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善勇

这些日子,希联火力全开的,是对准首相纳吉。他们可能万万没有想到,万一巫统临时易阵,换掉主帅,將会这样?眼下纳吉委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任职首相署特別任务部长,说不定正是未来排阵的伏线。

这一招嘛,说来也是师自马哈迪医生。感受了1999年烈火莫熄的雷霆万钧,马哈迪医生一点没有迟疑,乾脆一刀切下,把自己的政治生命截掉了,从而再延续了十余年的后马哈迪时代。

政局曖昧之时,纳吉现在出乎意料地安排表弟希山,身兼二职,除了现行的国防部长,同时行走上书房的首相署;不知纳吉內心的用意,是否正在积极培训希山熟悉这一个內阁的核心部门?论家世,论学识,论资歷,论应对,论辩才,希山自然都是上上之选。MH370迷离的记者招待会上,希山的淡定自信,希山的从容不迫,確实信服了两岸的国人,也信服国际的领袖。

希山唯一的为难之处在于处理党內的曲曲折折。认识这点,我们自可明白既经委任,何以他在第一时间挺身促请各造幸勿见缝插针,顺势趁机离间巫统领导层之间的关係。言下之意,到底为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怎么说,巫统和国阵恐怕真正在慢速走向后纳吉的岁月了。第14届大选,说不定將是希山希联,任选一个。面向了未来新首相的效应,两岸的选民最终怎么评估希联的希望,和希山的希望?

不管怎样,这个国家的主流政治,显然还是操控在这几个政治世家了:拉萨、胡先翁、马哈迪的父子兵,阿都拉和他的牛津女婿。上一代的恩怨了了,接下来就全看一山两里的决斗了:希山、慕克里兹、凯里,谁可以走到布城首相署的最后一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