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开

认识黄顺开医生的夫人杨守勤医生是因过去几年随党中央领导在农历新年期间前往其府上拜访,她让我印象深刻,因为黄顺开医生总是专心聆听党务,而其夫人除了专心聆听之外,也会积极地发表一些想法,尤其是党内一些山头主义或个人主义文化,她都会怒气冲天,激烈批判。

前几天,顺开同志蒙主宠召,许多同志,媒体竞相报导其生平事迹,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在新加坡念医学系时相识的,都是当时的顶尖学生,杨医生是怡保人,超过半世纪随夫在砂拉越落地生根,对砂拉越人民联合党过去党内斗争的点点滴滴,非常了解,难怪她每次发言都如此坦然,而且勇于批判。

昨天,党领导与黄夫人守勤医生商量顺开同志的出殡仪式,希望灵车能前往人联党总部,让党员为顺开同志致以最后的敬意,她爽快答应。今早,许多党员很早就在党中央等候,当灵车驶入并停泊在中央党部前,党中央领导移交了一面党旗给杨守勤医生与黄祈亮医生(黄顺开之长子),当接过党旗之后,杨守勤医生主动要求说话,她希望人联党员要努力,永远支持党,并希望大家能团结一致,在各项选举中胜利,最后,她主动带领党员高喊三声“砂哈地”。

这一刻,我被眼前的杨守勤医生深深感动,眼眶堆满泪水,心里只有一句话,” 你真的不一样 ”。

写于2017年3月25日早上10时44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