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陳泌伶  攝影:陳泌伶、陳碧心

廣告

當你想到西餐時,你會聯想到浪漫的環境、唯美的燭光和輕音樂的伴奏,那些背街小巷往往是巴黎或法國。但原來西餐也可以入鄉隨俗,與本地小吃攤文化,擦撞出不平凡的火花。坐落在繁忙的桑路住宅夜市攤里,白天屋主租給洗車服務業,當太陽與月亮交替時,就換各式各樣的小攤位掌陀,準備為晚餐與夜宵而來的食客端上最拿手小菜。

“asia food kitchen” 就是其中一個由德國人掌廚的小吃攤。諾珀(Mr·Norbert)出生於德國﹒蘭道市,他擁有多重身份,是一位出色藝術家、室內設計師、探險家、廚師等頭銜。他走過的國家不計其數,也品嘗過各地美食佳肴,儘管如此,他還是選擇了古晉這休閑小鎮一展廚藝,以美食結交朋友。

諾珀烹調的德國餐沒有華麗擺盤,呈現的都是自己的美食文化與藝術的結合,但落在俗人眼中卻是聳聳肩,一笑置之。諾珀也許不是星級廚師,但他對自己的烹飪頗有要求,而且每奉上一道菜,都會在旁細心教導客人如何按步就餐。他說:“美食讓人團結,我希望我的食物能讓更多的食客因它而聚在一塊,我喜歡跟客人聊天,更喜歡藉由美食去廣結善緣。”

秉着美食邂逅緣分的宗旨,雖隱身在名不見經傳的巷弄里,仍然有一票支持他的饕客,三不五時就上門解饞,一起聊生活、論哲學。想必能在當地的飲食業保持一定的客源,除了維持他一貫的“藝術食味”,價錢也是考量之一。諾珀走親民價,每道菜平均都在兩張紅鈔間,不必花大錢就可享用德國道地風味西餐,值不值就由你來評價了。

煙熏鴨胸Smoke duck breast
在德國人眼中,鴨胸肉是最營養最好的部分,別以為胸肉就是乾澀的,經過煙熏後的鴨胸肉,不僅口感Q彈,而且味道濃濃地、鹹鹹地好開胃。廚師巧妙的應用鮮柳橙、迷你番茄、腌制橄欖來搭配,讓這道煙熏鴨多了份鮮甜味,少了咸膩感。

廣告

夏季的夜, 坐在大排檔里,無需打扮隆重,無需壓低聲線, 一口煙熏鴨、一口啤酒,誰能抵擋?

香腸
德國以香腸聞名,他們喜歡香腸的程度就好比華人喜愛臘肉的道理是一樣的。在古時,德國人也喜歡把吃剩或吃不下的肉保存下來,漸漸的香腸成為他們保存肉類的方式,於是這飲食文化就這麼流傳下來。

德國餐少不了香腸做主角,諾珀說除了沾黃芥末或自己調製的醬料之外,搭配麵包也是德國人最喜愛的吃法。在一年一度的德國啤酒節上,許多德國人都豪邁的喝着啤酒、吃着香腸或搭配麵包,這樣的組合也造就了大家對德國人的印象。可惜的是,一開始諾珀的西餐也是以德國出產的香腸為主,但因為運輸關係一直出問題,所以才改用這款香腸,但基本上顧客還是很接受。他希望接下來有機會用回自家香腸,而且還會研發更多新菜色,讓古晉食家可以品嘗全所未有的味蕾享受。

香腸烤豬套餐
這一盤香腸&豬肉大雜燴,是諾珀目前菜單里最豐富的一道。結合了香腸、豬肉、配菜等。適合當主食,也適合當下酒菜。許多夜晚,三五知己結伴到此都會點上這套餐,既可微飽又可解饞。

諾珀腌制過的豬肉咸中帶點甜,煎到8分熟,一口咬下美味多汁,不知不覺就一掃而空。除此之外,沾些他自製的咖哩B B Q 醬, 味道更是特別,以這價位吃到這等菜色,還嫌棄什麼
呢?

馬鈴薯泥
無論是當主食、配菜還是零食,馬鈴薯絕對是德國菜肴的重要食材。德國人喜愛馬鈴薯的程度單是看他們的餐桌就能悟出一點端倪。相較於白飯,馬鈴薯泥的熱量更低,更適合當主食來用。

諾珀自製的馬鈴薯泥有股淡淡的香味,入口雖沒有即化,但我卻更喜歡這種還能吃到一丁點馬鈴薯塊的真實感。而且配上諾珀的醬汁,濃稠中帶點本地獨有的胡椒味,吃着吃着我也拿不定主意,到底是更喜愛配菜佐料,還是肉類主角。

德國酸菜
發酵食品在各個文化中都有很長的歷史,而如今最有名的發酵白菜非德國酸菜和韓國泡菜莫屬。德國酸菜“Sauerkraut”是德國的傳統食品,用圓白菜或大頭菜腌制。腌制過程因廚師的做法各有不同,一般上口感都相差不遠。

酸菜能開胃,也能幫助消化,尤其是與分量不算少的德國餐搭配時,更能降低肉類帶來的油膩感,讓每一口都能保持新鮮美味。所以,德國人在做重口味料理時,都會搭配酸菜,甚至
也會加入一些在三明治或漢堡包里充做調味。

諾珀的每一道食物都有酸菜相伴。看着賣相普通,黃褐色兼皺巴巴的一坨,讓我誤以為是干炒果條,夾了一口往嘴裡送,突如其來酸意讓我口腔溢出不少唾液。第一口習慣了後,讓原本就喜愛酸菜、泡菜的我更是吃不停口。

 

“asia food kitchen”: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