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在情人节前夕出现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的时候,怎么也无法想象,最终他並没有坐上那趟飞机的座椅,而是躺在太平间內冰冷的停尸柜,这是他在我国的最后一段旅程,而这旅程,长达45天。

广告

在他的遗体如愿乘机离开马来西亚后,最终他並没有去到他计划中的澳门,而是回归已被驱逐17年的祖国朝鲜,立即被送入焚化炉中,而所有围绕其中的疑问,隨灰烬蔓延开来,而真相譬如他的祖国,只能雾里看花。

2月14日晚上7时,韩国最大通讯社韩联社突发出一则快讯,內容援引多个政府消息指金正男在我国遭到暗杀,享年46岁。几乎同一时刻,採访部议论纷纷,毕竟作为朝鲜原本最有希望的继承者,忽然在我国境內遭暗杀,这將是惊天动地的新闻。

当下立即致电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后者简单表示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准备登机前丧命,没有任何跡象显示金正男遭人谋杀,更指案件列为猝死案处理。

隨后的晚上,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表明死者是一名「金哲」的男子,雪州警方同时透露金正男遭2名女子先后施袭,脸部有不明液体后,隔日警方就宣佈先后逮捕一男一女归案,同时追缉另外4名在逃中的朝鲜籍男子。

没人说明谈判內情

也就在这一天,数百名世界各国的媒体纷纷涌入我国採访,此后的44天,各国媒体疯抢新闻,在力求独家新闻与消息的强烈竞爭下,儘管警方严密封锁消息,但仍有媒体不惜以金钱换取独家新闻材料与情报,最终在本地媒体圈中形成短暂而独有的情报贩卖市场。

广告

期间各国媒体的接近揭秘式报导,巨细靡遗地披露10名男女嫌犯的身份、命案扮演角色与背景、金正男过去数年的动向、遗体的腐烂状態与处理到最后演变为外交风波时,甚至有人挖出所谓的马朝谈判內容。

然而,针对金正男是否遭暗杀、案中是否有特工存在、马朝是否曾经进行秘密谈判,而具体的谈判內容为何?始终没有人进行正面说明。

群眾面对排山倒海而来的新闻,以及各种不同的阴谋论,在金正男遗体离开我国的那天,所有的疑问依旧无法获得释疑。

有关真相,卡立在较后的记者上曾公开表示:「难道朝鲜不想知道案件的真相吗?」

也许,这將会是一宗歷史悬案,而我们能做的,就是从已知的所有事整理出端倪。

「我们不能输掉正义」

「无论怎样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输掉正义。」一名政府高官告诉本报,我国不能在金正男的事件上,输掉正义,因此无论谈判结果如何,金正男被害一案的调查仍会继续进行。

在我国与朝鲜的外交风波后,朝鲜坚持要向我国取得「金哲」(即金正男)遗体以运返朝鲜,同时强调金哲的死与朝鲜无关,因此警方不应针对朝鲜公民进行调查,而隨后而来的,就是双方禁止彼此在地国民离境。

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较后表示双方將会进行外交谈判,过程歷时近一个月之久,各方对于最终谈判协议与內容三缄其口,而在3月30日,包括原高丽航空职员金武义、二等秘书玄光宋,以及李吉欧与金正男遗体忽然乘机飞往北京再转机回返朝鲜。

同一时间,滯留朝鲜的9名我国公民搭专机回返我国。上述政府高官指出,警方已確认死者是金正男,而朝鲜从未承认死者是金正男,反而坚称是「金哲」的朝鲜公民为由,金正男遗体理应交由逃往中国的家属处理后事。

他说,死者交由家属手中是最正当的事,但我国必须在维护公义与保全9名滯留朝鲜的我国公民作出最妥善决定,而任何决定最终必须以维护我国公民利益为依归。

他表示,儘管金武义、玄光宋与李吉欧在录供后最终离境,但我国已將涉案的2名女嫌犯提控,同时也不会放弃通缉另外4名朝鲜籍男嫌犯,最后迎回9名我国公民的回归,这將是两全其美的方案。

而让人不解的是,金正男远在中国的儿子与妻子,竟从未提出处理遗体身后事的要求,而金正男遗体在运返朝鲜后即被焚化,外媒纷纷称目的是「销毁证据」。

金正男遗体何时离开?

金正男事件发生后,各种阴谋论接踵而至,有日本媒体以一张金正男多年前裸露上身的照片,指在我国丧命的金正男腹部没有刺青,因此怀疑金正男从未丧生,也有人指金正男遇害与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有关,各种阴谋论最终均遭否定。

而在金正男遗体运返朝鲜当日,有人传出金正男或已在3月25日第一次领出时运回中国北京,秘密交由其家属处理身后事,而较后被指运返朝鲜的遗体,其实是一直仍在我国,但不知去向的朝鲜籍嫌犯李吉欧。

儘管如此,全国警察总长卡立在一次记者会时就强调,李吉欧、玄光宋与金武义三人均乘搭同一班机离境,当媒体表明未有人目击李吉欧在机上时,他以媒体或许看漏眼为由,轻鬆带过。

外媒重金买新闻 机场短片至少22万

在金正男遇害消息传开后,在我国没有设立分社或通讯员的外国媒体,面对资源与情报匱乏的困境,有者因此不惜砸下重金,出高价向本地新闻工作者购买情报或新闻材料,仅仅一篇新闻就出价逾3000令吉。

多名记者就曾接获中间人献议,出价5000人民幣(约3192令吉)协助提供新闻稿,而在嫌犯与闭路电视监控画面未曝光前,更有日本媒体提出一张嫌犯照200美金(约879令吉)的代价,希望记者设法寻找照片。

2月19日,日本富士电视台以「金正男遇刺的瞬间」为题,全球独家首播金正男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遇袭的机场监控画面,时长5分26秒,隨后其他日本媒体隨即爭相询问如何透过「正確管道」,以购买相关机场监控画面视频,更传出相关视频代价至少为5万美元(近22万令吉)。

事后,我国官方宣称將展开调查並揪出非法流出监控视频者,但至今没有任何人落网。不仅如此,在金正男的解剖报告出炉以前,更有人向本地媒体出价1万令吉,以「设法」提前取得仍未公佈的解剖报告,但最终遭到记者婉言拒绝。

而一名日本媒体更向本地媒体控诉,有人手持情报与新闻材料前来兜售,更扬言一旦他拒绝购买情报,当天的日子將会「漏新闻」,最终因出价太高无法成事,而当天也因此漏掉朝鲜到秘密地点与我国谈判的画面与新闻。

一名资深新闻工作者在事后坦言,外国媒体向本地媒体大撒金钱换取情报,担忧或会导致部分本地新闻从业员与相关单位分摊酬劳以取得情报,最终无形中助长贪污,而新闻工作者也因此將职业操守毁于一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