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金英(83岁)2年前转入爱心安养院生活,如今除了能自行用餐外,日常盥洗的工作都必须靠安养院的女佣代劳。

由于行动不太方便,她在安养院的日常活动就是看看电视,或与周围的老人朋友聊聊天玩玩球。

遭撞后逃影响健康

据其女儿叶丽香表示,数年前,无意间发现母亲莫名其妙地到处骂人且常疑神疑鬼,经送医检查后,才惊觉母亲得了忧鬱症。

「母亲很爱骑脚车出外到处跑,过去更因一场『撞后逃』的交通意外,导致母亲的健康状况雪上加霜。」

她坦言,上述意外发生后,碍于担心医药费太高,她与家人並没送母亲到私人医院救治。政府医院医生为母亲驳接骨头时,竟没把母亲骨头接好,导致她之后行走时得使用枴杖。

杜金英除了必须定期到政府医院接受身体检查外,每天更要服食各类药物。
杜金英除了必须定期到政府医院接受身体检查外,每天更要服食各类药物。

每天与药为伍

「母亲在入住的第一家安养院跌倒而摔裂骨盆后,就必须以轮椅代步;隨著母亲的身体状况日益走下坡,如今她每天都必须与药为伍,並定期前往政府医院接受身体检查。」

叶丽香披露,母亲年轻时就一直为生活而拚命努力工作赚钱,她从不怕吃苦,並从事了许多不同的工作。

「母亲从小家境贫寒、没念过书,年轻时都靠著体力活来谋生,包括骑脚车去帮別人洗衣服、洗碗打杂等等。」

她表示,自己成家后,孩子还小,加上需要外出工作协助丈夫养家,她才会毅然决定让母亲住进安养院。

她坦言,当孩子逐渐长大后,都在外坡工作,她自认一个人实在无法照顾行动不便的母亲,也不敢扛起照顾母亲的重任。

「毕竟要扶老母亲坐轮椅,或上床休息,或洗澡及协助她换尿布等,都需要另一个人的帮忙,所以我才把母亲转送到爱心安养院。」

她说,唯有如此,她也能比较安心地前往新加坡当陪月妇,赚取一些日常生活开销。

每月千令吉开销 女儿负担沉重

杜金英每月的固定基本生活开销大约是1000令吉,叶丽香坦言,这对于工作不稳定的她而言,是一项沉重的生活负担。

「我除了需要负担安养院的看护及住宿费,也需要为母亲张罗一些日常所需的用品,包括盥洗用具及尿布、奶粉等等。」

有鑑于此,她希望热心人士能慷慨解囊,以协助解决困境。

叶丽香希望热心人士能捐款,协助母亲杜金英购买日常所需的用品。
叶丽香希望热心人士能捐款,协助母亲杜金英购买日常所需的用品。

入住安养院变开朗

叶丽香透露,虽然家中有5个兄弟姐妺,但其他兄弟姐妹都有各自无法启齿的原因,而无法帮忙供养母亲。

她说,自从送母亲进入安养院后,她一般只能在没工作的週末或假日前往安养院探望母亲。

「我们每年在新年或某些喜庆大日子时,都会把妈妈接回家住几天;那时候家里人多,就希望能让老人家来一起感受热闹、欢乐的气氛。」

她续透露,其母亲自2015年3月入住爱心安养院后,无论生活或精神状况都出现了一些变化。

「我发现她最近性格上开朗了很多,气色看来也很不错,我们真的很感恩。」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杜金英(TOH KIM ENG)。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