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济作

自从一马事件爆发之后,纳吉的政治寿命就如悬在一线,险峻得很,隨时都可能被党內外施压而下台一鞠躬。

不过,儘管压力重重,纳吉仍然顽强地坚守著政权。对于党政內部的异议人士,他都强势地將他们撤换或扫除出去,积极巩固了本身在党內的绝对权力。对于党外的压力,他透过拉拢伊斯兰党,给予某种政治承诺,更透过允许伊斯兰党主席哈迪于国会提呈355修正法案,成功瓦解在野党的联盟关係。

合作关係崩盘

如今,在野的支持力量因为「355修正法案」以及「马哈迪及慕尤丁所领导的土著团结党」而显得异常分歧。除了彼此相互批评和不信任外,也让选民们开始觉得在野党执政无望,因此倾向于不回乡投票,甚至有些选民开始呼吁应该要投废票来惩罚某些在野政党。

纳吉就是透过这些政治手腕,不断地製造新的政治议题,来转移大家对一马弊案的注意力。哈迪的355私人法案成功提呈国会,虽然没有进行辩论及表决,下一次国会会期,该私人法案还是回到原点,不过这个动作已经让伊斯兰党和希望联盟的合作关係崩盘,情势对纳吉的执政集团有利。

接著,纳吉又出一险棋,突然委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担任首相署特別任务部长,引起朝野多方揣测。

纳吉这一险棋,对巫统党內而言,可以解读成如副首相扎希企图逼宫,他將毫不犹豫地像排除慕尤丁的方式將扎希干掉,好让希山慕丁上位。如此一来,扎希肯定不会也不敢有大动作,纳吉在执政集团的地位就更加稳定下来了。所以说这一步棋也属好棋。

对外则可以解读成被一马弊案缠身的纳吉,准备在下一届大选前退位。为了確保本身在卸任之后,能脱离弊案的纠缠,纳吉必须找到一位信得过的人接棒,才会没有后顾之忧。希山慕丁是纳吉的亲戚和亲信,符合这个条件。

纳吉委任希山慕丁为首相署特別任务部长,是险棋也是好棋,可以为纳吉达致许多好处,可见纳吉是一位谋略很深的政治人物。

这步险棋及好棋让纳吉进可攻,退可守。下一届全国大选,纳吉可以选择继续领军,也可以选择退下。

公正党的拉菲兹企图扭转乾坤,將社会大眾的注意力拉回一马弊案上。拉菲兹的这步棋能拉下纳吉吗?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