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青年失业率高,当中高学歷者失业率更高!过去10年期间,新创造的高技术工作追不上大专院校毕业生的增长量,导致僧多粥少。

2015年,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当中,有15.3%人失业,相比之下,没有大专院校学歷的失业青年只有9.8%。

檳城研究院出版的《大马在2011年至2015年经济转型计划下的劳动市场及新就业机会》报告指出,我国在製造高技术工作及高学歷生的供求方面出现失衡。

数据显示,从2006年至2015年期间,大专毕业生数量增长了94%,但高技术工作只增长33%。

「2006年,我国共有270万人受僱为高技术员工(经理、专业人士或技术人员等),当时接受高等教育的劳动力只有206万人,这意味著一些没有大专资格者也能成为高技术员工。」

无论如何,2015年时,大专生人数已增至401万人,但只有359万个高技术职位。报告也指,就业不足(under employment)是指员工非全职工作或高才低就,我国就业不足状况日益严重,特別是发生在文凭生身上。

「『资格过高』毕业生数量迅速增加。据2014年人力资源调查报告,我国350万名接受高等教育的员工里,有110万人在只需中学或以下学术资格的中低收入职位工作。」

教育须与市场同步

报告分析,大专生在中低技术职位工作,乃经济市场里的技术失配。高才低就等于浪费投入在高等教育的时间与金钱。

儘管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但大马经济依然集中在打造中低技术工作,本地工业也停留在低附加价值活动,以减低成本及依赖移工,而不是追求创新工作。

「大马的经济也在吸引高素质投资,即製造更多高收入及高技术工作方面面对挑战。与此同时,公司却指技术短缺是防止他们投资提高价值链的原因。」

投资檳城董事拿督李家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技术每天在改变,传统技术或已不適用,因此教育机构须与技术及人力市场同步而行,否则可能造成大学课程里教的高技术,已非市场所需。

累积工作经验 高才何妨低就

檳州青年发展机构执行长丁国亮认为,我国目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整个就业市场最低层由外劳佔据,高层则是中年或专业人士,大专毕业生就被卡在中间。

「我国有很多大学,栽培出很多会考试及读书,却无法有效解决职场问题的大专生,甚至连待人处事都学不好。」他说,虽然许多大专生失业,但觅职网站就业坊上依然有许多徵聘广告,因为许多人达不到职场要求而找不到工。

就业市场最低层由外劳佔据,高层则是中年或专业人士,大专毕业生就被卡在中间。
就业市场最低层由外劳佔据,高层则是中年或专业人士,大专毕业生就被卡在中间。

他认为,有些人失业是心態问题,挑选工作及吃不了苦。很多人觉得自己大专毕业,却放不下去做一些蓝领工作。但他认为,就算薪水低,失业生也应骑牛找马,累积工作经验,让履歷表没那么空白。「很多人认为学士生只能当工程师,文凭资格只能当技工。但如果今天对工程师的需求没那么高,但技术人员的需求较高,就算收入较低,为何不去做?」

发展国家普遍现象 职位与学位无法同步增长

檳城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级研究员林志翰表示,大马经济结构有问题,虽然经济转型计划的目標是创造更多高技术工作,但现实中却背道而驰。

若比较第9大马计划(2006年至2010年)及第10大马计划(2011年至2015年)两个时期,新打造的高技术工作下跌14.6%,中等技术工作反而增长43%。

他指出,第10大马计划时期製造的高技术工作是50万个,比第9大马计划的59万来得少;同期的中等及低技术工作却有所增加,分別从79万及25万个,增至113万和32万个。

国行2016年度报告指,高学歷生失业率更高並非大马独有的现象,也发生在许多区域国家,但这违反教育程度越高薪水越高的普遍看法,也与发展国家呈对比。

举例,越南的非大专生失业率只有4.4%,但大专生高达18.2%。相较之下,德国非大专生失业率高达30.1%,但大专毕业生只有4.4%。

林志翰分析,区域內多数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正在產出大量大专生,劳动市场却无法同步创造更多高薪及高技术工作。若毕业生不接受更低技能的工作,就可能失业。

他说,发达国家人口增长率已放缓,教育培训系统及工业经济也较成熟,因此有更多適合的工作机会给大专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