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撈黃面和豬雜肉湯配着吃,味道很搭,份量也剛好。

報道、攝影:本報戴舒婷(古晉)

我問,為何這碗豬肉湯喝起來如此平淡?
她道,這是霹靂安順人的口味,較清淡。
我問,清淡?這是可是一碗豬雜湯,怎能算清淡?
她問,那對你來說清淡是什麼?
我停頓,心忖,清淡是否只限於青菜蘿蔔?

初次試吃這豬雜湯時,我覺得它沒有讓人驚艷之處,友人大力推薦,我不好推拒,又不想將自己也不懂得欣賞的食物分享,於是我再試一次,並與掌勺的劉小姐談了以上的一段話,才發現了這湯的特別之處,以及其中所蘊含的餐桌哲學。

你所理解的“清淡”是什麼?和我的理解一樣嗎?清淡有沒有標準?葷肉湯算不算清淡?對於我“肉和清淡”就像黑和白,軟和硬,苦和甜,是一種對立,又像‘羅密歐於祝英台’那樣感覺很不搭。但,桌上這一碗確確實實是肉湯,我口裡嘗到的也的的確確是一味清淡。劉氏說的沒錯,肉湯是可以清淡的,是我眼鏡蒙上了塵。

眼前的這一碗湯,對我而言是清淡,但是對劉氏來說,那是勉強的清淡,看來安順的食味,不太符合本地人的重口味。於是我又問,那是為配合本地人口味做了調整嗎?她點頭。為配合
環境,不得不修修整整,但不能太過,要找那個點,讓自我和他人都可以接受。於是在地和外地、香料和肉、豐富和清淡都在一碗湯中尋找那個點,維持一份和諧,呈現一份美好。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大概也是這樣,在滿足別人和照顧自己之間,找一個互相尊重,不傷和氣的方式。

肉的美感在刀工下呈現出來。

豬肉粉
雖然,豬肉粉與豬雜肉湯用的是同一個湯,但是味道卻比後者清淡許多,劉氏說是果條影響了湯的味道,我們一般認為湯汁會入味到面中,卻忽略了其實麵條也會對湯汁帶來影響。還好,果條帶來的影響,使湯汁喝起來感覺很舒服。如果你嫌它太淡,不如加粒半熟蛋,讓蛋甜融入湯汁,別有一番味道。

我對豬肉粉中的每種食材都頗滿意,又或者是它無可挑剔之處。特別切割的薄薄肉片,以切工呈現肉層的美感,挑起食慾,明明是脂肪,吃起來卻不覺膩,比起味道它的口感更吸引我,微帶嚼勁,但不費力咬。至於豬肝,起鍋時才用熱湯燙熟,是完全熟,不是半熟,所以有點硬。

看起來肉量很多,但吃下一碗卻不覺膩,胃也不覺負擔。

豬雜肉湯+干撈麵
豬雜肉湯的味道比起豬肉粉較貼近古晉人古早味,熬煮了六小時的高湯,味道很紮實,使我喝到誠意。

香料腌過肉團,輕輕地為肉提味,卻沒有刻意在肉團上留下它的痕迹,盡量讓肉團保持自己,肉團也沒有一入口就展現自己,只有當舌齒將它碾碎,肉汁才溢出清甜,麻油之香填上味蕾。享用的間中如果想要點鹹味的話,那就咬一口肉丸吧,它是一堆料裡頭唯一帶鹹味的。

雖然一碗湯里有豬肝、肉丸、肉片、肉團,但是吃完一碗,我並不感覺自己吃下了很多卡路里,不覺膩,這大概是湯汁清淡的效果。黃面干撈,沒有異味,也不油膩,微咸微甜,和豬雜肉湯配着吃,味道很搭,份量也剛好。

味道多元的“安慰湯”,有苦有咸有甜。

苦瓜鹹菜排骨湯
當苦瓜遇上鹹菜,苦味和鹹味互不相讓,分不出高低,只能說,當你覺得苦太多時,就換咸來撐場,吃夠了咸,就再咬咬苦瓜。其實,我想說的是,當生活太苦了,就去流淚或是流汗,之後才能繼續吃苦。

當苦和咸在一起,不要忘記湯底是豬骨熬的鮮甜,只是不管是喝這湯還是人生,我們很常常容易把焦點放在苦上,忘記了甜。好吧,就算你忘記了,排骨(甜源)還是看得到的,不想吃苦和鹹的時候,那就吃排骨吧!到最後,你會發現,湯中還有大豆,似人生碩果。

嘿,這是一碗安慰湯呀,味道多元吶!

黑豆花生排骨湯最讓我意外的是每一口的結尾。

黑豆花生排骨湯
這湯最讓我意外的是每一口的結尾。一般上結尾就是收筆,回歸平靜,但是這湯的味道在經過黑豆的厚沉後,突然來了個輕巧巧的甜才結束,好像不甘心退場的演唱會,再來一個“安哥”那樣。而這樣的效果是由花生來“作怪”,原來黑豆湯加花生,味道這麼不同,我喝着喝着,覺得這湯挺有趣的,味道不單調,越喝越想喝。

 

666豬肉粉 客滿茶室: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