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摄影:游晼婷
土生土长的老板李国安浸淫饮食业廿余年,1993年中三毕业后便往新加坡发展,当时在厨房帮忙当杂工,两三年后他的师傅有机会往香港发展,他便也跟随。此后行迹继续踏往中国、法国、泰国、越南、英国、印尼,地球都快绕了一圈,直至两年前即2015年才回乡。一年半前煲有骨气正式成为古晋人美食搜索簿上其中一员。

一间成功的餐厅,除了最基本的味道,上下里外都得兼顾。店名取得好取得巧也是学问一个,我对这煲有骨气藏了许多疑问,便谘询了李国安。李国安笑,曾有不知情者询问,“‘煲有骨气’是不是打功夫的啊?”他透露,有骨气乃集团名称,他虽喜欢但是不能取之自用,恰好店里汤头都得煲上一段时间,灵机一动不如结合两者,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煲有骨气”。单听店名曾暗自揣想是否台湾美食,但经舌尖一探,可是国际本土味兼而有之。

餐厅开的前半年,掌柜的基本上都没在领薪资。那时名气尚未打开,卖不完的食物却不肯留下隔日继续使用,李国安要守的就是品质。店里一开始的菜单和今天所瞧见的又是另一回事。即便是目前被筛选留下大众都能接受的菜肴,那口味也和当初完全不一样,不受欢迎便改,一改再改,务必要做出大家都能接受并且喜爱的菜色。慢慢地,从朋友开始到朋友的朋友,传开来的好味道逐渐蔓延至网络,来的人越来越多。我试吃的那一天以及采访的这一天,踩进店里的步伐都不曾停过。

浓汤净
浓郁的猪骨汤,盛在印满了汉字的大碗里,彷佛见着了飘扬的中华文化。浓汤净比粿条汤底稍稍浓郁,还带了股鲜甜。我好奇询问,李国安笑了笑,那股鲜甜并非来自冬瓜,而是采用了足够猪骨熬煮释出的精华。他说,要做到并不难,猪骨下的多便可以。他一锅的汤满满的是二三十公斤猪骨,煲的时间也不马虎, 结合猪骨、白菜、冬瓜、猪尾、云吞等材料,肯定八小时以上。热腾腾冒烟时刻品尝,幸福值爆灯。

粿条汤
店里汤头基本都一样,但味道会随着配料的不同而有所改变。粿条汤底一样是猪骨熬煮,但因加入粿条吸收了味道,所以品尝起来感觉清淡爽口。猪油渣放得毫不客气,尚有肉片、肉碎,肉片一样相当惊艳,一般肉片如果切得稍厚,总摆脱不了又硬又韧之感。这碗里的肉片绝不属于薄片型,我暗忖了糟,但还是吞了进去,软中带弹,是从未有过的味道。带着一种不敢置信,又接连尝了好几口。那自然又是李国安重头戏,选用猪只软肉部分,所以口感不同。如果你也不喜欢厚厚肉片,试一试煲有骨气的粿条汤,绝对不一样.

招牌叉烧
李国安虽在菜单上几道菜色安上了“招牌”二字,但他也坦诚,其实并没有所谓特别好卖,这些都已经是一年半历经淘汰剩下的美食。左思右想,他最后把叉烧祭出来,如果只能推荐一道,那便是叉烧吧。光顾的许多顾客的确会特别单点一盘叉烧过瘾。美味要诀在于肉质,李国安不采用本地肉类,而是进口上等猪肉。烹调过后的口感果然与一般我们在外头所品尝的叉烧不相同。原先刚推出时,油的部分稍多,后来顾客反映喜欢瘦肉,目前推出的版本已是改良过后。送入口并非一般的死板感,有种弹性但完全不韧,彷佛在口中活了过来。

AROMA 鸡
这道菜曾经被“雪藏”了好久。来自印尼的食谱,李国安给搬来了店里。鸡肉先炸过,再淋上特调酱汁,一口肉一口炸蒜末,别被那红色给惊了心,其实一点儿都不辣。细微得几乎感觉不到的辣意与甜咸融合在一块,成了让人欲罢不能的美味。最后一道摆上桌也是最后一口试吃,但却最让人惊艳,我想得归功于那独家酱汁。李国安表示,不知为何就是不多人点这道菜,于是便照了相放在菜单上,但是相片的的确确无法传递它一丝一毫的美味,请在略过之前给它一次机会吧。

椒盐排骨
椒盐排骨选用排骨肉去骨,所以肉质特别好,不带涩意。上头撒了辣椒末、葱末、蒜末、椒盐粉,点缀些色彩。排骨炸得恰恰好,表皮内里一脆一软,咸淡适中。想要添味,还可以尝试沾些特调辣酱,酸酸辣辣,其中辣意稍呛,搭配椒盐排骨又有另外一番风味,赶走了口中的粘腻,又能再下五口。

炸豆腐
曾经炸豆腐有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叫做炸弹。李国安表示,当时想走趣味路线,随机包裹辣味炸豆腐,再随机分配。所以,客人不知道自己的炸豆腐中哪一块带辣,连员工也不知道。后来担心本地人不接受,炸弹就成了历史。豆腐部分在于外皮,炸得酥脆,里头是扎扎实实的鸡肉,吃完不但没有偷工减料之感,反而感觉老板特豪气。再沾点美乃滋中和肉的重口,完食没有问题。

 

“煲有骨气”

 

留言评论: