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 Marketing的生意算是上了轨道,有了一定的客源,也有不少知名品牌主动合作。刘鸣天指,生意起步了就只能越做越大,只有往前衝的目標,没有往后退的理由。

「从前班上考最后一名的学生,现在在做什么呢?」有句话说,成绩优异的学生出了社会后都在给学业成就差的人打工,这个说法或许有点以偏概全,並没有鼓吹大家不努力把成绩搞好的意思,只不过,没把书读好的人也不是就此人生终结。

◆刘鸣天(30岁,,VZ MARKETING SDN BHD创办人)

◆最高学歷:中三輟学

刘鸣天是放牛班的学生,早年家境不佳,中一念下午班,他早上到茶室捧茶,一直捧到中二。后来,父亲到小食中心开了个档口卖烧包和包点,兄弟姐妹们轮流顾档口,「中三换成早上班,我每天去学校睡觉,下午再去档口帮忙做生意,后来慢慢地,学校越来越少去,最后直接不去了。」帮忙做生意並不是他荒废学业的原因,他坦言:「是自己不想读,读不下去。过后没去学校了,家人也拿我没办法,那时候正值叛逆期嘛。」

出社会后,他当过书局销售员、油漆泥水工、修车技工、轮胎行销员,2013年创业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咖啡行销员,协助经销商把品牌推介给批发商。「做了4年其实挺开心的,结交了很多朋友,成绩也不错,是销售榜的前三名,但后来公司政策转变,发展空间缩小,引发了离职潮。」

白咖喱面创业契机

创业的经歷说起来倒像是个美丽的意外,「那时候还没找到新工作,刚巧碰上了檳城白咖喱面爆红的时期,我又刚好认识批发商。」他开著自己的车,拿了货就到燕美巴剎叫卖,一天能卖出50到60包,就这样卖了好几个月,一直到热潮消退。

他的创业之路也从这里开始,「我很喜欢拍照上载到面子书,有一次在巴剎时,看见一个安娣坐在地上卖贡糖,买了吃了觉得不错就放上面子书,没想到很多人看见了,请我协助代购。」贡糖易碎,他还热心地进行包装处理再寄出,如此进行了一阵子,需求並没有减少,刘鸣天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力以同样的方式继续下去,「怎么说我打油也需要钱啊,要跑巴剎,还要跑邮局。所以就跟不断回购的朋友说多少给我赚一些,他们也很理解。」

贡糖的销售净利率並不高,但一般上顾客都会一次过买好几包,薄利多销还是有赚头。靠著之前工作时积攒下来的存款,刘鸣天也不急著找工作。「我接著把巴剎里售卖的杂物也放上网,跟档主拿货再卖出,后来认识了进口商就直接请他帮忙进货。」从用自己的面子书销售,把货囤在家里,到转换为代购方式,搬到朋友店屋楼上的小空间,再到如今扩充並註册为有限公司,他说:「可以说我很幸运,但不能说我不努力。」

虽是以网卖起家,去年租下大面积的店铺后,公司有了展示厅,顾客可以亲自上门挑选货品。刘鸣天也计划不久后在店里办烘焙课程,吸引更多感兴趣的人上门。
虽是以网卖起家,去年租下大面积的店铺后,公司有了展示厅,顾客可以亲自上门挑选货品。刘鸣天也计划不久后在店里办烘焙课程,吸引更多感兴趣的人上门。

脑筋快转,生活技能不嫌多

售卖的是以妈妈级主妇为主要顾客群的家庭用品,刘鸣天很懂得討安娣们欢心。他学习做蛋糕,把自己塑造为烘焙达人,他坦诚:「確实是为了引起关注,希望能在网络上有多一些追隨者,让业务增长。」有趣的是,他加入烘焙群组,因为不瞭解版规,意图在群组里销售產品,「我的帖子被拉下来,我就去跟版主吵架,结果吵著吵著,竟然变成朋友。」他笑说:「我现在称她作姐姐。她把我加作群组的管理员,那个群组,只准我一个人卖东西。」

创业的过程看似顺遂,现在生意也做得得心应手,刘鸣天说:「才不是呢!其实放了很多心血,还挺辛苦的。」创业初期,货物的量还不够大,他必须独力把货从22楼的住家搬到车上,载到邮局排队,有时候还得载两趟。网站上所有的图片都要精心拍摄,后製等平面设计也自己做,不说不知道,原来他偶尔也接婚摄,在摄影方面算是了得。俗话说,別人赚钱看起来都轻而易举,刘鸣天指:「一切都要精心策划,在网络要如何呈现,要让人认识我,相信我和这家公司,他们才敢消费。」售后服务,他丝毫不敢怠慢,顾客买了麵包机,不懂得操作,一般网站可能需要写邮件一来一回耗时间,刘鸣天直接拨电话过去指导,贴心举动,婆婆妈妈们怎会不动心?

中学没毕业,少了一纸文凭,他曾经懊恼过,「没后悔輟学,但是曾经觉得没文凭不行,因为没有大马教育文凭(SPM),就不能去新加坡打工。但现在,不再重要了。再说,我很好学,烘焙、摄影都已经上手,最近还迷上写歌,接著也打算出版食谱。」学业至上主义时代,大部分孩子都被训练成「专业天才,生活白痴」,刘鸣天笑言捧茶也需要技术,他早在中一那年就掌握,当过油漆泥水工,家里装潢无需花钱请专人油漆,修车也难不倒他。从前那个不读书的孩子,现在反过来告诉大家:「读再多书,脑袋不会转,不愿意下手做,也一样会落得一事无成。」

中学成绩吊车尾?这辈子不只是这样

◆陈志永(28岁,软件工程师)

◆最高学歷:大学

中四和中五包办全班最后一名。大马教育文凭(SPM)除了华文和数学取得优等,其余不是刚好及格,就是不及格。大学成绩中等,考试都过关。

中学时成绩不好,陈志永承认自己不够努力,几乎也想不起自己有过很努力的时刻。「对某些科目实在不感兴趣,一直抱著得过且过的心態学习。」但他不忘强调:「对喜欢的科目,我还是有放心思的。」

上了大学后,修读的是感兴趣的科目,所以自然愿意多花时间去研究,把每个问题搞清楚。因为喜欢程式设计,每完成一个程式都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与成就感,也因为真的很喜欢,各方面都逐渐改善与进步。儿时就对电脑很感兴趣,如今成了软件工程师,也算是走在梦想的路上。

他还记得,中学时有一次考试,老师当著全班人的面大声质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唸书和认真答题,「我对华文科一向颇具信心,那一次不小心把作文写离题了,其实我有感觉到老师是有意羞辱我。同学们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还是可以感觉到差別待遇。班上总有一些人只和所谓『成绩好』的学生交朋友,而我这类和『好成绩』没缘的,就会被隔离。最明显就是对方开派对,我发现身边的好友被邀请了,自己却没被通知,即便是这样,还得装做没一回事。」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访问中,他提到「我从前並不是太差,现在也並没有非常好。」,即便曾经是吊车尾的学生,但「这辈子是不是只能这样了?」的想法从来不曾出现过。他笑言:「这辈子还很长,怎么能那么快下定论?」

前两年与伙伴成立公司,当时有个愿景,彼此间也有共识,冀望一起努力把公司发展成在大马佔有重要一席的科技公司,目前也还在为这个目標衝刺,陈志永说:「身边有些朋友会说我很厉害,自己出来创业,通常我都是回答:『其实也是打工罢了,只是工作的性质不一样。』」

家人对他所做的事都没什么意见,也不曾说出任何意见与看法。而他认为:「与其让家人觉得安慰或骄傲,我更希望他们能对我放心,无需为我担忧任何事情,毕竟父母对孩子总是多虑。」至於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他说:「早就与他们断绝联繫了,何必花时间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付出更多,「实在不想让家人失望」

◆陈俊荣(24岁,汽车零件推销员)

◆最高学歷:大马教育文凭(SPM)4E4G(E刚好及格,G为不及格)

陈俊荣直言:「童年不太快乐,因为大人喜欢攀比。常常拿我的成绩和一些亲戚朋友作比较,我总是最差的。人身攻击的话,像是「没用」、「废材」、「没脑」、「烂泥扶不上墙」没少听过。多年后重新思考成绩不好的原因,他说:「可能真的是资质不好吧,也曾经有想要努力一点考取好成绩,但最终仍是不理想。」很小就意识到自己或许不是读书的料,也因为家境不太好,所以14岁起,逢週末都到餐厅打工帮补。

来自单亲家庭,父母从小离异,跟著父亲生活,母亲在他15岁那年去世,陈俊荣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他说:「小时候常常听到亲戚为了钱爭吵,把关係都搞坏了,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和金钱相关的事,都要靠自己解决,不要因为缺钱而到处借贷,不要四处欠人情债。」

如果因为学业成绩不佳,就说陈俊荣是个不努力的人,也未免太残忍。谁说人生就只有考取好成绩一件事需要努力?中学毕业后在亲戚的介绍下到目前任职的公司工作,至今5年多,头两年负责在货仓拿货,近3年才转为销售。「头2年的薪水才1000令吉,是不可能够用的,所以我就打3份工,放工后到餐厅捧餐,还加入直销。每天都深夜1点多2点回家,一心只想赚更多钱。」当了推销员后,收入隨著增加,现在的他希望存到一笔钱后学习投资。

努力赚钱,一直以来脚踏实地,陈俊荣说:「或许是因为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所以不管怎么说,都必须比普通人付出多一点时间、再多奋斗一点,实在不想让家人失望。」24岁,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陈俊荣不敢说自己过得很好,但对他而言,只要还活著,就还有改变的机会。「我想追求的东西还很多,有能力当然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间比较大的房子,开好一点的车,组织一个美满的家庭。」他笑言:「反正觉得不满意,不够精彩的,就从现在起努力改变。」

如今身边要好的朋友都相当看好他,而他也成了朋友父母心中孩子的榜样,家人对他亦很放心,也觉得很欣慰。即便年纪轻轻,但陈俊荣知道人不是只有活到垂垂老矣时才会撒手人寰,「人的一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画上句点,根本没有人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能做的就是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创造更好的明天。我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说到底,我的今天,都是为了更好的明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