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亚洲地区將受到全球经济格局的全方位影响。《华尔街日报》所作的国內生產总值(GDP)预测显示,亚洲作为一个整体明年GDP增长率为6.2%,只略高于今年的6%。

广告

《华尔街日报》预测,將令亚洲贸易受益的是美国经济(GDP预计增长3.5%),但欧盟增长乏力(0.8%)以及中国增长势头放缓(7%)將抵消掉大部份益处。

明年许多国家的国內表现將强劲,印度和印尼有望从近年来实施的强有力財政、货幣和结构改革措施,以及投资者对其新政府的信心中,收穫一些红利。

泰国將试图回归民主,在此之前,军政府將努力提振投资和增长。

中国將面临一些主要任务,包括改善公司治理,应对房地產市场滑坡及其相关影响,提高社会保障力度以支持消费,继续推进金融市场自由化等。

虽然眾多国內因素將非常引人注目,但是外部因素將显著影响亚洲前景。以下是將会影响亚洲经济的部份领域:

中国经济放缓

广告

鉴於中国经济的规模,以及近几十年来迅速、稳步的增长,因此当中国增速长期徘徊在不怎么高的水平时,亚洲各经济体和企业就会大跌眼镜。无论是成品还是半成品,亚洲其他各国与中国的贸易敞口都相当巨大。

大量投资者进军中国股市、债市,使得近些年来亚洲各国与中国之间的金融联繫也越发紧密。

中国的经济发展但凡有一丁点失序,都会扰乱整个地区的经济体和金融市场。

欧洲步履艰难

由於欧元区GDP规模可以媲美美国,因此当地严重落后於趋势的经济增速对於亚洲出口需求而言,堪称巨大的拖累。

儘管欧洲步履维艰並非什么新鲜事,但是相关风险可能会非常轻易地扩散至亚洲,这些风险包括大规模货幣宽鬆政策引发的各种意外后果、债务和外匯市场剧烈震盪、金融和信贷流动被扰乱等等。

考虑到亚洲大多数经济体都进口能源,大宗商品价格的下降,將有利於各国的经常项目以及通胀前景。这对於印度、印尼等赤字国家而言尤其利好。与之相反的是,马来西亚作为主要的大宗商品出口国,注定要遭受损失。

另外,大宗商品价格疲软还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欧盟需求不振,因此这种回调对於亚洲地区的前景,是一把双刃剑。

全球贸易疲弱

联合国(UN)的数据显示,全球贸易额自2012年以来一直处於停滯状態,而全球贸易量则从2011年开始便已经停滯。

3大工业国增速放缓,以及贸易保护主义的上升,是推动这种情况出现的因素,短期內不太可能发生改变。

考虑到亚洲经济体对於贸易的依赖比较严重,全球贸易动力的丧失,或在中短期內成为一个主要的增长阻碍因素。

如同许多观察人士指出,美国此轮经济復甦不具典型性,国內生產总值(GDP)、企业利润以及就业增速令人侧目,但是薪资增速,以及通胀预期上升速度却並未一同加快。

只要就业市场没有出现重大改善,那么美国对亚洲商品的消费需求(即进口)也可能不会相对应的实现增长。

因此,过往经验中美国增速与亚洲出口商之间的联动关係,可能会让亚洲出口前景被夸大,今年的情况便是如此。

此外,外界对於就业市场復甦质量的困惑,也可能在向后定量宽鬆政策时代的转变过程中形成阻碍。

如果美联储明年在政策正常化的进程中,没有给全球市场造成任何衝击,那將会是相当非凡的。

不过,至少目前的美元大涨势头可能会在美联储行动预期的提振下得以延续,区域性匯率或因此承压。

此外,欧盟与日本可能延续的大规模非常规货幣政策,將令区域性外匯波动变得更加复杂。

举例来说,韩元可能需要在美元/韩元大涨以及日圆/韩元走低中(日圆/韩元走低会给韩国出口商带来衝击)寻获平衡。

中国下半年GDP料达7.2% 大马经济面临考验

中国受疲软的房地產投资拖累,《华尔街日报》预计,2014年全年的经济增速为7.3%,2015年上半年的同比增速为6.9%。

中国政府在11月21日宣佈,降息以应对潜在风险,《华尔街日报》预计,2015年中国还要2次降息,並2次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华尔街日报》认为,增长前景既面临上侧风险,也面临下侧风险,具体要取决於政策行动。上侧风险来自地区贸易合作和中国开放带来的服务业出口。

《华尔街日报》认为,宽鬆货幣政策週期的滯后影响,加上更加积极的財政政策,中国2015年下半年的GDP增幅,將有望达到7.2%。

香港

受外部需求(主要是美国)及相关的本地需求增强提振,香港明年的经济增速或向3%挺近。

不过,这一增长前景面临下侧风险,包括本地的不確定性、中国经济放缓速度快於预期,以及欧盟復甦步伐不及预期。

香港还面临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包括中產阶级移居海外、经济多元化程度不足、来自中国的竞爭,以及政治转型所带来的长期不確定性。

增长前景的上侧风险来自地区贸易合作和中国开放所带来的服务业出口。

印度

实际数据表明,印度经济仍在徘徊,但消费者信心和商业信心大幅上升,对此轮经济週期构成良好支撑。明年或出现投资復甦及消费重新加速的情况。

到目前为止,新政府在结构性领域少有建树,但在税收、外商直接投资和矿业方面的实际措施可能很快出台。

印度经济面临的一个风险在於,不良投资和贷款造成的拖累有可能延迟復甦,令高企的资產市场估值受到质疑。

此外,美联储利率正常化造成的市场波动有可能导致印度企业部门偿债困难。近年来,印度企业已经借入了大量美元债务。

印尼

大宗商品领域遭遇的不利情形,以及財政/货幣政策方面一定程度的收紧,有可能令2015年增速低於趋势水平,但进行之中的宏观调控有可能为未来更强劲的基本面和可持续经济表现奠定基础。

不过,对印尼来说,明年可能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如果经常项目在燃料价格上涨之后没有改善,匯率有可能承压。

外界还担忧,总统佐科维多多(Widodo)的改革方案,可能会受到难以驾驭且敌对的国会的拖累。

马来西亚

隨著財政整顿的推进,加上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大马经济將面临考验。

此外,大马货幣贬值和融资成本上升,可能令其面临更大的挑战。国內需求放缓,加上油价下滑,导致出口收入不振,可能令其2015年的经济增长率不足5%,从而逆转今年的经济復甦势头。

菲律宾

2016年大选前公共支出加速增加、海外资金持续匯入、IT服务外包业强劲扩张,加上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可能令该国未来2年的经济增长率至少达到6.5%。但是供电缺口可能影响国內的经济活动。

新加坡

如果美国订单的增加抵消中国和欧盟经济放缓的不利影响,则2015年该国实际经济增长率仍可能达到3%。

通胀风险可能基本消失,因此新加坡金管局(MAS)或许会让新元的名义有效匯率持平或贬值。

韩国

《华尔街日报》预计,2015年该国GDP增长率將由今年的3.4%,小幅扩大至3.6%,同时该国政府將启动提升生產率的改革措施。

但是韩元持续走软,可能影响资本流情况。

斯里兰卡

《华尔街日报》预计,斯里兰卡今明2年实际GDP增速为7.5%,通胀率在4%至7%左右,財政指標稳定。

定於2015年1月举行的总统大选,以及美联储明年某个时间可能加息,是该国经济面临的2大事件风险,这可能导致金融市场波动加剧。

台湾

未来2年经济增速將徘徊在3.5%左右,但若要经济持续强劲增长,台湾政府必须採取刺激增长的改革措施。

新台幣疲软对外国投资者投资台湾证券构成风险。但由於台湾外匯储备规模庞大,新台幣疲软对金融市场稳定性不构成巨大威胁。

泰国

明年年初经济增速可能会触底,但我们对该国3.5%的实际GDP增速预期面临许多內部和外部风险。

由於缺少通胀压力,泰国央行全年无需加息,但如果在经济復甦趋势远未確立之前实际利率出现上升,那么泰国央行可能会降息。

然而,泰国经济前景面临很多风险。如果该国的政治局面没有改善,其出口和旅游业可能依旧难有起色。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