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攝影:游晼婷
源自於沙巴的生肉面,其實古晉也有好幾家,但是數量的確不多。店主茹浩然便是看中這點商機,前幾年在美里工作時,總是四處尋覓美食,當時美里的萬香生肉面甫開張便去品嘗一試驚為天人,認真問朋友有沒有意合股拿專營權在古晉開業,得到首肯後便往店裡學習,一待就是兩個月。回來古晉便是一連串的忙碌,約莫籌備了三四個月才在今年一月三號正式營業。

廣告

萬香生肉面最原始的店面在沙巴,美里的那一間其實也是取得專營權後設立,開業也不過兩年,茹浩然兩者都試過,認為美里改良過後的口味比較適合古晉人。除了些許獨家調味料必須由正版萬香調製,所有食材樣樣本地新鮮入貨。營業一個月以來,許多食客慕名上門,大多都留下拇指哥離開,證明他留住了萬香這個老招牌。

豬筋湯
端上來那一刻,我半晌摸不着頭腦,因為這碗湯和我認知的內臟扯不上邊。茹浩然稍後解釋此乃豬筋才長了知識。食材買回來首先得把附在筋上的肉去掉,接着把油刮掉才做後續處理。豬筋極少人售賣,它非內臟,如其名就是筋這部位。也因為豬筋原就量少,所以數量一樣有限。不認識那時心底頗忐忑,對於內臟這檔事向來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這時硬攀親引戚自是害怕兩敗俱傷,第一口送入嘴裡,腦中首先浮出問號,為何口感帶脆?賣相看似軟綿口感,進口卻是另外一回事,第一口不沾辣醬品嘗原味,脆中帶韌,是一股難以形容的口感。第二口搭配獨門辣醬,味道提升到另一個層次,我較屬意後者。

黑白雙面
一般生肉湯多搭配干拌黑面,但部分食客習慣本地哥羅干拌面吃法,不愛深色口味,茹浩然便加入白色麵條,讓顧客多一種選擇。麵條是本地商家供應,接近爪哇面的口感,但是沒有那麼黃也比較細幼,容易入味。我決計是偏愛黑面多一些,口感比較豐富,但白面也有蔥香誘人,各有所好便各有所選,是店家周到的一面。

廣告

生肉湯
相信不少品嘗的人都對生肉面這一詞頗感好奇,經茹浩然一番諮詢,才得知“生肉”與顧客上門老闆才煮的“新鮮”一詞同義,新鮮燙的肉、新鮮煮的面,務必讓顧客品嘗食物端上來最美好的瞬間。一般生肉湯都具備肉片、豬腸、豬肝這三大花旦,但店家也遷就不喜內髒的食客,分開單點也不是問題。肉片沒有薄如蟬翼但也相去不遠,這切工得靠機器,也因為肉片很薄燙個七八秒便熟透。以個人口味來說,我絕對是偏愛肉片,生肉面如果端上來的肉片過厚心底立馬減分,這家肉片決計在我榜內數一數二。肉片豬肝軟嫩適當、豬腸乃首次品嘗,是出乎意料的軟且毫無腥味。所有湯頭都一樣,由大骨及雜骨熬約一個半小時,加入茹浩然自家炸的紅蔥與豬油渣,回味的這瞬間唾液已不由自主瘋狂分泌。

豬腰湯
茹浩然豬腰進的量一般不多,因為內臟並不多人賞臉,只有好這味的人才懂其美。豬腰需要經過細心處理才不會留下腥味,為了保持新鮮,茹浩然一般是食材一來馬上處理,洗凈泡水去腥等細節需花費兩小時。我對內臟向來敬謝不敏,人生這是唯二次品嘗豬腰湯,鼓起勇氣先品嘗一口湯頭,一如其他湯頭鮮香味美,感覺挺好便接着進攻主角。事先處理良好的豬腰確實不帶腥味,口中散發一股豬腰獨特口感,這便是愛者恆愛、惡者恆惡之味。我不能說我愛,但是沾上特調辣椒醬,酸辣齊下之後,我開始有點明白,原先搭配生肉湯稍嫌重口的辣醬,與豬腰做伙就完全沒問題。

煮麵
所謂煮麵意即湯麵版的生肉面,把面直接拌入湯裡頭加入肉片、豬肝、粉腸、菜心便是。原以為少了干拌的油蔥,味道恐怕相形遜色,夾一口麵條配一口肉,美味依舊在完全不輸干拌面,甚至可以說是平起平坐,秘訣該是那不過重濃郁恰到好處的“鮮”湯。

任何小細節都不能失水準,相較許多店家選擇購買,店主茹浩然走了另一條辛苦但能邁得更遠的路。

試吃小檔案:
態度:當天正是店家開張不久,客似雲來甫進門並沒有空位,原本打算離開躊躇一會不死心再回頭見到有人準備離開就不走了。當時店員都在忙碌,尋覓座位時並無人理會,但是坐下就有人前來招待,雖然忙碌但未見黑臉,對我們的詢問依舊耐心回答。

速度:早上九時許並且滿座的狀態,但上菜速度卻是快得驚人。

價格:相較其他生肉麵攤,價格確實比較高,但是攤位與店面的租金也確實不能相比。

環境:兩件店面打通,加上桌椅擺得不是太密,算是通風。

 

萬香生肉面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