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谢诗坚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拒绝与土著团结党合作后,竟脱口而出向土著团结党发话(任何政党)若要执政马来西亚,则须在巫统或伊党之间二选其一,前提是合作者要认同伊斯兰教义。

但回顾歷史,事实並不是这样的。打从50年代开始,巫统的分裂导致拿督翁(创党人)于1951年,另起炉灶成立「马来亚独立党」。虽然伊党也是在同一年成立,这些少数宗教分子是因不满巫统未极力推动伊斯兰教和文化才选择另立门户的。

在1955年大选时,伊党仍是一个小党,但意外地贏得一个议席,剩下的51席由联盟拿下。选举之后,伊党发现其影响力不足,根本无法抗衡巫统,因此在1956年让拥有社会主义思想的著名政治人物布哈鲁丁来领导伊党。

改变左倾形象

布哈鲁丁原是战后马来国民党(1945-1950)的主席,因被英政府指控受共產党渗透,遭逮捕入狱,党也被查封。出狱后的1955年,他又联合另一位著名的左翼领袖阿末布斯达曼合组「人民党」(以社会主义为政纲)。未想一年后,他认为他的「政治天地」应在伊党,因为人民党已有了布斯达曼。

就这样,布哈鲁丁领导伊党参加1959年的大选,但在私底下与反对党有所默契;尤其是与社阵(由人民党及劳工组成的社会主义阵线)达成不相互攻击和对议席分配的协调,同时也在登嘉楼让路予拿督翁及其团队参选。

伊党採取了「私下合作」方案,並在这一年的大选中,取得了吉兰丹和登嘉楼的执政权,国会议员增至13名。这个成绩对伊党来说是成功的。不幸未及半年,伊党与拿督翁领导的国家党闹分歧,数名国家党州议员跳槽巫统,登州政权也转手成为巫统的「天下」。

伊党失去登嘉楼后,集中精力守护吉兰丹州。可是,1969年大选发生513种族衝突流血事件后,伊党也改变了左倾形象,因为那时「社阵」已不存在(1966年解散),劳工党也宣佈杯葛大选,而领导伊党的阿斯里不再具有社会主义思想,反而与巫统眉来眼去。

当时,上位的敦拉萨(1970年拜相)有意重整和重组政党之间的关係,也拉拢伊党参加联合政府(1972年),其他反对党如民政党、人民进步党及人联党也被收编归纳,唯独民主行动党及砂州的国民党未被收编,仍保留为反对党。

另个春天来临

1974年,巫统將「联盟」改头换面成「国民阵线」(国阵),成员党从3个扩大成9个(如今发展成13个成员党)。巫统的权威进一步確立了。所有的成员党都得以巫统的意识为依归。

可是伊党在三年后却自我分裂,一派以当权派阿斯里为首,另一派以吉兰丹州务大臣纳西为主,两派恶斗,导致中央政府于1977年动用紧急法令接管丹州政权;接著把伊党踢出国阵,且在1978年举行闪电州大选。伊党在支离破碎下,遭遇空前的失败,不但失去丹州政权,也一直爬不起来。

儘管,在1989年由法兹诺取代尤索拉哇(中庸派,他取代阿斯里在1982年成为党主席),表现出宗教路线,但伊党不可能单独参选而能震撼巫统(从1978、1982及1986年的三届大选来看,伊党都一败再败),直到1990年,伊党取得了东姑拉沙里成立的「46精神党」合作(东姑拉沙里因1987年竞选党主席失败后,在1988年离开巫统,在1989年成立「46精神党」),才重夺吉兰丹州政权。

在此之后,伊党在等另一个春天,而这个春天在1998年降临。安华被马哈迪革除后,很快地联合起伊党与行动党,挑战巫统。这一合作给伊党带来前所未有的荣耀。1999年的大选,伊党保住丹州的同时,再一次拿下登嘉楼州政权,国会议员也空前的增加至27名。

换句话说,伊党是必须与其他反对党合作才能有佳绩有突破。偏偏伊党不信安华效应,就自行往「伊斯兰国」的道路迈进,结果是行动党在2001年脱离替代阵线,公正党也无法与自大的伊党合作,在2004年的大选中反对党再一败涂地,伊党只能保住吉兰党州政权。这说明了反对党合则强,分则弱,伊党也没例外。

伊党的再一次翻身是2008年的大选,是在安华的说服下,才勉强地拉回伊党与行动党有限度的合作(避开三角战,不谈伊斯兰国,只谈福利国)。这一回上演了巨变的政治剧,反对党拿下5个州政权,伊党除保住丹州外,也取下吉打州;更由伊党人出任霹雳州务大臣。

权力均等更易衝突

到了2013年的大选,在仍然维持反对党的合作(以民族主义路线面对选民),又再一次展示出反对党的威力。除了保住三州政权外,又取得89个国席,促使民联誓言要在下一届(2017年或2018年)拿下布城。詎料政治的变化,反对党又重新洗牌,巫统也面对內部的震盪和某种程度的分裂。

2015年伊党与行动党断交,民联瓦解后,从伊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再加上马哈迪及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意味著反对党有必要整合与守望相助,不是为了打破哈迪阿旺的「狂言」,而是要真正形成一个团结的队伍,才能与国阵来一场较量。

如果反对党阵线(希联)找不到切入点,应有一位权威或精神的领导人在主导大选。若是4个团队排排坐,权力均等下更易发生衝突和矛盾。这个人选除马哈迪外別无他人。还有希联也要证明,来临的大选是国阵与希联之战,伊党既不加入希联,也不与巫统联手就要靠边站了,可能战绩会大不如前。

毕竟歷史从来没有证明伊党单打独斗能拿下巫统,如今在三角战中又以什么作为筹码来认为伊党是巫统的替代者?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