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患上心脏衰竭,后则是帕金森氏症找上门,再加上家族遗传的糖尿病及高血压,让人生至走到一半的江春珠感到前路茫然,不知未来日子该怎么过!

来自怡保,今住在兵如港的江春珠(52岁),因同时面对心脏衰竭及帕金森氏症等问题,加上收入极微薄,目前生活陷入困境。

江春珠接受本报访问时说,虽然一直单身未婚,但因为之前在新加坡当厨师赚新币,日子还算过得风光。

直至2年前的某一天,她突然在新加坡晕倒,醒来后发现全身乏力,就连拿个小小的勺子的力气都没,一股不祥之感油然而生。果然不出所料,当地医生诊断其心脏衰竭,并建议她马上入院或最好返马治疗,避免病情恶化。

心脏衰竭帕金森氏症

惟基于后期已没有多余钱医病的她,虽然回流怡保后想另觅工作兼休养,殊不知却又被帕金森氏症缠上,面对重重打击之余,就连家族遗传的糖尿病和高血压也接踵而来,每每想到自己的坎坷路,不禁以泪洗脸。

江春珠说,在前往新加坡当厨师前,还曾到过日本淘金,加上这些年所赚取的新币,其在患病前确实有一笔储蓄供使用。

不过,她坦言这笔可观的储蓄,最后却因为要替淋巴癌病逝的父亲缴交昂贵的医药费后,一夜之间所剩无几,到现在更是接近零。

所以,当她知道本身得心脏衰竭或需要花一大笔钱治疗时,她宁选择当「驼鸟」逃避现实,至今都不愿求诊,希望它可以慢慢痊愈。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帕金森氏症却在一年前看上她,基于她未关注,现在已晋入第2期,一旦不按时吃药,手脚将毫无力气,抖动频率更为惊人,且常不自觉地自言自语。

目前的她仰赖踏脚车,沿街叫卖纸巾赚取微薄生计过活,如果生意好,一天可赚50多令吉,扣除了购货钱,至少还有20余令吉在手,有时生意差,当天开饭就成问题。

稍有力气工作的日子,江春珠会踏这辆脚车外出,沿街售卖纸巾。
稍有力气工作的日子,江春珠会踏这辆脚车外出,沿街售卖纸巾。

此外,基于手脚常乏力,她目前最多每周仅能工作3天,其余日子则被迫留在家中休养,但想到没开工无钱的日子,她更过得既痛苦又忐忑不安。

「在医生建议下,我每天必须喝两杯保健奶粉补充营养,但其价格太昂贵,实在不是我负担得起的事,但又没有办法拒喝。」

「如果遇到好心顾客,会施舍三几令吉让我吃饭,那至少那一天的我则会吃得饱一点,才有多一点点的力气工作。」

她因此希望社会善心仁翁,慷慨解囊,伸出援手助其一把过人生难关,筹募医药费及生活费解决切身问题。

没障友卡 申请援金被拒

没有置产的江春珠今住在怡保兵如港苏丹街一家双层店铺的楼上,之前每月租金为400令吉,不包括约100令吉的水电费。

店主后期体恤其困境,自动减租50令吉,至少让她有个栖身之所。但基于开销仍庞大,江春珠近期转当二房东,将多余空间以150令吉令外租出去,减轻负担。

她哭诉,由于只有52岁,也没有障友认证卡,导致她无法享有政府甚至民间的援助,包括一马援助金及福利援助金。

「当我听到有人派米前去登记,只要看过我的大马卡显示我未达60岁乐龄年龄,都把我拒于门外,令我难堪极了,我其实很想告诉他们,我真的穷到没钱开饭……」

没饭开饭的日子,江春珠会到面食摊向人讨取准备丢弃的江鱼仔或猪骨头,再领回家加点白米及水煲成粥,添加一点酱油简单裹腹。

有时候,其好心房客会从工作处外带一些厨余供她享用,这样又解决了一餐。

江春珠与药物为伍,以期减经病情。
江春珠与药物为伍,以期减经病情。

一个人的生日也快乐

尽管穷,但江春珠仍要让自己活得乐观。

受访当天,不巧为其52岁生日,她一脸笑意,「今天我生日,快祝我生日快乐吧……」

询及兄弟姐妹一事,原本开心的心情又沉重下来,并不讳言自从父母离世后,已和家人失联多时,对他们的近况一无所知。

她的天地,只是不及100平方尺的多合一空间,即是睡房,也是厨房兼饭厅,她还养了2只小乌龟解闷。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内,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将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将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内,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Kang Choon Chee,[email protected],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江春珠)。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