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陈泌伶  摄影:陈泌伶、陈碧心

当你想到西餐时,你会联想到浪漫的环境、唯美的烛光和轻音乐的伴奏,那些背街小巷往往是巴黎或法国。但原来西餐也可以入乡随俗,与本地小吃摊文化,擦撞出不平凡的火花。坐落在繁忙的桑路住宅夜市摊里,白天屋主租给洗车服务业,当太阳与月亮交替时,就换各式各样的小摊位掌陀,准备为晚餐与夜宵而来的食客端上最拿手小菜。

“asia food kitchen” 就是其中一个由德国人掌厨的小吃摊。诺珀(Mr·Norbert)出生于德国﹒兰道市,他拥有多重身份,是一位出色艺术家、室内设计师、探险家、厨师等头衔。他走过的国家不计其数,也品尝过各地美食佳肴,尽管如此,他还是选择了古晋这休闲小镇一展厨艺,以美食结交朋友。

诺珀烹调的德国餐没有华丽摆盘,呈现的都是自己的美食文化与艺术的结合,但落在俗人眼中却是耸耸肩,一笑置之。诺珀也许不是星级厨师,但他对自己的烹饪颇有要求,而且每奉上一道菜,都会在旁细心教导客人如何按步就餐。他说:“美食让人团结,我希望我的食物能让更多的食客因它而聚在一块,我喜欢跟客人聊天,更喜欢借由美食去广结善缘。”

秉着美食邂逅缘分的宗旨,虽隐身在名不见经传的巷弄里,仍然有一票支持他的饕客,三不五时就上门解馋,一起聊生活、论哲学。想必能在当地的饮食业保持一定的客源,除了维持他一贯的“艺术食味”,价钱也是考量之一。诺珀走亲民价,每道菜平均都在两张红钞间,不必花大钱就可享用德国道地风味西餐,值不值就由你来评价了。

烟熏鸭胸Smoke duck breast
在德国人眼中,鸭胸肉是最营养最好的部分,别以为胸肉就是干涩的,经过烟熏后的鸭胸肉,不仅口感Q弹,而且味道浓浓地、咸咸地好开胃。厨师巧妙的应用鲜柳橙、迷你番茄、腌制橄榄来搭配,让这道烟熏鸭多了份鲜甜味,少了咸腻感。

夏季的夜, 坐在大排档里,无需打扮隆重,无需压低声线, 一口烟熏鸭、一口啤酒,谁能抵挡?

香肠
德国以香肠闻名,他们喜欢香肠的程度就好比华人喜爱腊肉的道理是一样的。在古时,德国人也喜欢把吃剩或吃不下的肉保存下来,渐渐的香肠成为他们保存肉类的方式,于是这饮食文化就这么流传下来。

德国餐少不了香肠做主角,诺珀说除了沾黄芥末或自己调制的酱料之外,搭配面包也是德国人最喜爱的吃法。在一年一度的德国啤酒节上,许多德国人都豪迈的喝着啤酒、吃着香肠或搭配面包,这样的组合也造就了大家对德国人的印象。可惜的是,一开始诺珀的西餐也是以德国出产的香肠为主,但因为运输关系一直出问题,所以才改用这款香肠,但基本上顾客还是很接受。他希望接下来有机会用回自家香肠,而且还会研发更多新菜色,让古晋食家可以品尝全所未有的味蕾享受。

香肠烤猪套餐
这一盘香肠&猪肉大杂烩,是诺珀目前菜单里最丰富的一道。结合了香肠、猪肉、配菜等。适合当主食,也适合当下酒菜。许多夜晚,三五知己结伴到此都会点上这套餐,既可微饱又可解馋。

诺珀腌制过的猪肉咸中带点甜,煎到8分熟,一口咬下美味多汁,不知不觉就一扫而空。除此之外,沾些他自制的咖哩B B Q 酱, 味道更是特别,以这价位吃到这等菜色,还嫌弃什么
呢?

马铃薯泥
无论是当主食、配菜还是零食,马铃薯绝对是德国菜肴的重要食材。德国人喜爱马铃薯的程度单是看他们的餐桌就能悟出一点端倪。相较于白饭,马铃薯泥的热量更低,更适合当主食来用。

诺珀自制的马铃薯泥有股淡淡的香味,入口虽没有即化,但我却更喜欢这种还能吃到一丁点马铃薯块的真实感。而且配上诺珀的酱汁,浓稠中带点本地独有的胡椒味,吃着吃着我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更喜爱配菜佐料,还是肉类主角。

德国酸菜
发酵食品在各个文化中都有很长的历史,而如今最有名的发酵白菜非德国酸菜和韩国泡菜莫属。德国酸菜“Sauerkraut”是德国的传统食品,用圆白菜或大头菜腌制。腌制过程因厨师的做法各有不同,一般上口感都相差不远。

酸菜能开胃,也能帮助消化,尤其是与分量不算少的德国餐搭配时,更能降低肉类带来的油腻感,让每一口都能保持新鲜美味。所以,德国人在做重口味料理时,都会搭配酸菜,甚至
也会加入一些在三明治或汉堡包里充做调味。

诺珀的每一道食物都有酸菜相伴。看着卖相普通,黄褐色兼皱巴巴的一坨,让我误以为是干炒果条,夹了一口往嘴里送,突如其来酸意让我口腔溢出不少唾液。第一口习惯了后,让原本就喜爱酸菜、泡菜的我更是吃不停口。

 

“asia food kitchen”: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