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青年失業率高,當中高學歷者失業率更高!過去10年期間,新創造的高技術工作追不上大專院校畢業生的增長量,導致僧多粥少。

廣告

2015年,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年輕人當中,有15.3%人失業,相比之下,沒有大專院校學歷的失業青年只有9.8%。

檳城研究院出版的《大馬在2011年至2015年經濟轉型計划下的勞動市場及新就業機會》報告指出,我國在製造高技術工作及高學歷生的供求方面出現失衡。

數據顯示,從2006年至2015年期間,大專畢業生數量增長了94%,但高技術工作只增長33%。

「2006年,我國共有270萬人受僱為高技術員工(經理、專業人士或技術人員等),當時接受高等教育的勞動力只有206萬人,這意味著一些沒有大專資格者也能成為高技術員工。」

無論如何,2015年時,大專生人數已增至401萬人,但只有359萬個高技術職位。報告也指,就業不足(under employment)是指員工非全職工作或高才低就,我國就業不足狀況日益嚴重,特別是發生在文憑生身上。

「『資格過高』畢業生數量迅速增加。據2014年人力資源調查報告,我國350萬名接受高等教育的員工里,有110萬人在只需中學或以下學術資格的中低收入職位工作。」

廣告

教育須與市場同步

報告分析,大專生在中低技術職位工作,乃經濟市場里的技術失配。高才低就等於浪費投入在高等教育的時間與金錢。

儘管更多人接受高等教育,但大馬經濟依然集中在打造中低技術工作,本地工業也停留在低附加價值活動,以減低成本及依賴移工,而不是追求創新工作。

「大馬的經濟也在吸引高素質投資,即製造更多高收入及高技術工作方面面對挑戰。與此同時,公司卻指技術短缺是防止他們投資提高價值鏈的原因。」

投資檳城董事拿督李家全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說,技術每天在改變,傳統技術或已不適用,因此教育機構須與技術及人力市場同步而行,否則可能造成大學課程里教的高技術,已非市場所需。

累積工作經驗 高才何妨低就

檳州青年發展機構執行長丁國亮認為,我國目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整個就業市場最低層由外勞佔據,高層則是中年或專業人士,大專畢業生就被卡在中間。

「我國有很多大學,栽培出很多會考試及讀書,卻無法有效解決職場問題的大專生,甚至連待人處事都學不好。」他說,雖然許多大專生失業,但覓職網站就業坊上依然有許多徵聘廣告,因為許多人達不到職場要求而找不到工。

就業市場最低層由外勞佔據,高層則是中年或專業人士,大專畢業生就被卡在中間。
就業市場最低層由外勞佔據,高層則是中年或專業人士,大專畢業生就被卡在中間。

他認為,有些人失業是心態問題,挑選工作及吃不了苦。很多人覺得自己大專畢業,卻放不下去做一些藍領工作。但他認為,就算薪水低,失業生也應騎牛找馬,累積工作經驗,讓履歷表沒那麼空白。「很多人認為學士生只能當工程師,文憑資格只能當技工。但如果今天對工程師的需求沒那麼高,但技術人員的需求較高,就算收入較低,為何不去做?」

發展國家普遍現象 職位與學位無法同步增長

檳城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級研究員林志翰表示,大馬經濟結構有問題,雖然經濟轉型計劃的目標是創造更多高技術工作,但現實中卻背道而馳。

若比較第9大馬計劃(2006年至2010年)及第10大馬計劃(2011年至2015年)兩個時期,新打造的高技術工作下跌14.6%,中等技術工作反而增長43%。

他指出,第10大馬計劃時期製造的高技術工作是50萬個,比第9大馬計劃的59萬來得少;同期的中等及低技術工作卻有所增加,分別從79萬及25萬個,增至113萬和32萬個。

國行2016年度報告指,高學歷生失業率更高並非大馬獨有的現象,也發生在許多區域國家,但這違反教育程度越高薪水越高的普遍看法,也與發展國家呈對比。

舉例,越南的非大專生失業率只有4.4%,但大專生高達18.2%。相較之下,德國非大專生失業率高達30.1%,但大專畢業生只有4.4%。

林志翰分析,區域內多數國家都是發展中國家,正在產出大量大專生,勞動市場卻無法同步創造更多高薪及高技術工作。若畢業生不接受更低技能的工作,就可能失業。

他說,發達國家人口增長率已放緩,教育培訓系統及工業經濟也較成熟,因此有更多適合的工作機會給大專生。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