国契约自动失效,一切权力交由联邦政府掌控。

换言之,联邦政府在过去40多年来,都不必通过砂拉越州政府首肯,并在1974年通过的国家石油公司发展法令和,“免费”把岸外油移管理权交给国家石油公司,而国油公司也不必征询砂州政府的同意即可在砂拉越海域设立钻油台和钻油井,把利益归于联邦政府委任的管理层。
kwc1104e
随着首相在2011年1月15日宣布废除国家紧急状态后,意味着在1969年紧急法令拟定和修改法令将自动失效,这包括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和2012年大马水域法令。

目前阿迪南已拿回第一阶段的行政主权,接下来就是第二和第三阶段的自主权,即涉及法律权限和财务管理权。

与此同时,在2016年11月召开的州议会也通过了油气分布法案交由砂拉越相关政府单位掌控,这将砂州政府有益。

阿迪南也多次强调,砂拉越不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属。如果1963没有砂拉越,沙巴和新加坡的参组建国,那么,今天马来西亚是不存在的国家。因此,联邦宪法已是违宪的诠释。

因此砂拉越政府一定要索回一切原本属于砂拉越的自治主权,过去被削弱砂拉越主权归还回来。

主权法案提呈急转弯

原本2016年11月份召开的州议会将提呈动议以通过法案向联邦追讨被剥削的砂拉越权益,然而,首长阿迪南突然改口不必提呈此动议,引起哗然。

阿迪南当时是基于首相于去年11月12日在沙巴亚庇指出已准备好并愿意商讨那些被错误诠释的马来西亚契约和联邦宪法为由临时作出上述宣布。

阿迪南更强调,尽管不会在州议会通过法案向联邦政府追讨权益,不过,砂拉越与联邦就权力下放的事宜将持续进行,以解决人们关注的权益被削弱的课题,从而维护砂拉越的权益在马来西亚契约下所享有的保障!
kwc1104g
另一方面,在2015年12月8日砂拉越立法议会,朝野政党一致通过重新检讨联邦宪法和63年建国契约的议决,掀起了历史性的新篇章。

他举例,通过不断协商,砂拉越目前与大马国油达成数项成就,其一包括委任砂拉越人出任国油的董事成员,第二是增加砂拉越人参与在国油公司在执行与管理层人员,第三是提供就业机会予近1000名砂拉越人在国油公司国内外工作。

协商持续进行

为了确保联邦权力下放顺利,砂首长阿迪南指示副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负责与联邦政府探讨权力下放事宜。

随着阿迪南的逝世,负责与联邦商讨权力下放的重任就落在阿邦佐哈里的身上。因此,他有可能是未来新首长的热门人选之一。

关于砂拉越权力下放一事,砂副首长拿督阿玛阿邦佐哈里早前也说,至今为止一切进展顺利,砂拉越也成立由砂律政司所组成的技术委员会,而中央政府则派出总检察署与砂拉越政府交涉。

他更放话说,不论是谁当首相或砂州首长,争取和捍卫砂拉越自主权的协商会继续进行。

由此可见,阿迪南对他胜任。

留言评论:

新闻分类选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