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
作者 : 渔夫[/highlight]

广告

古晋, 这座城市在十年前,或说在五年前,根本就不会处处听见、看见,甚至是知道奶茶店铺的存在。那时候,没有同学在耳边叨叨着,“今天要喝什么口味的奶茶”、“改天要到哪家奶茶店去蹭冷气。”那个时候,即使再炎热的天,也不会说起“奶茶”两个字。

顶多只是和朋友顶着太阳散散步,只求心静自然凉。

再不然就是到学校对面的挫冰店去点一碗红豆冰分着吃。

不知何时开始,台湾的珍珠奶茶开始风行于这座仿佛沉没在世界一个渺小空间的城市。然而我发现了这个改变的当儿,只是五年前,一个普通而漫长的午后。不知是补习中心附近的哪一个方向,新开了一家饮品店铺,吸引了不少同学去买了那五颜六色的奶茶。起初看见同学手上捧着那一杯杯鲜艳的冰茶,就挺好奇喝下一口的口感是如何。那一个午后,四位好朋友便挤到我身旁,兴致勃勃地问着我说:“你要不要买珍珠奶茶啊?

我们都要去买噢!要的话,顺道给你带一杯好了!”

三思,我一丝都不考虑地点了头,便问了有什么样的奶茶可以选。

广告

她们滔滔不绝地给我解释了,似乎做足了功课。唯一不知道的,她们是否曾经去过台湾喝过这玩意儿,还是已经将饮品店铺的菜单都给背下来了。

喜欢粉红色的我,立决了点草莓口味的珍珠奶茶。因为从未喝过这陌生初识的饮料,在把钱交给朋友之后,便在补习中心兴喜若狂地期待着待会儿就要来到我口中的珍珠奶茶会是什么样子。自然,同时还是有些战战兢兢,害怕口感并不是自己习惯的,喝不完是一回事,看着没办法喝完的饮料,又会觉得浪费钱。

对我来说,朋友们买了五杯五颜六色的珍珠奶茶回到补习中心的时候,是历史性的一刻。五年之前,我实在没法想像,自己也会指定每每到奶茶店铺点要喝的饮料。五个女生关在了课室里头,瞒着老师偷偷地开着冷气机,三大感官在享受着暑夏的一丁点凉意。草莓的粉红色、香槟的天蓝色、巧克力的褐色、原味的咖啡色、薄荷的苹果绿尽在眼前,送入口里缓缓地降低了透明杯子的水平线。

这一幕美丽缤纷的液体,点缀了枯燥的下午。

那一年的午后,只要在补习中心等待上课的空档时间足够,朋友们一定会到附近的奶茶店铺去买自己喜欢的饮料,也不忘给我买一杯草莓奶茶。粉嫩的饮料之中,一颗颗黑色爽口的珍珠若隐若现。这已成了我们友谊之间的一杯滋润品。

短短的三年时间,这座原本没有可以送入口中的黑色Q弹珍珠的城市,从台湾进军的奶茶店铺,遍布了城市的各个角落,几乎是车子开到哪儿都可以看见一家奶茶小店铺的夸张程度。前阵子才看见家附近新开的“优茶”,路灯又挂着“武茶”即将开张的广告。今天才喝过这家店铺的奶茶,明天就想试喝新店铺的欧蕾。从中学炎热的下午班,变成了排列着色彩缤纷的饮料广告。

就像中国最近的一则广告,Rio鸡尾酒的那般色彩斑斓。

记得一次“茶本纲目”新开张的时候,朋友替我买了一杯饮料,还是粉红色的。不过这次没有颗粒的草莓种子,而是丝滑的口感。

她笑笑说:“我知道你非草莓不可,不过那家店没有草莓奶茶。唯一的草莓,只有欧蕾了。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拒绝,就点了这个。”那时候,我觉得口中酸酸涩涩,才发现,或许,我并不是那么爱草莓的味道。

一杯杯的奶茶,还没在我们的友谊之间消失,反而变成了一贯的平常。

每个星期五,和我同班同座的朋友便会问着我:“今天很热啊,要不要喝奶茶?

待会儿我回家会经过一摊奶茶档口,给你买一杯哦!要不要?”

我点点头,也不管是哪家的奶茶,是不是曾经品尝过。除此之外,每一次假期和她一起看电影逛街,还是会少不了两杯奶茶的滋润。不过,我们从未喝过同一口味的奶茶,而是常常都把奶茶的颜色凑成一对。

她喜欢蓝色的香槟口味,我则是不变的粉色草莓口味。每一次,我们都会和现时代的新新人类一般,拿下手机拍着这一对饮料,挂上面子书,晒一晒一天的享受。这么一对蓝粉饮料的习俗,其实在两年后,有了不少大大小小的变卦。先是饮料涨价,喝过最便宜的珍珠奶茶,也涨成了我一天的零用钱——三零吉。

之后为了省钱,也就没有时常点那诱人的粉色液体了。

后是珍珠奶茶里头的黑色小颗粒,珍珠,有不合格的材料制作在宝岛台湾闹得沸沸扬扬。那段时间,爸爸妈妈几乎都不让我点这款早已喝上瘾的饮料,就算是不加“珍珠”的草莓奶茶也被禁止了。在那之后,我似乎已经淡忘了对草莓奶茶的执着和喜爱。

不过,我又重新认识了这来自台湾的风靡饮料。它依然在这座城市独领风骚,在青少年的每一个时刻里,都占据着不少的分量。

虽说不过时过境迁,但自从“珍珠塑化剂事件”至再一次喝奶茶的时隔,可是有了两、三年这么长。再之后即使事情的风波褪去了,我对奶茶的热情也渐渐退温,所以喝与不喝,似乎已经对自己没有多大的影响了。

走进了城市里新开的购物广场,走过一家熟悉的字号奶茶店——优茶,招牌写着:那些年,我们一起喝过的茶。突然勾起了初中那排排五颜六色的饮料,透着透明的塑料杯子,在炎热的午后冰凉凉地淋漓着我们几个女生高谈阔论之后的唇舌。

光顾了这一家奶茶店铺,因为菜单上没有熟悉的草莓珍珠奶茶,就随手点了一杯富士山烤奶茶。在等待的当会儿,我在想着,这款新鲜、从未喝过的饮料,究竟会是怎么样的味道?又是怎么调制的?我想,会不会是烤出来的茶?就像法式蛋羹那样的烤法。取了饮料之后,才知道,原来烤奶茶并不是那般烤,只是味道有点像烤香的茶水。

对于吃喝并不是那么有勇气尝新的自己,并不排斥这杯富士山烤奶茶。

优茶在我付账后给了我一张绿色积点卡,只要买满十杯饮料取得十个印章,就能点一杯免费饮料。我自然知道这是促销营业手法,但还是有些温馨的感觉,而且从而成了回头客。

不过,在那之后,我不再点富士山烤奶茶了。每次光顾优茶的目的,就是和朋友在店里的桌椅上聊天,或是看看书。

记得有一次,和一位初中在网络上相识的老朋友,在那里点了四杯的饮料。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我一个人喝三杯的奶茶,其中还有两杯是大杯的。那时候店里推出一款新饮料—抹茶拿铁。可说是拿铁控的我,当然会试喝,顺便买给另一个会在那儿碰面的好友——晨风。

喝了茉莉香奶茶,便和那位老朋友道别了,把其余的两杯抹茶拿铁带走,找晨风去了。那时候,我们勉强地一口一口地将抹茶塞进自己的喉咙里,发觉肚子里装下的水分,早已到达极限。

那之后,我们都很抱歉地,将剩余的饮料倒进了厕所的洗手盆里。那一次之后,我们便衷心地向奶茶抱歉,以后再也不贪喝了,也再也不浪费粮食金钱了。

因为,在那之前,渔夫和晨风,早已喝下了一大杯的饮料,还试喝着新推出的抹茶拿铁。

在那之后,我再也不点冰抹茶拿铁了。

一次次,一回回,钱包里的积点卡,已经刷新了不少次,一张又一张。然而,原本常常和朋友喝在一起的画面,早已成了一杯杯奶茶里的回忆倒影。

每一杯奶茶,似乎都成了一个人的奶茶。

当我不再点粉色的草莓奶茶之后,我发觉自己已经成熟了不少。

连菜单上的选择,也不再执着于粉红色的情调。看书的时候,我喜欢点一杯温温热热的抹茶拿铁,有点苦味的回甘,搭着浓浓的奶香,看着手中的书本,即使一个人也是那么地美满。

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喜欢点一杯冷冷的冰咖啡拿铁。咖啡香在一口口之间飘散在舌尖,虽然并没有像偶像剧中高质量咖啡豆的追求,却不失一番气氛。

是啊,当我发觉自己成熟的时候,我爱上了咖啡。在家喜欢速溶咖啡的陪伴,在外希望能买一杯咖啡洗涤心灵。

上了中六,也就是高中的最后一段阶层,我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新的人生考验。这段考验之中,或许自己没有发现,其实自己需要奶茶饮品的陪伴,也已经让拿铁成了生活的朋友。

和朋友们、还是自己喝奶茶,其实也颇有一个隐藏了许多年的道理。

在我选择了草莓奶茶的那一段时间,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颜色饮品,从来不在乎自己是否适合、是否真的喜欢,就像义无反顾的青春、叛逆的青春;在我点了富士山烤奶茶的那一刻,我勇于尝试新的口味,即使曾经觉得很美好,却发现自己并不忠于这一个选择,就像迷糊初步的成长过程;当我同时选择了茉莉香奶茶和新推出的冰抹茶拿铁的时候,我发觉自己喝不下两大杯的饮料,就像矛盾懮郁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自己应该向哪儿去,后悔却已经没办法退回的迷茫;当我已经爱上了咖啡拿铁和热抹茶拿铁之后,就像已经肯定了一切路线的计划者,画上了通往理想的路线。

一杯杯蓝色、绿色、巧克力色、粉红色和咖啡色的杯子,已经储存在彼此的心里。就像已经完成的一幅画,我们已经清理了那五颜六色的色盘,镶起了那一幅共同的创作,名为——青春‧友谊。相信数十年之后,我们还会一起到一家奶茶店铺,喝着一杯杯的奶茶、叙叙旧。就算口味变了,那曾经的奶茶颜色,永远不变,在许多年前的炎热下午、在以前那一次次不变的口味之中。

致,当年的女孩们。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