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10日讯)我国高等教育毕业生的起薪在过去10年几乎停滯不前。学士毕业生在2008年的平均起薪是1929令吉,起起伏伏多年后,于2014年跌至1917令吉,文凭生同期的起薪则从1211令吉微涨至1271令吉。

无论如何,学士生的起薪在2015年的涨幅较高,从14年的1917令吉涨至2182令吉。

檳城研究院吉隆坡分院高级研究员林志翰说,若排除2015年的起薪大涨幅,学士毕业生从2007年至2014年的起薪复合年增长率只有1.26%,比同期的通货膨胀2.37%来得低。

「除了2009年,这期间的国內生產总值每年都超过5%,若根据涓滴效应的说法,经济成长理应带动薪水增长,但为何薪水没相应调整?」

他也认为,这种薪水停滯的现象是不合理的,因为薪水涨幅比通胀及定期存款利息还来得低,但同期的学费及生活费已提高许多。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分析,由于毕业生供过于求,因此雇主有较大条件压低员工薪水,公司也没受到很大压力要提高薪水。

针对有人批评大专生素质不好所以无法获得高薪,但他认为,每届都有素质较好的毕业生,但素质好的学生又能获得多高的薪水?

学歷贬值的现象已出现,虽然大专生花了多年时间读书才考获文凭,但工作起薪却未必来得高。
学歷贬值的现象已出现,虽然大专生花了多年时间读书才考获文凭,但工作起薪却未必来得高。

大学只教导理论

根据国行2016年度报告里引用2015年大专院校毕业生流向报告数据指出,54%高等教育(学士、文凭)毕业生的起薪少过2000令吉。整体来说,最多毕业生(19.8%)起薪是1001令吉至1500令吉。

已涉足檳城工程业31年,曾担任製造业跨国公司的工程师、董事及諮询公司的刘瑞贤分享他的经验说,虽然外国大学毕业生及本地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有落差,但普遍上只差150令吉至200令吉而已。

「外国大学毕业生的优势是英文较好,有更大信心,但即使是获得一级荣誉学位的毕业生,也不是一上班就有很高的生產力。」

他说,大学教导很多理论,但许多工业有自己特定专属的操作,而这些知识往往只能通过实际工作来適应。

「要让工程师及员工有更高的生產力,通常需要一段时间,如半年至一年来训练,因此很多公司都有內部培训。」

管理层职工会没爭取 员工薪水跳不上去

刘瑞贤分析,薪水停滯的原因也包括没有职工会、公司管理层没积极为员工爭取更高薪水等。

「当檳城製造业在2000年处于高峰期时,刚毕业的工程师起薪是2200令吉至2300令吉,过了这么多年后,现今的大专毕业生起薪只有2500令吉至2600令吉薪水,员工薪水在扣除通货膨胀后,几乎没有增长。」

他认为,许多製造业厂没有职工会,没有集体谈判的能力,因此交由管理层决定薪水。

「一般上,若本地管理层如总经理不积极为员工爭取更高的薪水,跨国公司也不会主动给。虽然这些管理层如总经理的薪水很高,但他们也不积极为员工爭取提高薪水。」

他补充,隨著经济全球化,公司有更多选择撤资去其他国家设厂如越南、缅甸,公司也会以此为由,要求职员提高生產力。

他也表示,中小型企业往往从跨国公司取得订单,但在被压低价格的情况下,中小型企业也会压低员工薪水。「这就是製造业的结构性问题,但近几年来没有获得很大改善。」

但他说,隨著马幣近期贬值,一些公司可直接节省30%成本,公司理应趁此机会提升员工薪水。

求职者不符需求 企业压低薪水

投资檳城董事拿督李家全认为,公司会压低薪水,是因求职者的知识不是企业所需要的。

「若你的知识是我(企业)需要的,我没理由不给你一个適合国际水准的酬劳。若(劳力市场)开放后,薪水还是如此(低),是人力资源的素质问题。」

他认为,全球化年代,人力资源的流动性很强,若本地公司支付不起求职者要求的薪水,后者就会出国工作。

他也提醒,虽然一些国家的工程师薪水比本地高一两倍,因他们靠著更先进的器材及技术,一人能做2个本地人的工作量。他强调,本身並非鼓励本地人出国工作。

「大学门槛放低影响素质,大专毕业生是否一定领高薪?工作总有个起步,年轻人毕业后应先接受起薪不高的工作。」

他分享,本身80年代毕业后进入律师楼工作时,前3个月的薪水只有300令吉,接下来5个月涨至500令吉,之后才涨至1600令吉。他说,有些在本地工作的外劳,可能是工程系毕业生。菲律宾的医生也可能「降级」去中东担任护士,但薪水更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