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08年308大选,行动党改编世杯决赛主题曲的三语版本主题曲《改变》,开始在大城小镇及华裔选区传唱;时隔5年后的2013年505大选,民联打出的竞选口号「505,换政府」响彻大街小巷,燃起了选民的热血,许多远在他乡工作的华裔选民,更是不远千里纷纷回乡投票。

 过去2届大选的激情澎湃,改变了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城市选区及华裔选区几乎成为了民联的「囊中物」,国阵在这些选区几乎只有挨打的份儿。

当越来越多人不屑地在问:「华裔选票,还有看头吗?」之际,过去两三年,大家在大马半岛的数场补选及砂拉越州选举中,嗅到了些许不一样的味道,这些细小的因素会在来届大选起着怎样的变化呢?

2013年505大选的选情激烈,朝野政党不敢怠慢,积极动员支持者投票,使整体投票率创下歷史新高,达到84.84%;国阵在得票率不如民联,但却有惊无险地保住中央政权,同时也夺回吉打州政权。

国阵的华基政党当时成了最大输家,马华、民政及砂州人联党几乎溃不成军,这3个华基政党合共只赢得9个国会议席;其中,人联党的华裔国席候选人全军覆没,仅靠土着候选人胜选,避免了扛白旗的尴尬。

相反的,民联三党的华裔得票率大大增加,尤其行动党更是在华裔及城市选区势不可挡,在51个选区中,赢得38个选区,也是行动党歷来最好的成绩。

据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的分析,整体而言,华裔选民在505大选踊跃投票,在高达80%的华裔投票率当中,反对党囊获了80至85%的支持票。

他形容,505大选是一场「不寻常的选举」,因当时有很大的改朝换代可能性,反对党成功动员城市选民、新生代及华裔选民出来投票;而他也不讳言,80至85%的华裔投反对党也是一个歷史高峰,在来届大选有所下降是必然,但问题的关键是下降的百分比。

他说,若要复制华裔选民高投票率的歷史,胥视希望联盟与伊斯兰党是否可以达成协议,在来届大选以一对一的方式来单挑国阵,以让大家看到改朝换代的希望。

他补充,一旦出现三角战,一些身在他乡工作的华裔选民就会认为国阵稳操胜算,回乡投票是浪费时间之举,这对反对党来说,就是一个打击。

希联面临危机

另一位时评人兼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陈中和也认为,约80%的华裔选民在上届大选投票给反对党,支持率来到顶点,这5年下来,反对党起了一些变化,使希联有面临一些危机。

他说,在今天的政局下,改朝换代的氛围不如2013年全国大选那样浓烈,而反对党有不少「海啸议员」,素质参差不齐,有部分海啸议员的服务精神不及执政党的地方领袖,特别是马华勤耕的柔佛州,有些地方已开始出现了怨言。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中和认为,来届大选将出现几个效应,第一是部分选民回归到选人不选党;其次是上届大选的华人选票对反对党的支持已到了一个顶点,在来届大选料会下降至少10%。

陈中和及陈承杰不约而同地提到,大部分华人的投票依然倾向反对党,但支持反对党的华裔选民可能会削减10%。陈中和认为,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反对党在南马区可能会遭遇挫折,行动党无法赢得比505大选更多的议席。

以陈承杰的看法,大部分的华裔选票依然倾向反对党,因执政党依然存在很多问题,包括贪腐及种族化,但当中有部分选民或不会如同上届大选般回乡投票,若投票率下降一成(10%)的话,反对党在半城郊的混合选区将会面对问题。

约8至10%华裔选民回流国阵

根据马华党内的调查,大马华裔目前在不同时段、不同选区及各个课题上,对国阵的支持率会有很大的起伏,但国阵在现阶段可获得的华裔支持率为25%。

马青总团长张盛闻提到,在505大选时,支持国阵的华裔选民介于15至18%,创下歷史新低;而现阶段的调查报告显示,约有8至10%回流国阵。

张盛闻指出,目前是备战期而非选举期,一旦这25%的华裔支持率可在来届大选化为国阵的选票,马华就有机会赢回上届输1000票以下的城郊选区,那么在政府里头的代表性就更大,以巩固大马走多元化路线的定位。

在歷届大选,马华所获得的华裔支持率虽因地而异,但整体可获得30至40%;而目前所做的调查,虽显示支持率比上届大选有所回升,但仍无法拿到30%基本盘。

展示「共识精神」

张盛闻认为,国阵华基政党目前面对的劣势是反对党擅长打宣传战及网战,制造很多课题来使华裔选民对当今的执政党,尤其巫统留下很坏的印象,让大家对巫统及国阵留下一种贪腐及滥权的刻板印象,而每个政党都有素质好或素质不好的议员,但华人听信行动党的话,使选民选择投党不投人,导致有素质的国阵候选人也在城市或华人区吃败战。

他认为,当时行动党说服华人把选票投给伊斯兰党,使伊党从东海岸扩大至大马半岛,才会有355法令修正案的争议,而部分华人也看清了这个事实。

他提到,马华目前的党内团结加上国阵各成员党之间展示了「共识精神」来处理大课题,相信会减少自家人因内斗而扯后腿的现象。

他也提到,若走访马来基层及东马土着区,就可以感觉到来届大选存在「马来海啸」,这只是反对党制造出来以引导华裔选民可以改朝换代,以再度凝聚华人选票。

他补充,前首相敦马及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土着团结党可能会带来一些「明星效应」,但该党与希联的理念格格不入,加上反对阵线没有一个够火喉的领军人物,无法在马来选区掀起巨大的改革浪潮。

希联续推动改朝换代

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指出,行动党在过去2届大选的华裔支持率大增,在上届大选获得约80%华裔支持率,但行动党始终没有自满,并期望来届大选可以保住过去2届大选的高支持率。陆兆福坦承,来届大选可否保住这么高的支持率,关键在于能否说服华裔选民一起来完成尚未成功的改朝换代。

他提到,国阵目前面对数个不利的因素,第一是贪腐问题及一马发展公司(1MDB)课题,其次是经济大环境不景气,因政治与经济环境息息相关,华裔多数是从事中小型企业,最能感受到市场的买气及行情。

除了上述两个课题之外,陆兆福也谈到,反对党自2008年308全国大选打破国阵垄断的局面后,国内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民主化浪潮,而民主化浪潮不能往后退,尤其年轻一代都希望看到马来西亚有政治轮替的一天。

他不讳言,尽管有些选民对目前的政局感到悲观及失落,但反对党会继续做好工作,并去说服他们改变思维,因此希联必须尽快拟出明确的方向,展示新政府新希望,尤其是确认首相人选及马来选区单挑国阵的课题,以扭转一些劣势。他说,敦马哈迪及慕尤丁领导的土着团结党与希联合作有加分的成分,这样可以打破巫统的力量,增加新的因素,因为想要改朝换代的选民,不只是华裔,还包括马来选民。

他也谈到,希联目前看起来有点不协调,但这是过渡期,最重要的是让各友党都意识到要走向中庸的思维,以马来西亚人的角度来看问题。

投废票运动效应有多大?

陈承杰(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

我个人认为,网络鼓吹的投废票运动有企图心,有心人想要拉低华裔的投票率,因此先挑起民众对朝野两大阵营都失望,一是投废票,二是不要出来投票;如果华裔选民投票率高的话,大家都知道对谁有利,熟悉社交媒体的人也发现,鼓吹这种风气的人都是同一个圈子的人。

张盛闻(马青总团长):

行动党显然对投废票运动会感到紧张,甚至有些领袖痛斥这批人。以我的看法,此运动是曾经支持过民联,现在却对反对党感到失望的网民所发起的,这些人已不要支持希联,但仍不喜欢国阵,因此宁愿选择投废票,但究竟最后会否投废票,就要看届时的选举氛围。

陈中和(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我认为只有一小撮网民在鼓吹投废票运动,一般选民是不会有投废票的想法,因大马的投票程序很漫长,排半小时的队去投下一张废票是很浪费时间的事。以我的看法,绝大部分华裔选民依然会在两个阵营中去做选择,否则就干脆不出来投票,由于改朝换代的氛围没有2013年那么高,因此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的投票率相对会有所下降。

陆兆福(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

有人对大马政局抱持很悲观的态度,因此萌生投废票甚至不去投票的想法,这也是反对党最担心的心态;因此,希联要用具体的行动,在未来几个月扭转劣势,处理好首相人选及马来选区避免三角战,让他们看到反对党府,说服他们出来投下关键的一票。

解剖个案:安顺补选

华裔选民的投票率有下降趋势,可从2014年的安顺国会议席补选开始谈起。行动党在安顺补选败选的因素,除了华裔投票率下降之外,另一个因素就是民政党派对了候选人。民政党候选人马袖强是当地人,加上有些年长的选民认为应给民政党党魁一个机会;行动党候选人黛安娜是外地人,与当地选民不能够接轨之余,也引起行动党基层的反弹。

剖解个案:355法案是国阵成员党

目前最大的分歧点,在大家还未撕破脸之前,先大选是有一定的好处,加上希联目前还在过渡期,各党还没有统一战线,这些因素都有可能促使首相纳吉在今年宣佈解散国会以举行大选。在大选后,355法案究竟会走向何处难以评估,但就目前而言,巫统及马华都可以充分利用355法案来大肆宣传。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