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阵子,大家都在说「再不疯狂就老了」,几个闺密混在一起的时候,把它改编成「再不变美就迟了」,当然,这不是指老了就和美丽无缘,而是若能亮眼多几秒,又有谁愿意多黯淡一些时刻?美丽是终生事业,丑小鸭努力变天鹅,绝对是励志典范。

牙套,我的蜕变起点

苏俐敏(28岁,销售行政人员)

变美前:中学时因驼背经常被同学戏弄,由于「哈囉」跟「虾禄」(粤语)的读音相似,每次经过,他们就唱阿杜的歌曲《哈囉》。

「虽然是因为经歷低潮才勇敢地踏出改变的第一步,但对我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生命里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虽然难免有些小遗憾,但变美绝对是意外的收穫。」

蜕变前的苏俐敏其实也说不上丑,若真要挑剔,或许就是她自己说的「有点土气,不懂得打扮」。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这几年间,她一直努力让自己变亮丽。2012年,感情遭遇挫败,同一时期,面试空服员也落选,让她萌生改头换面的念头。「因为被劈腿了。虽然很幼稚,但是当下就是有变美,让对方后悔的念头。」

踏出的第一步是矫正牙齿,「其实已经考虑了很久,但碍於费用迟迟不敢行动,一直到感情和梦想两头都碰壁后,才狠下心把存了好一阵子的钱都丟下去。」

刚开始戴牙套时,大概10天无法咀嚼食物而瘦了一大圈,原本就瘦,那时更是瘦骨嶙峋,朋友都说很难看。说话会漏风、吃东西会掉出来等,前半年过渡期的各种不便,她都忍下来了。她笑说:「戴牙套一段时间后,我终於有下巴了!以前国字脸,笑起来下巴不明显。后来身边人也渐渐发现我的脸变得比较尖,夸奖的话也隨著增多。」原本只打算矫正牙齿,过后在朋友的介绍下买了两套调整型內衣,一开始只是为了矫正脊椎和驼背问题,谁知道无心插柳让身材变得有腰身,也更匀称。那之后,她再接再厉,报名上了美容工作坊,在蜕变的旅程上更进一步。

“外貌並不是一切,在逐渐变亮丽的过程中,也需要在其他方面自我提升,做一个內外兼具的人。

有外貌却没內涵,只会被人当作「花瓶」!多上课进修,和成功人士交流,可以吸取宝贵的经验,价值观也会在无形中產生改变,並间接影响自己的气质与內涵。就像胖子说「没胖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当胖子的辛酸」,曾经丑过的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绝不会让自己丑回去,反而要一天比一天更好看!至于身边友人,若他们有改善现状的念头,我很愿意和他们分享经验;但如果他们没这个意愿,也不必强人所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要改变。”

成功变身,不抗拒过去

邱叔钻(23岁,应用程式开发人员、网卖店主)

变美前:几乎被所有人误以为是男生,买东西都会被叫小弟或靚仔,上女厕还被清洁工人质问。

「我相信人是万能的,只要相信自己,什么难题都可以解决,什么技能都可以学会。只要想改变,勇敢地踏出第一步,就会发现其实没有想像中尷尬,几年后回头一望,会感谢当年做了那个决定。」

「那时候知道我是女生的都觉得我是同性恋,朋友的妈妈不喜欢女儿太接近我,怕我会影响她的女儿,连我自己的家人也很担心我是同性恋者。」邱叔钻解释,从前之所以选择中性打扮,是因为觉得自己长得不够漂亮,对样貌缺乏信心,所以没有勇气打扮。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她坦诚:「我以前会羡慕身边长得比较漂亮的朋友,觉得她们做什么事都比较容易达到目的。慢慢地,成了嫉妒。漂亮朋友做的事情,我都会觉得他们是靠样子才成功的。比方说做网卖,我觉得他们总是很轻易就达到一定的销量。」

並不是不想变漂亮,而是没有勇气。「因为在大家的印象中,我就是做中性打扮的。我害怕在改变的过程中,会受到旁人的嘲笑,我不敢面对,所以一直不敢尝试。」18岁谈恋爱了,觉得自己需要改变的想法愈发强烈。「我找了几位要好的女生朋友帮忙,我跟她们说,我想改变!她们很替我开心,带我逛街购物,买了一件我平时不敢穿的热裤。」她笑指,第一次穿实在不习惯,觉得自己很奇怪、感觉很彆扭,但硬著头皮逼自己习惯。

慢慢地习惯后,朋友们也开始注意到她的不同,虽然感觉惊讶,但都表现得相当支持。「这让我更有信心进行下一步的改变,开始学会戴美瞳、改变穿著方式等。当然,每一次的改变都还是带有许多顾虑,还是会在意別人的想法,因为不是每一次的改变,都会听到好听的话。」改变过程中,除了鼓励,也有不同的声音,她安慰自己,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的玩笑,反正不过是现代年轻人沟通的方式。「面对负评,可以当作玩笑看待,也可以当作让你更努力的原因!」短短2年间,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换了另一张脸。

“外貌会影响一个人的自信,现在的我比以前更有自信,连带一些想法也改变了。

以前的我比较偏激,总觉得漂亮的人做事情比较容易成功,但现在的我,觉得这是大错特错的想法。如果没有付出努力,什么也没做,光靠外貌其实也没办法吸引顾客群。或许也是年龄增长了,现在的想法比较成熟、乐观,有自信。再说,我也不抗拒曝光之前的照片,还懂得自嘲。我觉得,可以成功改变是值得骄傲的事,学会自嘲也能让生活更愉快。”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