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an Looi笑說自己剛參與宣明會的行程時,也曾經拖著過多的器材,錯過眼 前一閃而過的畫面。「當我換好鏡頭,準備要拍時,事情已經不是那樣了。」 寫實攝影里有攝影師的視角,「我只能把東西拍得美麗有意境, 但是沒辦法 改變內容,因為它是真實的、就在眼前上演的,和平常攝影棚里, 一切都策劃 好,每一個步驟我都計算得到的拍攝不一樣。」後期,心境愈發成熟豐沛,他 意識到寫實攝影未必得以人物為主角,於是開始設計主題,比方說「門」。他 說:「一扇門等於一個家, 所有人都是平等的。這扇門後面住著什麼人,他們 有著怎樣的故事?由此引領大家思考。」

時尚攝影師雷明銓(Chuan Looi)名聲響亮,但行事作風低調,曾接受的專訪屈指可數。有傳他不善辭令,而他說起感受,也確實常有「呃,我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彆扭。是次以馬來西亞世界宣明會20週年愛心大使的身份受訪,透過他的照片和那背後的故事,讓人看見世界另一面的同時,也看見Chuan Looi的真實想法。

廣告

和Chuan Looi做訪問,印象最深的是他說:「一個真正了不起的人,能夠光鮮亮麗地站在頂端,也能弄髒衣裝趴在底層。」他用這句話形容一同參與宣明會探訪行程而成為好友的藝人張棟樑,但這樣的詮釋,用在他自己身上,也同樣傳神。

頂著已成為招牌的雷鬼頭,他也突然意識到這一點:「也對,平常工作時,有一整個團隊跟在我身後,東西都由他們打點好,我只抓相機,渴了、餓了,有人張羅。」無償跟隨世界宣明會同工到項目區探訪,沒有人特別照料,ChuanLooi也只是團隊的其中一員,器材也得幫忙扛。為了取景趴在沙塵滾滾的地面,行程中洗不凈的泥、抖不盡的沙,眼中所見的滿目瘡痍和平日工作時所見的美妝華服有著極大的落差。

Chuan Looi是Yipieyaya Studio的聯合創辦人兼首席攝影師,26歲那年踏入時尚攝影界,作品無數,合作過的名模和明星不計其數,金馬影后李心潔婚前去了一趟印度,後出版著作《在我說願意以前》,書中那一幀幀意味深長的影像即是出自Chuan Looi之手。馬來西亞世界宣明會今年迎來20週年,而Chuan Looi與這個組織也已結緣10年,曾隨團到中國、菲律賓、寮國、越南、黎巴嫩等地。

「最慘的不是沒有錢,也不是肚子餓,而是沒有未來。」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後,數以百萬人逃至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及土耳其。Chuan Looi在2015年隨世界宣明會前往位於黎巴嫩貝卡谷地探訪那裡的敘利亞難民。「他們回不去自己的國家,又不屬於現在身處的國家,什麼事都不能做,對未來感到彷徨。」一個孩子最需要的是什麼?Chuan Looi認為是健康和教育,生活的環境反而是其次,他也育有孩子,認為小孩是偉大的創造,應該被守護,但誰能許這些難民小孩一個未來?敘利亞雖被戰火蹂躪,但對足球的熱情不減,男孩們都有成為足球明星的夢想,Chuan Looi說:「我對足球並不熱衷,男孩們一直說要去踢球,我就叫他們表演給我看,於是我們去了一塊沒草的地,熱身完畢, 卻發現根本沒有球。踢球這件事是他們的奢望。」照片中的小女孩不知世事般嬉戲,天大地大,但她們沒有家。
「最慘的不是沒有錢,也不是肚子餓,而是沒有未來。」2011年,敘利亞爆發內戰後,數以百萬人逃至黎巴嫩、約旦、伊拉克及土耳其。Chuan Looi在2015年隨世界宣明會前往位於黎巴嫩貝卡谷地探訪那裡的敘利亞難民。「他們回不去自己的國家,又不屬於現在身處的國家,什麼事都不能做,對未來感到彷徨。」一個孩子最需要的是什麼?Chuan Looi認為是健康和教育,生活的環境反而是其次,他也育有孩子,認為小孩是偉大的創造,應該被守護,但誰能許這些難民小孩一個未來?敘利亞雖被戰火蹂躪,但對足球的熱情不減,男孩們都有成為足球明星的夢想,Chuan Looi說:「我對足球並不熱衷,男孩們一直說要去踢球,我就叫他們表演給我看,於是我們去了一塊沒草的地,熱身完畢, 卻發現根本沒有球。踢球這件事是他們的奢望。」照片中的小女孩不知世事般嬉戲,天大地大,但她們沒有家。

藉攝影專業獻力

一旦說到曾經探訪的項目區,Chuan Looi即能侃侃而談,希望人們「看見」照片背後的故事,他笑言自己的記性並不好,日常生活中,記不得人的名字;工作上,只要一結束馬上就拋諸腦後,上個星期拍過什麼幾乎想不起來,但是到項目區和災區的經歷卻總是歷歷在目。

日程緊湊,卻仍然義不容辭地為世界宣明會說走就走,他說:「平常的工作是事業,當志工是我個人的部分」,話鋒一轉,他說:「常有人問我助養了幾個兒童,我說一個都沒有,場面有點尷尬。我知道區域發展項目靠兒童助養計劃支持,但對我而言,每個人有自己盡一分力的方式,我用我的攝影專業來貢獻。同理,即使你在金錢援助上力有不逮,必定也能找到可以發揮作用的位置。」

廣告

他不否認,時尚攝影和擔任宣明會隨團攝影是截然不同的事,也曾有過完全放下工作,隨宣明會到窮鄉僻壤拍照的念頭,「我相信,攝影不能只做一件事,應該要有多重目標。10年前在一場活動上,宣明會的職員接觸我,我就答應了。時尚、世界宣明會,我有了兩個記憶點。」他接著說:「現在的我不接工作,跟著宣明會到處去,其實也不成問題,物質上不必和別人比較,我想要的器材也都能擁有,在這一方面,沒有更大的追求。」

Chuan Looi在時尚攝影界享負盛名,但在時尚、相機、雷鬼頭、低音吉他和重型機車以外,他有顆柔軟的心。
Chuan Looi在時尚攝影界享負盛名,但在時尚、相機、雷鬼頭、低音吉他和重型機車以外,他有顆柔軟的心。

反時尚,同時服務時尚

時尚拍攝,對Chuan Looi而言,是出自喜歡,是一種熱情,和金錢回報關係不大。人們說他反時尚卻又在時尚界工作,他倒是直認不諱。「時尚只看表面,尤其現在是數碼時代,資訊太快、一切東西都太快了。以前用的是菲林,要把事做好,就要捨得花時間,可是現在不一樣。」說起這個,不免想起初衷,「我17歲來吉隆坡,看見街上的大型廣告版,心裡想著如果將來這個城市裡,有70%的廣告是我拍的,那該多好。」

之所以厭惡它的流於表面,卻始終與它為伍,莫過於當中有其好玩的元素,牽引著他愛玩的心。「時尚跟著年代在變化,不僅僅是服裝,還包括器材、髮型、音樂和拍攝手法,比方說簡化背景(Clean Background)以前就有了,現在也還在拍,可你還是能看出年代的不同。」大馬時尚拍攝的局限在於始終不是引領產業的國家,大部分時候還是跟著國外的大勢,「趨勢不斷在變,而那都是我不懂的事,我得不停追,一直學。」這一點,或許和世界宣明會的義務工作有著相似之處,時尚創意推陳出新,但在某種意義上,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而每一種貧苦和災難背後,都有著一個不盡相同的故事,前者需要保持動態,不斷追逐;後者則需要靜下心來,仔細聆聽。

新疆對很多人來說,是充滿神祕感的異域,Chuan Looi出發前聽說那裡曾發生衝突事件,必須提高警惕。但,也是在那片土地,他捕捉到許多美麗的畫面,他說:「不要道聽途說,很多事要親身感受,眼見為憑。」
新疆對很多人來說,是充滿神祕感的異域,Chuan Looi出發前聽說那裡曾發生衝突事件,必須提高警惕。但,也是在那片土地,他捕捉到許多美麗的畫面,他說:「不要道聽途說,很多事要親身感受,眼見為憑。」

圖像價值,因受眾改變而變

在時尚拍攝業界,Chuan Looi已到達一定的高度,但若以成就論,他說自己只不過達成了10%。他提起了一則新聞,「有個生前是保姆的外國女人留下十多萬張未沖洗的底片,把這些底片買下的人把照片沖洗出來後,發現都是精彩的街頭照,這些照片現在的市場價值高到難以估計。」這個女人即是電影《尋覓街拍客》(Finding Vivian Maier)里的主人公微微安梅耶(Vivian Maier),她的才華在死後才被發現,被譽為當代最出色的街頭攝影師。

之所以提起這個,Chuan Looi想說的是:「有些照片現在看不怎麼樣,但如果繼續做下去,觀眾群不一樣,它的價值也會不一樣。」

時尚攝影14年,貧困地區的寫實攝影前後也做了10年,配合世界宣明會為20週年愛心大使錄製宣傳短片的拍攝,ChuanLooi坐在被補光燈圍繞的攝影棚正中間,始終表現出一種「還有些什麼可以做」,激進但溫和,一種勇往直前的純粹。今年邁入四十不惑,ChuanLooi對自己十多年來的成長,瞭然於心。「不管是時尚還是寫實攝影,內容不一樣了。以前很貪心,什麼都想要。」關於生活,又何嘗不是那樣。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