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an Looi笑说自己刚参与宣明会的行程时,也曾经拖著过多的器材,错过眼 前一闪而过的画面。「当我换好镜头,准备要拍时,事情已经不是那样了。」 写实摄影里有摄影师的视角,「我只能把东西拍得美丽有意境, 但是没办法 改变內容,因为它是真实的、就在眼前上演的,和平常摄影棚里, 一切都策划 好,每一个步骤我都计算得到的拍摄不一样。」后期,心境愈发成熟丰沛,他 意识到写实摄影未必得以人物为主角,于是开始设计主题,比方说「门」。他 说:「一扇门等于一个家,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这扇门后面住著什么人,他们 有著怎样的故事?由此引领大家思考。」

时尚摄影师雷明銓(Chuan Looi)名声响亮,但行事作风低调,曾接受的专访屈指可数。有传他不善辞令,而他说起感受,也確实常有「呃,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彆扭。是次以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20週年爱心大使的身份受访,透过他的照片和那背后的故事,让人看见世界另一面的同时,也看见Chuan Looi的真实想法。

和Chuan Looi做访问,印象最深的是他说:「一个真正了不起的人,能够光鲜亮丽地站在顶端,也能弄脏衣装趴在底层。」他用这句话形容一同参与宣明会探访行程而成为好友的艺人张栋樑,但这样的詮释,用在他自己身上,也同样传神。

顶著已成为招牌的雷鬼头,他也突然意识到这一点:「也对,平常工作时,有一整个团队跟在我身后,东西都由他们打点好,我只抓相机,渴了、饿了,有人张罗。」无偿跟隨世界宣明会同工到项目区探访,没有人特別照料,ChuanLooi也只是团队的其中一员,器材也得帮忙扛。为了取景趴在沙尘滚滚的地面,行程中洗不净的泥、抖不尽的沙,眼中所见的满目疮痍和平日工作时所见的美妆华服有著极大的落差。

Chuan Looi是Yipieyaya Studio的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摄影师,26岁那年踏入时尚摄影界,作品无数,合作过的名模和明星不计其数,金马影后李心洁婚前去了一趟印度,后出版著作《在我说愿意以前》,书中那一帧帧意味深长的影像即是出自Chuan Looi之手。马来西亚世界宣明会今年迎来20週年,而Chuan Looi与这个组织也已结缘10年,曾隨团到中国、菲律宾、寮国、越南、黎巴嫩等地。

「最惨的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肚子饿,而是没有未来。」2011年,敘利亚爆发內战后,数以百万人逃至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及土耳其。Chuan Looi在2015年隨世界宣明会前往位于黎巴嫩贝卡谷地探访那里的敘利亚难民。「他们回不去自己的国家,又不属于现在身处的国家,什么事都不能做,对未来感到彷徨。」一个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Chuan Looi认为是健康和教育,生活的环境反而是其次,他也育有孩子,认为小孩是伟大的创造,应该被守护,但谁能许这些难民小孩一个未来?敘利亚虽被战火蹂躪,但对足球的热情不减,男孩们都有成为足球明星的梦想,Chuan Looi说:「我对足球並不热衷,男孩们一直说要去踢球,我就叫他们表演给我看,于是我们去了一块没草的地,热身完毕, 却发现根本没有球。踢球这件事是他们的奢望。」照片中的小女孩不知世事般嬉戏,天大地大,但她们没有家。
「最惨的不是没有钱,也不是肚子饿,而是没有未来。」2011年,敘利亚爆发內战后,数以百万人逃至黎巴嫩、约旦、伊拉克及土耳其。Chuan Looi在2015年隨世界宣明会前往位于黎巴嫩贝卡谷地探访那里的敘利亚难民。「他们回不去自己的国家,又不属于现在身处的国家,什么事都不能做,对未来感到彷徨。」一个孩子最需要的是什么?Chuan Looi认为是健康和教育,生活的环境反而是其次,他也育有孩子,认为小孩是伟大的创造,应该被守护,但谁能许这些难民小孩一个未来?敘利亚虽被战火蹂躪,但对足球的热情不减,男孩们都有成为足球明星的梦想,Chuan Looi说:「我对足球並不热衷,男孩们一直说要去踢球,我就叫他们表演给我看,于是我们去了一块没草的地,热身完毕, 却发现根本没有球。踢球这件事是他们的奢望。」照片中的小女孩不知世事般嬉戏,天大地大,但她们没有家。

藉摄影专业献力

一旦说到曾经探访的项目区,Chuan Looi即能侃侃而谈,希望人们「看见」照片背后的故事,他笑言自己的记性並不好,日常生活中,记不得人的名字;工作上,只要一结束马上就拋诸脑后,上个星期拍过什么几乎想不起来,但是到项目区和灾区的经歷却总是歷歷在目。

日程紧凑,却仍然义不容辞地为世界宣明会说走就走,他说:「平常的工作是事业,当志工是我个人的部分」,话锋一转,他说:「常有人问我助养了几个儿童,我说一个都没有,场面有点尷尬。我知道区域发展项目靠儿童助养计划支持,但对我而言,每个人有自己尽一分力的方式,我用我的摄影专业来贡献。同理,即使你在金钱援助上力有不逮,必定也能找到可以发挥作用的位置。」

他不否认,时尚摄影和担任宣明会隨团摄影是截然不同的事,也曾有过完全放下工作,隨宣明会到穷乡僻壤拍照的念头,「我相信,摄影不能只做一件事,应该要有多重目標。10年前在一场活动上,宣明会的职员接触我,我就答应了。时尚、世界宣明会,我有了两个记忆点。」他接著说:「现在的我不接工作,跟著宣明会到处去,其实也不成问题,物质上不必和別人比较,我想要的器材也都能拥有,在这一方面,没有更大的追求。」

Chuan Looi在时尚摄影界享负盛名,但在时尚、相机、雷鬼头、低音吉他和重型机车以外,他有颗柔软的心。
Chuan Looi在时尚摄影界享负盛名,但在时尚、相机、雷鬼头、低音吉他和重型机车以外,他有颗柔软的心。

反时尚,同时服务时尚

时尚拍摄,对Chuan Looi而言,是出自喜欢,是一种热情,和金钱回报关係不大。人们说他反时尚却又在时尚界工作,他倒是直认不讳。「时尚只看表面,尤其现在是数码时代,资讯太快、一切东西都太快了。以前用的是菲林,要把事做好,就要捨得花时间,可是现在不一样。」说起这个,不免想起初衷,「我17岁来吉隆坡,看见街上的大型广告版,心里想著如果將来这个城市里,有70%的广告是我拍的,那该多好。」

之所以厌恶它的流於表面,却始终与它为伍,莫过於当中有其好玩的元素,牵引著他爱玩的心。「时尚跟著年代在变化,不仅仅是服装,还包括器材、髮型、音乐和拍摄手法,比方说简化背景(Clean Background)以前就有了,现在也还在拍,可你还是能看出年代的不同。」大马时尚拍摄的局限在於始终不是引领產业的国家,大部分时候还是跟著国外的大势,「趋势不断在变,而那都是我不懂的事,我得不停追,一直学。」这一点,或许和世界宣明会的义务工作有著相似之处,时尚创意推陈出新,但在某种意义上,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而每一种贫苦和灾难背后,都有著一个不尽相同的故事,前者需要保持动態,不断追逐;后者则需要静下心来,仔细聆听。

新疆对很多人来说,是充满神祕感的异域,Chuan Looi出发前听说那里曾发生衝突事件,必须提高警惕。但,也是在那片土地,他捕捉到许多美丽的画面,他说:「不要道听途说,很多事要亲身感受,眼见为凭。」
新疆对很多人来说,是充满神祕感的异域,Chuan Looi出发前听说那里曾发生衝突事件,必须提高警惕。但,也是在那片土地,他捕捉到许多美丽的画面,他说:「不要道听途说,很多事要亲身感受,眼见为凭。」

图像价值,因受眾改变而变

在时尚拍摄业界,Chuan Looi已到达一定的高度,但若以成就论,他说自己只不过达成了10%。他提起了一则新闻,「有个生前是保姆的外国女人留下十多万张未冲洗的底片,把这些底片买下的人把照片冲洗出来后,发现都是精彩的街头照,这些照片现在的市场价值高到难以估计。」这个女人即是电影《寻觅街拍客》(Finding Vivian Maier)里的主人公微微安梅耶(Vivian Maier),她的才华在死后才被发现,被誉为当代最出色的街头摄影师。

之所以提起这个,Chuan Looi想说的是:「有些照片现在看不怎么样,但如果继续做下去,观眾群不一样,它的价值也会不一样。」

时尚摄影14年,贫困地区的写实摄影前后也做了10年,配合世界宣明会为20週年爱心大使录製宣传短片的拍摄,ChuanLooi坐在被补光灯围绕的摄影棚正中间,始终表现出一种「还有些什么可以做」,激进但温和,一种勇往直前的纯粹。今年迈入四十不惑,ChuanLooi对自己十多年来的成长,瞭然於心。「不管是时尚还是写实摄影,內容不一样了。以前很贪心,什么都想要。」关於生活,又何尝不是那样。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