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知吉胆岛、大港和適耕庄的渔民为了確保能平安出海捕鱼,选择缴付保护费。

(吉隆坡1日讯)吉胆岛渔民上週揭露需不时缴付保护费给当地水警,確保渔船不会被取缔,类似情况据悉也同样发生在其他地区,渔民往往为了避开取缔,每月选择缴付300至500令吉不等的「保护费」。

广告

据悉,渔民担心被取缔的原因,包括违例在限制地区捕鱼,一旦被发现,渔民执照会被扣留一年,以及处理外劳渔民申请方面,各政府部门仍出现不协调状况,导致外劳渔民一直无法合法化。

大港渔民向《东方日报》透露,以上情况已存在数十年,一些渔民为了生计,冒险违例到5海里外捕鱼,为了能平安归来,渔民会自愿缴付保护费。

他说,无论收成如何,渔民都不会就保护费一事作出投诉,但求每天安全出海捕鱼,维持生计。

適耕庄渔民则告诉记者,渔民常面对各种困境,包括聘请的外劳员工无法合法化,每当渔民和外劳员工出海捕鱼,都担心被水警取缔,为了避免遭受罚款和渔船被扣留,渔民寧可付钱了事。

他更透露,一些越境捕鱼的渔民,也会缴付保护费给印尼和泰国海域的水警,確保他们的渔船不会被扣留或炸毁。

適耕庄州议员黄瑞林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的確经常听到渔民投诉被收取保护费的情况,但当他深入了解或想协助渔民时,渔民却选择息事寧人,不敢作出正式投诉。

广告

「渔民担心投诉后会遭为难,收成不好时会埋怨几句,但不会直接向我投诉。」

他表示,要杜绝贪污事故持续上演,就必须向有关当局投报,因此呼吁渔民若再遇到被收取保护费问题,须马上向警方报案。

较早前,吉胆岛渔民投诉当地海域的水警,委派一名「仲介」向渔民徵收每月300至500令吉不等的保护费,更有渔民交了保护费,却还是遭水警取缔及扣留捕鱼执照,因此向马华加埔区会主席拿督宋奇才投诉。

宋奇才曾向巴生水警主任反映有关事件,但当局否认曾委派仲介向渔民徵收保护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