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 Marketing的生意算是上了軌道,有了一定的客源,也有不少知名品牌主動合作。劉鳴天指,生意起步了就只能越做越大,只有往前衝的目標,沒有往後退的理由。

「從前班上考最後一名的學生,現在在做什麼呢?」有句話說,成績優異的學生出了社會後都在給學業成就差的人打工,這個說法或許有點以偏概全,並沒有鼓吹大家不努力把成績搞好的意思,只不過,沒把書讀好的人也不是就此人生終結。

廣告

◆劉鳴天(30歲,,VZ MARKETING SDN BHD創辦人)

◆最高學歷:中三輟學

劉鳴天是放牛班的學生,早年家境不佳,中一念下午班,他早上到茶室捧茶,一直捧到中二。後來,父親到小食中心開了個檔口賣燒包和包點,兄弟姐妹們輪流顧檔口,「中三換成早上班,我每天去學校睡覺,下午再去檔口幫忙做生意,後來慢慢地,學校越來越少去,最後直接不去了。」幫忙做生意並不是他荒廢學業的原因,他坦言:「是自己不想讀,讀不下去。過後沒去學校了,家人也拿我沒辦法,那時候正值叛逆期嘛。」

出社會後,他當過書局銷售員、油漆泥水工、修車技工、輪胎行銷員,2013年創業前的最後一份工作是咖啡行銷員,協助經銷商把品牌推介給批發商。「做了4年其實挺開心的,結交了很多朋友,成績也不錯,是銷售榜的前三名,但後來公司政策轉變,發展空間縮小,引發了離職潮。」

白咖喱面創業契機

創業的經歷說起來倒像是個美麗的意外,「那時候還沒找到新工作,剛巧碰上了檳城白咖喱面爆紅的時期,我又剛好認識批發商。」他開著自己的車,拿了貨就到燕美巴剎叫賣,一天能賣出50到60包,就這樣賣了好幾個月,一直到熱潮消退。

廣告

他的創業之路也從這裡開始,「我很喜歡拍照上載到面子書,有一次在巴剎時,看見一個安娣坐在地上賣貢糖,買了吃了覺得不錯就放上面子書,沒想到很多人看見了,請我協助代購。」貢糖易碎,他還熱心地進行包裝處理再寄出,如此進行了一陣子,需求並沒有減少,劉鳴天意識到自己沒有能力以同樣的方式繼續下去,「怎麼說我打油也需要錢啊,要跑巴剎,還要跑郵局。所以就跟不斷回購的朋友說多少給我賺一些,他們也很理解。」

貢糖的銷售凈利率並不高,但一般上顧客都會一次過買好幾包,薄利多銷還是有賺頭。靠著之前工作時積攢下來的存款,劉鳴天也不急著找工作。「我接著把巴剎里售賣的雜物也放上網,跟檔主拿貨再賣出,後來認識了進口商就直接請他幫忙進貨。」從用自己的面子書銷售,把貨囤在家裡,到轉換為代購方式,搬到朋友店屋樓上的小空間,再到如今擴充並註冊為有限公司,他說:「可以說我很幸運,但不能說我不努力。」

雖是以網賣起家,去年租下大面積的店鋪後,公司有了展示廳,顧客可以親自上門挑選貨品。劉鳴天也計劃不久後在店裡辦烘焙課程,吸引更多感興趣的人上門。
雖是以網賣起家,去年租下大面積的店鋪後,公司有了展示廳,顧客可以親自上門挑選貨品。劉鳴天也計劃不久後在店裡辦烘焙課程,吸引更多感興趣的人上門。

腦筋快轉,生活技能不嫌多

售賣的是以媽媽級主婦為主要顧客群的家庭用品,劉鳴天很懂得討安娣們歡心。他學習做蛋糕,把自己塑造為烘焙達人,他坦誠:「確實是為了引起關注,希望能在網絡上有多一些追隨者,讓業務增長。」有趣的是,他加入烘焙群組,因為不瞭解版規,意圖在群組裡銷售產品,「我的帖子被拉下來,我就去跟版主吵架,結果吵著吵著,竟然變成朋友。」他笑說:「我現在稱她作姐姐。她把我加作群組的管理員,那個群組,只准我一個人賣東西。」

創業的過程看似順遂,現在生意也做得得心應手,劉鳴天說:「才不是呢!其實放了很多心血,還挺辛苦的。」創業初期,貨物的量還不夠大,他必須獨力把貨從22樓的住家搬到車上,載到郵局排隊,有時候還得載兩趟。網站上所有的圖片都要精心拍攝,後製等平面設計也自己做,不說不知道,原來他偶爾也接婚攝,在攝影方面算是了得。俗話說,別人賺錢看起來都輕而易舉,劉鳴天指:「一切都要精心策劃,在網絡要如何呈現,要讓人認識我,相信我和這家公司,他們才敢消費。」售後服務,他絲毫不敢怠慢,顧客買了麵包機,不懂得操作,一般網站可能需要寫郵件一來一回耗時間,劉鳴天直接撥電話過去指導,貼心舉動,婆婆媽媽們怎會不動心?

中學沒畢業,少了一紙文憑,他曾經懊惱過,「沒後悔輟學,但是曾經覺得沒文憑不行,因為沒有大馬教育文憑(SPM),就不能去新加坡打工。但現在,不再重要了。再說,我很好學,烘焙、攝影都已經上手,最近還迷上寫歌,接著也打算出版食譜。」學業至上主義時代,大部分孩子都被訓練成「專業天才,生活白痴」,劉鳴天笑言捧茶也需要技術,他早在中一那年就掌握,當過油漆泥水工,家裡裝潢無需花錢請專人油漆,修車也難不倒他。從前那個不讀書的孩子,現在反過來告訴大家:「讀再多書,腦袋不會轉,不願意下手做,也一樣會落得一事無成。」

中學成績吊車尾?這輩子不只是這樣

◆陳志永(28歲,軟件工程師)

◆最高學歷:大學

中四和中五包辦全班最後一名。大馬教育文憑(SPM)除了華文和數學取得優等,其餘不是剛好及格,就是不及格。大學成績中等,考試都過關。

中學時成績不好,陳志永承認自己不夠努力,幾乎也想不起自己有過很努力的時刻。「對某些科目實在不感興趣,一直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學習。」但他不忘強調:「對喜歡的科目,我還是有放心思的。」

上了大學後,修讀的是感興趣的科目,所以自然願意多花時間去研究,把每個問題搞清楚。因為喜歡程式設計,每完成一個程式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滿足與成就感,也因為真的很喜歡,各方面都逐漸改善與進步。兒時就對電腦很感興趣,如今成了軟件工程師,也算是走在夢想的路上。

他還記得,中學時有一次考試,老師當著全班人的面大聲質問自己到底有沒有唸書和認真答題,「我對華文科一向頗具信心,那一次不小心把作文寫離題了,其實我有感覺到老師是有意羞辱我。同學們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口,但還是可以感覺到差別待遇。班上總有一些人只和所謂『成績好』的學生交朋友,而我這類和『好成績』沒緣的,就會被隔離。最明顯就是對方開派對,我發現身邊的好友被邀請了,自己卻沒被通知,即便是這樣,還得裝做沒一回事。」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訪問中,他提到「我從前並不是太差,現在也並沒有非常好。」,即便曾經是吊車尾的學生,但「這輩子是不是只能這樣了?」的想法從來不曾出現過。他笑言:「這輩子還很長,怎麼能那麼快下定論?」

前兩年與夥伴成立公司,當時有個願景,彼此間也有共識,冀望一起努力把公司發展成在大馬佔有重要一席的科技公司,目前也還在為這個目標衝刺,陳志永說:「身邊有些朋友會說我很厲害,自己出來創業,通常我都是回答:『其實也是打工罷了,只是工作的性質不一樣。』」

家人對他所做的事都沒什麼意見,也不曾說出任何意見與看法。而他認為:「與其讓家人覺得安慰或驕傲,我更希望他們能對我放心,無需為我擔憂任何事情,畢竟父母對孩子總是多慮。」至於曾經瞧不起自己的人,他說:「早就與他們斷絕聯繫了,何必花時間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付出更多,「實在不想讓家人失望」

◆陳俊榮(24歲,汽車零件推銷員)

◆最高學歷:大馬教育文憑(SPM)4E4G(E剛好及格,G為不及格)

陳俊榮直言:「童年不太快樂,因為大人喜歡攀比。常常拿我的成績和一些親戚朋友作比較,我總是最差的。人身攻擊的話,像是「沒用」、「廢材」、「沒腦」、「爛泥扶不上牆」沒少聽過。多年後重新思考成績不好的原因,他說:「可能真的是資質不好吧,也曾經有想要努力一點考取好成績,但最終仍是不理想。」很小就意識到自己或許不是讀書的料,也因為家境不太好,所以14歲起,逢週末都到餐廳打工幫補。

來自單親家庭,父母從小離異,跟著父親生活,母親在他15歲那年去世,陳俊榮是家裡唯一的孩子,他說:「小時候常常聽到親戚為了錢爭吵,把關係都搞壞了,那時候我就告訴自己,和金錢相關的事,都要靠自己解決,不要因為缺錢而到處借貸,不要四處欠人情債。」

如果因為學業成績不佳,就說陳俊榮是個不努力的人,也未免太殘忍。誰說人生就只有考取好成績一件事需要努力?中學畢業後在親戚的介紹下到目前任職的公司工作,至今5年多,頭兩年負責在貨倉拿貨,近3年才轉為銷售。「頭2年的薪水才1000令吉,是不可能夠用的,所以我就打3份工,放工後到餐廳捧餐,還加入直銷。每天都深夜1點多2點回家,一心只想賺更多錢。」當了推銷員後,收入隨著增加,現在的他希望存到一筆錢後學習投資。

努力賺錢,一直以來腳踏實地,陳俊榮說:「或許是因為自己是家裡唯一的希望,所以不管怎麼說,都必須比普通人付出多一點時間、再多奮鬥一點,實在不想讓家人失望。」24歲,擁有自己的房子和車子,陳俊榮不敢說自己過得很好,但對他而言,只要還活著,就還有改變的機會。「我想追求的東西還很多,有能力當然希望自己能擁有一間比較大的房子,開好一點的車,組織一個美滿的家庭。」他笑言:「反正覺得不滿意,不夠精彩的,就從現在起努力改變。」

如今身邊要好的朋友都相當看好他,而他也成了朋友父母心中孩子的榜樣,家人對他亦很放心,也覺得很欣慰。即便年紀輕輕,但陳俊榮知道人不是只有活到垂垂老矣時才會撒手人寰,「人的一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畫上句點,根本沒有人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先來。能做的就是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創造更好的明天。我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說到底,我的今天,都是為了更好的明天!」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