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蔡维衍

国阵政府临崖勒马收回提呈《355伊刑法修正法案》,让它继续成为伊党国会议员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后,全国人民,尤其是非穆斯林,深深地鬆了一口气。然而在本届国会会议最后一天,议长却出乎意料之外,行使权力放行,让哈迪阿旺提呈,虽然最后是要求辩论不果,议长就宣佈休会,不过已经让国人捏了一把汗。

由此可见《355伊刑法修正法案》在国会通过还是可能发生的;刚举行的伊党大会也重申绝不会放弃將马来西亚变成伊斯兰国的信念,因此全马反对伊刑法的人民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防世俗政体被侵蚀

伊党不能完成將伊化大马的法案提呈国会辩论的使命,是来自民间及朝野政党联合一道发挥了巨大的压力,而砂拉越的土保党反对力量最为坚强给力。

西马国阵成员党包括马华、国大党与民政也能由始至终坚持反对立场。本来国阵原是由代表华巫印三大民族的联盟为主干成立的,各成员党能一致齐心反对,巫统当然不能一意孤行,否则三大民族联盟垮了,国阵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然而,政党利用355法案来扰乱人心,是不明智的,国阵或將丟失大量非穆斯林的选票。这对国阵里反对355法案的成员党十分不公平,这些成员党有必要不时釐清各自的立场,將反对伊化政策持续保温,严正撇开「黑狗偷吃,白狗当灾」是非不分的关係。

现有法令下,伊斯兰法庭只能审理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监禁不超过3年,以及鞭刑不超过6下的案件。355修正法案將扩张伊斯兰法庭的权力,建议提高刑法的上限,以罚款不超过10万令吉、监禁不超过30年、鞭笞不超过100下取代。所以被指为是严峻的伊斯兰刑事法的开门法,为在马来西亚不久的將来全面实施伊刑法做足准备。

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范围,与建立伊斯兰国的信念只是一纸之隔,不能不提防世俗政体被侵蚀,形成另一场意识形態或宗教派別的斗爭,这是值得深思的!

打从21世纪起,宗教极端恐袭事件频频发生。2001年9月11日,19名「基地」组织(al-Qaeda)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客机,其中两架撞击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塔,一架撞向了五角大楼,一架坠毁,造成震惊世界的「9·11」事件。大约有3千人在那场灾难中遇害。严重事件是发生了,只是当初世人並不太放在心上。

「阿拉伯之冬」

当时有这么的一套说法:911事件是惊天大阴谋,是为了美国全球霸权,自己策划和导演了911恐怖袭击!直至2013年第13届大选时,伊斯兰神权国破坏性及残忍的劣行还尚未广为国人所瞭解,或者说国人还不太清楚。以为只要能够律己严谨,「不偷不抢,就不必怕伊刑法」。华社对马华的伊斯兰国说辞,嗤之以鼻。初到檳城竞选国会议席的刘镇东观察入微,眼看著群眾大会台下听眾个个豪气干云地把捐款塞进美禄罐。在投票日之前,神机妙算的他就向林冠英进言,准备接管政权。

当时世人嚮往改朝换代,不曾料到神权国的崛起及其惊人的影响力。

美国一向自许为民主战神,在那些「非民主」国家推动「顏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美其名为拯救国家,摧毁政治腐败、侵犯人权、窃盗统治的权威政体,促成政权更替。阿拉伯革命运动成功推翻了好几个国家政权:2011年1月14日,突尼斯革命成功;2011年2月11日埃及穆巴拉克宣佈下台;2011年10月利比亚卡达菲政权被推翻;2012年2月27日,也门总统退位。

但是,一些国家却陷入「阿拉伯之冬」:敘利亚自2011年初就陷入无休止的伊教派系混战;埃及民选总统被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也门哈迪政府被推翻后,沙特、科威特、埃及等国出兵干涉;利比亚的宗教势力和亲西方势力互相火拚,內战再起;激进圣战组织伊斯兰国兴起,四处攻城略地,並將势力发展到阿富汗、利比亚、伊拉克、敘利亚等国。

在美国资援反对力量和干预之下,这些国家饱受民不聊生的活生生惨状,让人感到心酸。极端神权国发动圣战酿成的穆斯林难民潮让欧洲发生难民危机,是我国人民必须居安思危,引以为戒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