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陈碧玲

要说什么餐能在中午提起我的食欲,那非米饭不可。尤其面对冷气超强的办公室,少一点热量都会让你置身在冰岛一样,冷得直打哆嗦。所以像我这样上班族,午餐最好选择,就是任何能拌饭的食材,将之化为热量贮存起来,留待回职场慢慢消耗。

我的午餐多数跟家姐或朋友外出享用。无论多远的餐馆,只要好吃都会上门拜访。但适逢近期多雨季节,每到放饭时间窗外总一片迷蒙,让外出觅餐的细胞多了一份慵懒,家姐与我都只想草草解决,只求温饱不求口欲。

这天,外头又下起绵绵细雨,撑着一把小伞,我与姐兴致缺缺的步行到公司附近找吃。来到熟悉的巷弄里,望着熟悉的招牌,我俩坐下好阵子都不知道该叫哪样果腹,最后她提议不如就叫这家我不曾试过的“砂锅”吧,你一锅我一锅,凑成两锅拌饭既不单调又吃得饱。

几天后,我俩又出现档口前,这次要了跟上回不一样的菜色,没想到水准都这么高,不得不说这是我吃过最“杀馋”的午餐。

厨师级别

档口老板梁福栩是西马人,年轻时为了销售产品,误打误撞来到东马诗巫。后又因机缘巧合下,走进了酒楼厨房,拿起了锅具,就这样在诗巫闯出一小片天来。在厨房的日子,梁福栩无师自通,靠着兴趣慢慢摸索,竟也开过酒楼、经营过自己店面。回忆中最让梁福栩难忘的,便是熟客带来了一位食客,还让他依自己判断好好招呼!没想到这位大客便是赫赫有名的“金庸”查良镛。梁福栩深知大师什么场面没见过,区区酒楼菜早已司空见惯,于是以不变应万变,拿出砂拉越“三宝”,即“忘不了”、“米灵”、“甲鱼”等特产俘虏了金庸大师的胃。

话说梁福栩是一位谈吐幽默的大叔,虽在路口一脚踢包办所有里里外外事务,但却不温不火,用一个炉就绑住了食客的胃。采访期间,也正是接近午餐时间,看着客人源源不绝,个个都称兄道弟左一句“David,今天有什么菜色?”,右一句“David,这里来两锅!”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能力与天生的交际。

“做生意讲究三心,烹调要用心,面对顾客要真心,收费要诚心。”这是梁福栩的经营之道。偶尔心情一来,他也会煮上一两样不在菜单上的家常菜为顾客加料。或许是这股亲切感,抑或是他厨艺精湛,哪怕是他从西岸煮到东岸,似乎都有一票忠心的食客跟随着他,拜倒在那看似平凡的砂锅下。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像他般掌过大刀却依然怡淡地栖身闹市,随便做点家常饭菜,实属难得!

砂锅麻油鸡
这锅麻油鸡是老板精心为女食客调理的,食谱源自母亲,但再稍作改良,于是有了这锅女生料理。当然没说男客就不许点,只是用料方面更适合女性多些。清晨就往巴刹采购的他,新鲜鸡必不可少,买齐了食材直接打道回府(档口),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老板表示麻油、姜母、白酒皆是女人补品,加上鸡肉本身烩出的鸡精对女人甚补,烹调过程不加一滴水,所以才会说是女人锅。亲自尝了一口,记忆中坐月子的感觉顿时排山倒海袭来,都说月子餐最补,我想这道料理,最起码我一个月会来品尝一周吧!

砂锅咸鱼肉
卖相并没有很吸引的它,却是不容忽视的一锅,加上与我口味之合,一碗白饭三两下就被掏空了。端上桌霎那,那浓得化不开咸鱼味阵阵飘香,还没动筷已让我口水如夏天午后的大雷雨,忍不住勺了一口往嘴里送,这下不得了,咸鱼与猪肉傻傻在嘴里分不清楚。原以为是肉,咬了几口却溢出咸鱼味;原以为是咸鱼,实则猪肉,每一口都那么饱满扎实。最让我食指大动的非那股焦味莫属,原来老板里头加了大葱、老姜、辣椒干来拌炒,难怪味道浓郁得就连舌头都举旗投降。

砂锅肉骨茶
十几年前,东马一带没这么多美食连锁店入驻,什么XX肉骨茶、OO鱼头米粉等,这里经营的都是店家独门料理,每户煮的味道都不经相同,可说是各有千秋。我特别怀念那时的肉骨茶,随便走进一家,都可饱足味蕾。而今,所到之处不外是统一味道,要不就主打药材汤头,以往的味道荡然无存。有鉴于此,第一次吃这锅肉骨茶时,我还真没期待,纯粹只为“凑锅”而吃。

不料意兴阑珊的我品了一口汤,那平凡朴实、甘甘甜甜的汤头,实实在在的惊讶了我。这就是留在我皱褶大脑记忆中的味道,也许你会翻我白眼责我夸大,然“我之蜜糖你之砒霜”,每个人的记忆味觉有别,吃进我嘴里的,确是我寻找了许久的“古早味”,没有哗众取宠的调味料,更没有杂七杂八的内脏取代排骨的地位!

砂锅猪脚
有些人就爱吃油腻食物,但油腻可分营养和无益两种。像速食餐油炸鸡腿就属不健康食品,而经由猪脚焖烩出来的油称之为“胶原蛋白”,是传说中的美颜圣品,当属营养类。猪脚又可分两种吃法,一是干吃,分别有黄金炸猪脚、吊烧猪脚、盐熏猪脚等,二是湿吃法,换言之就是将猪脚以焖、烩、炖方式,将里头的胶原蛋白释出与汤汁融为一体。

梁福栩的“砂锅猪脚”属第二类,仅仅以猪脚本身的胶原蛋白混合麻油、酱汁烹制而成, 同样无添加水, 名副其实、真材实料的“油”!这种天然的动物油下饭特开胃,稠而不腻, 油而不厌, 滑不粘舌。重要的是,这道重口味料理我一吃马上爱上,难怪老板说最早卖完的就是这道。话说猪脚一口咬下去,带劲的肉与带油的脂肪配合的天衣无缝,瞬间从口中晕开来,滑顺的往喉咙一吞,徒留一口鲜香。午餐能吃到如此,也算奢侈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