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18日讯)霹雳中华医院名誉院长幸镜清促请卫生部勿以西医的角度衡量传统医药,因为中西医的医疗机制各有不同,处方用药亦有差异,因此卫生部將中西医药混为一谈,划一管理是不合逻辑的做法。

他说,自政府发出中医药指南后,许多不利中医药发展的新法令不断出现,禁止使用多种被认为含对人体有害的物质的药材,就连含有禁药成分的合剂成药也无法进口,导致高效的成药在我国市场上消失。

「其实这些被称为有毒的药物经过炮製后,砒霜也可入药,过去中医都是使用所谓的毒药治癒了无数病患,因此禁用没发生事故的良药是不明智的措施。」

他週五晚出席霹雳中华医院、霹雳中医师公会70週年暨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北霹雳中医中药公会及霹雳针灸学会庆祝317中医师节联欢晚宴时,如是发言。出席者包括该院院长丘鑑兴、署理院长张建生、副院长吴瑞晋、丘延德、总务李志伟、財政赖美莲、法律顾问张拯宗及医务顾问许崇信。

报读条件「苛刻」

幸镜清说,卫生部管辖中医药后,对于中医药的措施愈加严苛,国內的8家民办中医学院,因不符高教部所定条件,如软硬件设备和师资问题,被逼停办。

「目前大马国內只有数家大学具备准证招生授课,然而报读中医系的学员条件,须拥有大马高中文凭(SPM)的理科优秀生,试问一名拥有优秀成绩的理科生,会有几个愿意修读中医?」他续说,如今学习中医的人將寥寥无几,一旦学员来源稀少后,即使有条件得到注册的中医学院也难以生存。

因此,他认为政府推出的法令是扼杀及摧毁中医院校的「杀手」,同时高教部计划將来以英语作为中医药的媒介语,更是把传统医药推向绝境。

除此之外,幸镜清补充,马来西亚华人医药总会长陈凯希曾在2015年,带领国內8个团体前往財政部提呈传统医药零消费税的诉求,至今仍没有下文。

「政府豁免西药的消费税,並从4000多种增加至8000多种,可是中药却不被豁免,对服用中药的大眾非常不公平。」

霹雳中华医院院长丘鑑兴说,中西医有各自的优缺点,大家应互相配合,不以利益为重,以治好病患为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